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10

    洋的齐令。

    “衬衫大了。”谢云远面无表情地道。

    谢云远又打量一眼他衬衫下的运动裤,分外碍眼。又转身在衣架上挑起来。

    齐令在镜子面前前后左右照了照,心想大|爷我果然还是这么帅气

    “把这条西裤换上。”谢云远无视他臭美,“阿姨,这件衬衫有没有小一号的,给他拿一件。”

    “有有有。”阿姨热情地找到小一号的递给谢云远。

    齐令拿上衣服,又去试衣间换。

    等了半天还不见出来,不会在里面睡着了吧。

    谢云远在试衣间门口敲了一下门,“齐令,干什么呢,出来。”

    “这个扣子我不会系啊。”齐令在里面和一个裤扣奋斗了一会儿,还是系不上去。

    唉,烂泥扶不上墙。谢云远抚了下额头,“你把门打开,我进去给你系。”

    齐令这回倒是听话,把试衣间的门打开一条小|缝,让谢云远进去。

    “那里系不上?”

    “就是这颗扣子”齐令提着裤腰像一个委屈的小孩子,朝谢云远瘪嘴。

    那个扣子的扣眼是一个隐藏式的。从里面扣进去,让外面看不出来的扣子。现在这种扣子很多,齐令是多久没有买过衣服了。

    谢云远低下头,给他系上扣子。

    “好了?”齐令难以相信,他搏斗了很久的扣子,谢云远一下就系上了,不由崇拜地看着,“你好厉害。”

    这句话谢云远很受用。居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乖,快出去吧。”

    齐令拉开门出去。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谢云远,手还伸在空中。真是中邪了,齐令比他大十几岁都有了吧,他刚才居然像哄小孩一样哄他?

    “啊呀,真好看。”阿姨拉着齐令左看右看,赞不绝口,“衣服好看,人也标志,真匹配。这一身,要身段有身段,有腰有屁|股,好像给你量身做的一样。小哥眼力好,你穿得好。”

    谢云远看到那件衬衫帖服在齐令身上,描绘出一条妖|娆的腰线。西裤紧紧地贴在身上,勾勒出挺翘的臀|部,很是扎眼。

    齐令被阿姨夸赞,越发自满起来。在镜子前,左右前后地照。活脱脱一副骚首弄姿的样子。

    骚给谁看,谢云远心中腹诽。

    “把外套穿上。”谢云远粗声粗气地把一件西装外套扔给齐令。

    去见老板,又不是去卖|身,穿成那样,成什么体统。

    回到家里,齐令就瘫倒了。逛了一下午,他已经是极限了,体力透支严重。

    谢云远伺候他吃了饭,齐令趴在沙发上,看着谢云远收拾,“明天你早上来接我。”

    “我明天有事。”

    “什么事?我不管,你要不来,我就扣你工资。”齐令蛮横不讲理。

    “我有什么事也和你无关。还有你要敢扣我工资,我以后都不来了。”谢云远不吃他那套。

    “你好狠的心,我这么关心你,你居然说不关我事,让我好伤心。呜呜呜。”齐令假哭起来。

    谢云远才不上他的当,一样的手段使多了就不管用了。

    齐令见他不上当,又开始扮可怜,“来嘛,来嘛,你要是不来,我就见不了老板了。小云云,你最好了。”

    小云云?这么恶心的称呼,亏齐令想的出来。

    “你见不见老板,关我什么事?还有不许叫我小云云!”谢云远把桌上的垃圾扫进垃圾桶里,去找抹布。

    “哎呀,不叫就不叫嘛,凶什么。人家找不到路,怕走丢嘛。”

    “你是不是蓝城的人?就是刚来的人也丢不了。”

    “我不认路嘛,就是怕走丢,所以才不出门的。”齐令委委屈屈地道。

    你不出门,是因为你懒好吗。谢云远懒得揭穿他,“看明天有没有时间吧。”

    谢云远擦完桌子,把垃圾桶里的垃圾提出来,垃圾袋打了个结。什么都收拾好了,可以走了。

    “小云云别走嘛,明天你一定要来呀,否则我会迷路的。”齐令冲着谢云远大叫。

    不喊小云云还好,谢云远一听他叫这个扭头就走。

    谢云远计划早上写一门课布置的作业,要求是交一篇论文上去。不过这种论文都比较水,没有多少含金量,只要提出一两个新的观点就可以过关了。可一早上总是没法集中精力。那个瘫痪要是真找不到怎么办,他很有可能就不去了。如果不去见老板,岂不是会付不起工资了。而且谢云远一直好奇,齐令那么懒的人会是做什么工作的。

    越想越写不下去,算了,还是去吧。谢云远合上电脑,还是放弃挣扎,去看一眼好了。

    ☆、齐令,齐翎

    谢云远现在已经有了齐令家的钥匙,和他常用的钥匙拴在一个钥匙扣里。开门进去,屋里静悄悄的,谢云远心想,齐令不会已经走了?但这种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谢云远敲了敲齐令的卧室门,半天后,果然看到齐令支着个鸡窝头走出来。

    “大叔,现在几点了?你还没有换衣服!”

    齐令用手指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我这不是在等你吗?不着急啊,早着呢。”

    “现在都11点了!你们约定你的时间是几点?”

    “下午2点?还是12点?”

    “快去查清楚!”

    齐令拖拖拉拉走到桃木制的方桌上,拿起一只黑色的手机,翻了翻,“是下午2点!太好了,我再睡会儿。”

    “还睡,快去洗澡!”

    “哦。”齐令乖乖地去了浴|室。

    大概洗了半个小时。齐令一边用蓝色的毛巾擦头发,一边看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好像有点太长了,要不要刮一刮呢。要不还是算了,反正要见的人,也不是熟人,估计一辈子就只见个一面,没必要刮吧。

    在齐令的逻辑里,如果是见熟人,更不用刮了,因为你认识我,我刮不刮胡子,也不影响你对我的感观。所以结论就是怎么着都不刮胡子!

    “你进来干什么?”谢云远也进了浴|室,齐令估计他要上厕所。

    谢云远捏住齐令胡子拉碴的下巴,不让他挣脱,“给你刮胡子,你这样就想出门?”

    齐令略一思忖,既然有人伺候,那就刮吧,省得长到太长,遮住了嘴,还要他自己刮。“也好,朕准了。”

    齐令坐到马桶盖上,乖乖地等谢云远给他剃胡须。齐令的胡子太长,谢云远先用剪刀给他剪短。再均匀地抹上剃须膏。齐令开始打瞌睡。

    “你要是敢打瞌睡,刀剑无眼,小心割破你的喉咙。”

    齐令想象一下那个场景,立刻坐得笔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难得齐令有了骨头,谢云远故意慢慢给他剃,看他能挺多久。

    “快好了吗,我的背好酸啊”

    “闭嘴!”

    刮胡须的时

    分卷阅读10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