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9

    还不行吗,求你别哭了。”谢云远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你不怕我坏了你的名声吗?”

    “我不怕,身子不怕影子斜。”

    “那你以后都给我做饭吗?”

    “做。”

    “打扫卫生吗?”

    “打扫,做什么都成,行了吧。”

    齐令埋在谢云远怀里肩膀颤抖,怎么会这么好骗。谢云远感觉哪里不对。再看他那里还有刚才楚楚可怜的样子,分明是在笑!

    他反应过来是被齐令耍了。

    “哈哈哈,你太好骗了吧。”齐令指着谢云远笑得缓不过气儿。

    好骗?还没有用好骗形容过谢云远。骗过他的人,下场都很惨。但对这个齐令,谢云远也是没脾气了。一个大男人假哭的梨花带雨,他除了服了,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齐令欺骗谢云远的下场就是自己洗锅。齐令哀嚎着在厨房里乒乒乓乓洗锅的时候,谢云远早就回了学校。

    “喂,冯岚,是我,你回学校了吗?”谢云远给冯岚打了个电话。

    “早回了。”冯岚有些赌气,“你现在才知道给我打电话。”

    “对不起,今天确实是有急事。”

    冯岚小声埋怨道:“什么急事,能让你丢下自己的女朋友不管。”

    “是之前就和人约好的,结果见到你就忘了。”谢云远道。

    谢云远难得说这么甜的话,冯岚什么脾气也没有了,“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不许有下次。”

    “好的。没有下次。”谢云远答应道。

    ☆、贴身保姆

    谢云远现在去齐令家里已经是轻车熟路,给齐令干得活也越来越多。谢云远从没见过像齐令那么懒的人。他几乎是他的保姆了,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齐令大多数时间都是躺着,谢云远怀疑他这样不会发霉吗。像他这么懒的人,就是去做皮肉生意,估计也是不讨好的。

    “我自幼中了销经断骨散,所以没骨头,立不住。要么靠着什么才能站着,要么躺下。”这是齐令对自己懒惰的辩解,谢云远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不过看在他又给他涨工资的份上,谢云远不和他计较。

    齐令舒服地躺在谢云远刚换好的沙发床|上,一边吃着谢云远洗好的葡萄。齐令连摘葡萄都懒得动,要谢云远一个一个摘下来,放在碗里才肯吃。

    齐令把一颗葡萄放进嘴里,好甜,他喜欢,不过要是谢云远能把葡萄籽也去了就好了。“小朋友,看看我衣柜里有什么能穿的衣服,我后天要出门一趟。”

    小朋友是齐令后来一直对谢云远的称呼,他自恃比谢云远大,而且谢云远“很好骗”,就摆起了长辈的架子。不过在谢云远看来,他就是为老不尊,好吃懒做。

    他要出门?谢云远从来没有见齐令白天出过门,不过晚上有没有出门他就不知道了。

    “你要去哪里?”谢云远很好奇。

    “哎,我老板要见我。”齐令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好烦,我不想出门。你快去衣柜里看看,给我回话。”

    谢云远放下手里的拖把,齐令的衣柜他倒是没有怎么注意过,因为他在家只穿睡衣。

    衣柜里只有几件衣服,谢云远拿出来一看,全都是运动衣!

    裤子是运动裤,上衣是有拉链的运动衣。

    “你的衣服怎么都是运动衣?”谢云远问齐令。

    “运动衣好穿啊。不用系腰带,好穿好脱。上衣都是有拉链的,不用套头,也不用系纽扣,我是不是很聪明。”齐令自鸣得意地说。

    还有这么懒的人,谢云远想,怪不得他的睡衣要么是睡袍,要么是有拉链的睡衣。齐令真是懒到了一定的境界。

    “你穿着运动衣,怎么见老板?”谢云远无奈地道。

    “没关系啦,老板不会介意的。”齐令在沙发床|上滚一圈,被子就裹在了身上,看架势又要睡觉。

    “齐令,你又要睡!”谢云远大喝一声。上午来的时候他就在睡,刚吃完饭,又要睡。那里来的那么多瞌睡,这样睡下去,不会睡傻吗?谢云远为自己的工资考虑,也不能让齐令傻了。

    “你起来,我带你去买衣服。”谢云远去拉齐令。

    “我不要出门,你别拉我,我要睡觉。”齐令一边嘟嘟囔囔地道,一边卷着被子躲开谢云远的手。

    谢云远又好气又好笑。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今天他还非要拉他出门了。

    “起来。”

    “不要。”

    谢云远抓|住被子往外扯,齐令卷住被子不松手。

    “来人啊,有人要谋害我。”齐令惨叫着和谢云远拉扯一床被子。

    “你是我儿子吗,管这么宽。”

    “我今天还就要管了”谢云远倔劲上来,不信今天制服不了齐令。

    齐令他是中过销筋断骨散的人,手劲差谢云远不是一点半点。谢云远用力一扯,把被子从他身底下全拉出来。齐令一个不防备,就摔在了地上。

    哎吆,哎吆。齐令摔痛,哀叫起来。

    谢云远才不理会,转身把被子放到远处,以防齐令再夺过去。

    等他回身一看,齐令已经再地板上睡了起来。谢云远头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但他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

    硬是把齐令拖起来,让他换上衣服。中间齐令的懒病又反复发作了几次,都被谢云远制止住。并且威胁他再犯懒,就要动手打他。齐令可怜兮兮地换好衣服,被谢云远一路拖行到商场。

    ☆、买衣服

    太久没有出门,没有见过太阳,没想到感觉还不错。外面的空气很新鲜,小风一吹,齐令发觉自己身上的懒劲儿都要跟着烟消云散了。破天荒地配合谢云远挑衣服。

    谢云远眼光很不错,给齐令挑的衣服都是成熟稳重的暗色系。

    “这是你什么人,对你这么细心。”售货员是个阿姨,指着一边挑衣服的谢云远问齐令。

    齐令大|爷一样坐在店里休息,他瞅了一眼谢云远,笑得欠扁,“我儿子,可孝顺了。”

    “你儿子?你有这么大得儿子?”阿姨很惊讶,齐令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

    “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谢云远把一件铅灰色的衬衫递给齐令,“快去试一下这件。”

    “好嘞,儿子。”齐令临走还摸了一下谢云远的头。

    儿子?!谢云远反应过来,他被齐令耍了,“齐令!”

    齐令看到谢云远眼睛都要喷出火来,赶紧钻进了试衣间。

    齐令从试衣间里出来,让人眼前一亮。换上衬衫,谢云远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慵懒的气质一扫而光,看起来精神抖擞。

    “小朋友,被叔叔帅到了吗?”齐令贱兮兮地笑道。

    这么一开口,又是那个懒洋

    分卷阅读9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