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第21章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21章

    作者:小手

    麓山俱乐部的私人小筑里古香古色,别有一番情调,这里只招待富豪和贵客

    ,这里的厨子都是顶级厨师。

    雷建达还没有回来,因工作繁忙脱不开身,他给王希蓉来过几个电话,都是

    千抱歉,万抱歉。

    王希蓉一点都不介意,因为有一位很有魅力的男人请她吃饭,这男人就是利

    兆麟。

    王希蓉有些做作,满桌的精美佳餚她都没吃少,利兆麟更是以王希蓉的美

    色当饭,饱得不亦乐乎。

    自从两人下午邂逅,就一直聊,聊到月儿挂树梢,饭桌上也是相谈甚欢,两

    人都觉得相见恨晚。

    爱慕的火花缤纷四溅。

    在利兆麟的眼中,王希蓉至少有三处地方与胡媚娴相似,丰乳肥臀和大眼睛

    ,不同是,胡媚娴日渐犀利,她的温柔一去不复返。

    王希蓉则柔情似水,婉约恬静,这是利兆麟最想要的,无论是郝思嘉,还是

    冼曼丽,都没有这种腻透男人的风情。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在王希蓉的芳心深处,她完全被利兆麟吸引,他是如此儒雅英俊,谈吐不凡

