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11

    候说话很容易割到皮肤,谢云远让他闭嘴,他只能乖乖闭上嘴。

    刮完最后一刀,谢云远看着眼前的齐令,目瞪口呆。面前的人是他认识的那个自称三十五的齐令吗?

    半天不见动静,齐令慵懒地张开眼睛,一双眼睛流光溢彩,看到谢云远见了鬼一样,大张着嘴,呆立在一边。

    “被大叔帅到了吗?”齐令自恋地朝谢云远抛了个媚眼,谢云远全身突然麻了一下。

    齐令见他表情古怪,看来他的逗弄有效,“哈哈哈。”

    他站起来去照镜子。天!镜子里的人他也快认不出来了。一张俊脸干干净净,嫩到无敌。他摸了摸脸颊,光滑细腻,看来睡眠有助于美容是真的。

    “你到底多少岁?”谢云远反应过来,第一个问题就是质疑齐令的年龄。齐令的面相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他不相信他今年三十五了,虽说齐令什么心都不操,老得慢。但他要是三十五岁,除非是返老还童。

    “呵呵呵,乖儿子,老爹也记不清了,不过有你的时候,我大概十五岁,你算算我多少岁了。”齐令依旧不正经。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谢云远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

    “我跟你非亲非故,你要我身份证干什么,查户口的呀,要不要把户口本也拿出来给你看。”

    “都拿出来。”

    “你想得美”齐令双手叉腰,一副骂街大妈的造型,指着谢云远的鼻子,“拿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你想跟我结婚啊?”

    “我自己找。”谢云远非要查清齐令的年龄不可,被他当小孩耍了这么长时间,谢云远心里直冒火。

    “你找吧,反正我也不知道扔在哪里了,你找到更好,等会儿我和老板签合同,正好要用。”

    齐令的家谢云远角角落落都收拾过,抽屉也翻过很多次,没有见过齐令的身份证,所以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找到——齐令的卧室。

    “别进去,我卧室里没有啊!”齐令看谢云远直奔他的卧室,想要阻止他。

    谢云远回头给了他一个邪气的笑,推门进去。反手把门锁上,任齐令在外面哀嚎也不开门。

    齐令的卧室居然很整洁,这是谢云远的第一印象。不过大半原因还要归结于卧室里没什么东西。靠墙放着一张大木床,厚厚的床垫铺在上面,睡起来一定很舒服,床单是青草绿的,上面画着唐老鸭和米老鼠。大床|上有一床很大的蓝色被子。上面堆着好几个布偶玩具,谢云远只直认识其中的怪物史瑞克,路飞。还有一个抱枕,上面印着一个吹着玉箫的男人,旁边三个飞扬的行书——黄药师。

    都是什么奇怪的品味。

    屋里还有的家具就是一张白色的电脑桌,一把皮椅。桌子简单到只有桌面,和四只银色的桌腿。桌上放着一台电脑,屏幕是亮着的,谢云远想知道齐令会用电脑干什么。

    一个粉红色的网页打开在桌面上,上面全是字。谢云远看了一眼,就鉴定出来是小黄文。

    所以齐令在卧室里就是在研究这个?谢云远嗤之以鼻,他到底有多饥渴。

    房间里就这么点东西,所以身份证会在哪里呢。多半在床|上,谢云远把|玩偶堆在一边,掀起被子,拉开床单,仔细找了一遍,没有找到。

    身份证肯定就在房间里,还有哪里没有找呢?谢云远看了一眼床头,靠在墙上,二者不是贴合的,中间有一条缝。

    谢云远趴在床|上,掀开床单,果然看到床下面靠近床头的位置,有一个小片。

    拿到身份证,谢云远第一反应是看他的出生日期:19xx年,2月26日,所以他今年只有26岁!骗子。

    身份证上齐令的照片更青涩,但他懒散的气质算是一以贯之,目光游移,估计是刚醒过来拍的。余光一扫,谢云远突然发现,身份证的名字写的是:齐翎。

    所以连他的名字都是假的,他到底骗了他多少?

    门口响了一下。

    “在哥哥的床|上玩够了吗?”齐令出现在门口,手里玩着一串钥匙,似笑非笑地看着趴在床|上的谢云远。

    “你叫齐翎,顶戴花翎的翎,今年26岁。”谢云远盯着齐翎,一字一顿的说,“你还有什么是骗我的?”

    “怎么能叫骗呢。年龄是你一开始猜我三十岁,我说三十五岁左右,也没有错啊,26岁不就是在三十五岁左吗。至于名字嘛,老头子给我起了个齐翎,难写死了。翎者,令也。我改成齐令有什么差别。”

    你倒是会花言巧语。

    “所以你的职业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乃写书作文,作者一枚。”齐令骄傲地道。

    “所以要看小黄文来找灵感吗?”

    “你偷看我的电脑!”

    “你把小黄文打开,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看文是要付费的好吗,这可是哥哥我呕心沥血,耗时一个月完成的史诗性巨作,所有宅男的福音,yy的顶峰之作。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一个小小的非法看文死宅男,不付费,还有理了?”

    “所以你是写小黄文的。”谢云远从他的一堆废话里,提取到关键词。

    “怎么,你看不起写小黄文的?”齐令两手叉腰,“哥哥我是用小黄文对青春期的小男生进行性教育。你知道性教育缺失的影响有多大吗?你知道多少女生未婚先孕吗?没有小黄文来疏解欲望,有多少青春少女要落入魔爪。所以我的小黄文横空出世,既教育了多少小朋友,扼杀了多少强|奸犯,无异于一股清风吹散世间的污浊丑陋。”

    “然而我还要承受你们这种伪君子的批判,你知道作为一个小黄文写手有多么不容易吗?”

    “所以你只是个写小黄文的。”

    “怎么会,像我这种心怀天下,以普度众生为己任的人,怎么能只局限于小黄文。我要仗剑走天涯,白马啸西风。劫富济贫,接济天下。”

    “所以我的本职工作是写武侠小说的。你屁|股下面压着的是我男神黄药师,给我滚开!”

    齐令说到本职工作,打了鸡血一样,谢云远被他气势震动,竟一时无法反驳。

    谢云远心想,齐令会写小黄文。那么他以前是不是真的出去卖过,毕竟素材多,写起来估计也是得心应手。

    “你以前真的没有出去卖过吗?”谢云远问道。

    “哈哈哈哈。”齐令笑着走过来,

    “你这么关心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齐令笑得妖|娆,谢云远感到了威胁。

    “哥哥以前做的事可多了。卖身这种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不止前面,后面也用过。有些男人就喜欢插后面,你没有和男人做过吧,别人做都是要加钱的,哥哥我今天免费给你做。”

    谢云远一个没有防备,就被

    分卷阅读11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