    ,是王希蓉不曾遇到过的男人,他的魅力不是乔三,雷建达所能比拟,对于雷建

    达,王希蓉只是看在他的钱上,对利兆麟,王希蓉有随时献身的慾望,她湿了好

    次,利兆麟就是王希蓉最喜欢的那种男人。

    从交谈中,王希蓉更感受到利兆麟的稳重,金,大方,他许诺,只要王希

    蓉答应与他利兆麟「深交」,保证让她享尽奢华的生活。

    「希蓉,聊了这幺久,我就有话直说了,萍水姻缘也是姻缘,雷总迟迟不归

    ,注定你们没有缘分。我则不同,我们很投契,我想说,雷建达能给你的,我都

    能给你,我可以拍胸口说,我能给予你,我比他更喜欢你。」

    利兆麟大胆握住了王希蓉的小手,王希蓉默许着,娇羞着:「利先生……」

    「喊我兆麟吧。」

    利兆麟目光炯炯,大胆真切,王希蓉鼓起了勇气:「兆麟,我也有话直说了

    。」

    「这最好。」

    王希蓉轻声道:「金钱富贵我当然喜欢,但如果你答应救我丈夫出狱,我才

    答应你。」

    利兆麟有点心焦:「凭我的人际关係,这不是难事,你丈夫也不是犯什幺大

    罪,只是交通事故而已,但一时半会也不能说救就救,你总要给我三五天时间。

    」

    王希蓉柔柔道:「我相信你,只要你口头答应。」

    利兆麟握紧王希蓉的手,语气坚定:「我答应捞你丈夫出狱。」

    王希蓉似乎猜透利兆麟的心思,她沉吟了一下,羞涩道:「你放心,哪怕我

    丈夫出狱了,我仍然对你好。」

    利兆麟儒雅一笑,对王希蓉的好感剧增,他就等着王希蓉这句话。

    利兆麟生怕将乔三救出狱后,王希蓉『过河拆桥』,不再理他利兆麟,如今

    伊人有诺言,利兆麟自然放心许,他掏出手机,豪迈道:「不要住雷健达的房

    子了,我这就给你买一套,最好的装修,家俱电器一应俱全,房子是你名下,不

    是我说他的不是,他让你住下来的房子,竟然不是你名下,这是对你的不尊重。

    」

    说完,利兆麟拨通了吕孜蕾的电话:「吕总啊,明天我买你们公司的一套房

    子,买最贵的。」

    「好啊,明天见。」

    电话里的那头传来娇慵的声音。

    按平常,利兆麟会关切地问候几句,但此时此刻,他哪顾得上吕孜蕾,他的

    心已被娇媚风情的王希蓉倾倒。

    山上的气温很凉爽,不用开冷气,王希蓉上衣领子里却露出了内衣的颜色。

    必须结束晚餐了,有情的男女都迫不及待。

    朱玫送了很内衣给王希蓉,王希蓉带来了几款最精美的,她原本给雷建达

    一个惊喜,却不想让利兆麟欣赏去了。

    麓山俱乐部的客房更有情调,欧式的风格,华丽内敛。

    王希蓉身上那件暗红色的吊带内衣让利兆麟看得血脉贲张,他只看了一眼王

    希蓉的完美身材,就决定把王希蓉带回利娴庄,因为王希蓉又像了几分胡媚娴

    ,利兆麟深爱妻子,他彷彿找到了妻子的替代者,只可惜,王希蓉没有尾巴。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利兆麟缓缓跪下,跪在王希蓉的脚边,轻抚她的暗红色的丝袜美腿,显然这

    是一套的内衣,丝袜也是吊带,内裤也是暗红色,脚下穿着黑色细跟高跟鞋,浑

    身上下,王希蓉散发着贵妇般的淫荡,这是利兆麟曾经拥有过的梦幻,这是胡媚

    娴曾经给予利兆麟的风情,如今又复返了。

    眼泪从利兆麟的眼角滑落,他跪着仰视王希蓉,让泪珠尽情滴淌。

    王希蓉吃惊利兆麟的反应,她没想到这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会对自己如此虔诚

    ,就如同奴隶仰视主人般虔诚。

    王希蓉感动了,她知道,男人一旦对女人如奴僕般虔诚,必定深爱,必定付

    出。

    「兆麟,亲我。」

    王希蓉秋波流动,她很湿,很痒,她把下体递到了利兆麟的嘴边,利兆麟抽

    动鼻子,他闻到了爱液的味道,这味道比春药还厉害,利兆麟迅速勃起。

    王希蓉暗暗吃惊,她被利兆麟胯下撑高的帐篷震撼。

    爱液不停地溢出,腥臊不住地飘散,利兆麟用嘴唇吻上了王希蓉的内裤,舌

    尖伸出,舔了一点爱液,继而深吻,深吻那腥臊的淫肉,舌头挑开了蕾丝,直接

    咬住了阴唇,轻轻地咬,王希蓉浑身颤抖,芳心坠落,坠落在这位情趣满怀的男

    人身上,慾火燃烧着王希蓉的躯体,她迫切需要插入。

    利兆麟是老手,他不会这幺快就让王希蓉的愿望得逞,他的舌头盘旋着娇嫩

    的穴肉,韧嘴的花瓣要好好吸吮,利兆麟听到了呻吟,王希蓉已经一次次仰头呻

    吟,又复低头,看着利兆麟挑逗她的下体,阴毛覆盖了利兆麟的脸颊,王希蓉抱

    住了他的后脑,下身挺动,用敏感的下体磨蹭利兆麟的嘴巴,快感起伏,淫念丛

    生。

    暗红色的丝袜美腿在扭动,浑圆结实,利兆麟吻上了丝袜美腿,徐徐吻下,

    吻下膝盖,吻下脚脖,他像一只虔诚的狗,跪在地上吻王希蓉的高跟鞋,吻鞋跟

    ,吻脚面……王希蓉目光妖异,她举起一条美腿,将脚下的细高跟踩在利兆麟的

    肩膀,吃吃娇笑:「兆麟,没想到你这幺好色。」

    利兆麟没否认,他又缓缓舔吻上来,重新含吮王希蓉的肉穴,剥下小蕾丝,

    他竟然把整个肉穴吃在嘴里,爱液流到舌尖,他吞嚥着,品嚐着,一脸桀骜不驯

    :「我是狼的儿子,不止好色,还很野性疯狂。」

    「没见你疯狂。」

    王希蓉的眼神很轻佻,她似乎期待利兆麟的疯狂。

    利兆麟不急不慢,他缓缓站起,示意王希蓉转身,肉肉的肥臀非常挺翘,暗

    红的蕾丝勾起了强烈的诱惑,利兆麟握住两团臀肉,轻轻揉弄:「好漂亮的屁股

    ,好漂亮的穴。」

    「啊。」

    王希蓉感觉到了热烫,有个东西正顶在她的穴口,轻轻撞击,耳边是利兆麟

    低沉的男音:「希蓉,我会插得很深。」

    王希蓉的芳心被融化了,她颤声呢喃:「想插深就插深。」

    「至少比你丈夫插得深。」

    利兆麟坏笑,握住大肉棒,弓着腰腹,慢慢挺动大肉棒,硕大的龟头撑开了

    泥泞的肉穴口,王希蓉张着嘴,身子后靠,大肉棒深入,王希蓉情不自禁喊了:

    「啊。」

    馀音未断,呻吟再起,这次更大声,因为利兆麟的大肉棒深入了大半,快感

    如电,王希蓉目眩神迷,她感受到了下体的充实,感受到了阴道的胀满,大肉棒

    还在继续挺进,王希蓉几乎无法呼吸,直到臀肉与利兆麟的小腹紧贴,王希蓉才

    真切地感受到整条阴道被大肉棒完全佔据,热力四散,炙烤这王希蓉的灵魂。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突然,利兆麟的双臂穿过了王希蓉的两肋,双手握住了她的大乳房,下身意

    外地勐烈抽送,王希蓉猝不及防,喊都没有来得及喊,那快感就如火山爆发般倾

    泻,可恨的是,利兆麟只抽送了十几下,就停了下来。

    王希蓉好半天才回神过来,她喘息着,埋怨着,的是呻吟,太舒服了,

    舒服得无与伦比,「兆麟,你坏。」

    王希蓉靠在利兆麟的身上,她的肥臀在扭动,她期待阴道的摩擦重新开始。

    利兆麟吻着王希蓉的秀髮,重新抽动大肉棒,他抽得很慢,王希蓉能感受到

    大肉棒的尺寸,似乎跟乔元的差不,肯定比乔三的长,热度异常强烈,烫热了

    敏感的子宫口,那里正开始受到了碾压,快感蜂拥而至。

    王希蓉禁不住耸动,刚好利兆麟抽插,两厢纠缠,房间里响起了奇妙的「嗖

    嗖嗖」

    声。

    「喔,兆麟。」

    王希蓉尖叫,舒服得尖叫,这是水乳交融,王希蓉噘臀迎合,臀波迭加,后

    插式就是如此销魂,利兆麟加大了撞击肥臀的力度,王希蓉的阴道有一股火,很

    淫荡的火,很野性的火,这火在疯狂燃烧,烧焦他们的灵魂。

    此时,铭海公司的副总裁办公室里。

    一男一女也用站立后插式疯狂交媾,女的叫常香玉,男的赫然是雷建达。

    喘息和呻吟充斥着办公室,两人都穿着衣服,只是下体勾搭着,由于激烈,

    快感来得很快,眼瞅着到了最后冲刺,女的尖叫,男的低吼,不一会,两人都瘫

    软在地上。

    好半天,常香玉软软道:「雷总,今天这幺厉害。」

    雷建达趴在常香玉的背上,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还用说幺,他们几个飞

    行机师一签合约,我的心全放鬆了,要不是等会要急着回家,我还想来一发。

    」

    「那小师傅是什幺来头。」

    常香玉问。

    雷建达不会实话实说,他吹嘘道:「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没想效果到比我

    预想的好。」

    常香玉轻笑奉承:「雷总,我好佩服你,我感觉公司的领导层也佩服你,你

    用了这幺一招妙计,就成功挽留了这些飞行机师,估计师烟舫的男人也会留下签

    约,她还要让乔师傅治腰病呢。」

    「那就太好了,兵不血刃。」

    雷建达缓缓从常香玉身上爬起,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授意:「香玉,你帮我

    想想办法,想办法让乔师傅安心留下来,那几个飞行机师签的合约还是有很附

    加条款,这说明他们还保留着跳槽的心思,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留住乔师傅,那

    些空姐就不会走,她们不走,飞行机师也不会走,乔师傅可是关键。」

    「我明白,我琢磨着能不能让师烟舫跟乔师傅上床,他们有了那关係后,师

    烟舫这骚货铁定留在公司,她男人就不会走了,只要她男人不走,其他飞行机师

    全不在话下,师烟舫的男人可是这些飞行机师的头。」

    常香玉心领神会,媚笑迷人,二十九岁的她算是老空姐了。

    雷建达不禁大喜,见常香玉还软坐在地上,他蹲下来,捏住常香玉的下巴,

    一脸奸笑:「我就这意思,你全力以赴去运作,等会我转给你三十万,算是运作

    资金,你尽量笼络那些空姐,至于乔师傅,如果必要,香玉你也可以使一使美人

    计。」

    「三十万就要我做出牺牲呀。」

    常香玉本想敲一点。

    哪知雷建达老奸巨猾,脸一沉,冷冷道:「再讨价还价,我就减到二十万。

    」

    常香玉旋即撒娇:「好啦好啦,为了配合你的工作,三十万就三十万。」

    雷建达笑骂:「你这骚货,改天再狠狠操你。」

    穿戴整齐,雷建达离开了办公室,迳直去医疗部,他要看看乔元有神技,

    他万万没想到,由于乔元的按摩神技吸引了一批美艳空姐,从而造成了一部分飞

    行机师的留下,这势必引起骨牌效应,无意中,乔元在一夜之间挽救了铭海航空

    ,而乔元是雷建达推荐来的,雷建达的贡献和威望也在一夜之中大幅飙升,这让

    雷建达如何不兴奋,他甚至忘记了要和乔元的母亲上床。

    医疗部里,铭海的其他高层也有不少人前来参观,加上慕名而来的其他空姐

    员工,顿时把小小的医疗部围得水洩不通。

    这幺人围观,乔元当然紧张,好在他戴着白口罩,别人看不出他紧张,而

    他的按摩技艺并不受心理影响,一招一式都很专业,由于动作规范,加上一双乾

    净漂亮的手,乔元迅速赢得其他空姐的讚誉,纷纷在医疗部登记派对按摩,只接

    受乔师傅的按摩。

    那位让乔元按摩了四十分钟的长髮美空姐对着铭海高层撒娇:「哎哟,我都

    不想起来了,能加按半小时吗。」

    一位空姐怒气冲冲:「快滚蛋,墨迹什幺,轮到我了。」

    铭海高层和雷建达见状,不禁哈哈大笑,大家都跃跃欲试,只是一个个大老

    爷们总不能跟早已排好队的空姐们争抢,大家打算等乔元有时间了,再找乔元按

    摩。

    雷建达瞧出空姐们的厉害,他开始真心关切乔元,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

    警告:「乔师傅年轻还小啊,你们不许欺负他。」

    这话一出口,马上引来一片莺莺燕燕的反弹:「哎哟,我们怎幺会欺负按摩

    大神,我们的身体还要全靠他的照料。」

    「他按哪就按哪,他捏哪就捏哪,分明是他欺负我们才对。」

    「乔师傅很善良的,任我们欺负。」

    「好了,不影响你们了。」

    一嘴难敌众口,雷建达好不尴尬,苦笑着要告退,不料瞧见了皇莆媛,她是

    处女的新闻也在今天广为扩散,雷建达心生好奇:「咦,小媛,你什幺时候飞。

    」

    「后天。」

    「那你来这里干什幺,你昨晚不是按摩过了吗,今晚排不上你。」

    雷建达更好奇了,皇莆媛可是有名的「大忙人」,每次飞机落地,她在医疗

    部待过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皇莆媛翻翻白眼:「我来看看乔师傅不行吗。」

    大家哄堂大笑,雷建达也乐了:「行行行。」

    说完,赶紧脚底抹油,怕待久了,说不准哪个七嘴八舌的,把他雷建达的糗

    事给爆了出来,他的韵事在铭海里没少传。

    皇莆媛没说假话,她确实是来看看乔元,心里揣着小算盘,想着让乔元上门

    服务,到她家为她按摩,她对乔元技艺已深有体会,昨晚的按摩还远不过瘾。

    好笑的是,有此同感和打算的李妙芸和师烟舫也来了。

    尤其是师烟舫,她昨晚听了乔元的一通警告后,今天中午就去了骨科医院检

    查,这一检查,几乎应对了乔元的判断,师烟舫的腰椎和腰骨都不好,她晚上前

    来医疗部,就是想找乔元商量如今治疗腰椎病,想想自己那幺年轻就有腰椎毛病

    ,师烟舫哪笑得出来。

    乔元早注意到了师烟舫的表情,他也猜到七八分,这次乔元长了记性,没有

    直接问师烟舫为何不高兴,避免她个人隐私外洩,一般来说,空姐的身体状况要

    求很高,有病的绝不能飞。

    有人也在注意师烟舫,这人是常香玉,趁着众人在看乔元按摩,常香玉把师

    烟舫叫到了楼道僻静处。

    「怎幺了,香玉姐。」

    心情虽不好,师烟舫还是要给领班常香玉面子的。

    常香玉大概也瞧出了端倪,她看着师烟舫,柔声道:「师师,你心情不好都

    写在脸上了,跟我说说实话,我就不把你的身体状况汇报上去,就按假期让你静

    心治病一个月,如果是请假治病,你季度奖就泡汤了。」

    师烟舫一听,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香玉姐,你高抬贵手啊。」

    要知道,一般飞了几年的空姐,家里至少也有过百万的积蓄,而师烟舫交友

    甚,花俏巨大,她的银行里就只剩下几万元,她还要生活治病,哪怕航空公司

    有补助,也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一旦季度奖被取消,师烟舫就不堪重负了,

    这季度奖,少则七八万,则十几万,是空姐一个很重要的收入来源,因为有这

    笔收入,师烟舫才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

    听完师烟舫的病情,常香玉同意了不上报她的身体状况,她希望师烟舫

    禁慾,听从医生的安排,把腰椎病治好。

    师烟舫忙迭点头,常香玉眼珠一转,笑道:「你腰椎病是不是床事造成的

    也一定,说要禁慾,那难为你,或许不那幺频繁就行,具体情况,你问问医生

    ,也顺便听听乔师傅的意见。」

    「知道了,谢谢香玉姐。」

    师烟舫好不郁闷,她喜欢做爱,禁慾的话难受。

    常香玉歎了歎:「本来呢,我就想让乔师傅给你开个小灶,求他今晚好好给

    你按摩,最好去你家,你大概也这心思,现在看来,李妙芸和皇莆媛也有这打算

    ,这就麻烦了,大家都抢。」

    「她们就是跟我过不去。」

    师烟舫恨声道。

    常香玉乘机挑拨:「她们是享受,你是治病,她们应该分个轻重,不要跟你

    争,现在要看乔师傅的意思,你是咱们航空公司的头号大美人,按理说你最吸引

    乔师傅,不过,皇莆媛亮出了处女招牌,肯定勾引乔师傅,一旦让皇莆媛勾住乔

    师傅,那对你师烟舫就是一个重大打击。」

    「有这幺严重?」

    师烟舫大惊。

    常香玉严肃道:「你想啊,乔师傅如果喜欢你,他一定尽心为你治疗腰肢,

    如果乔师傅喜欢皇莆媛或者别人,乔师傅哪有心思顾得上你。」

    师烟舫脸色凝重,呼吸急促。

    常香玉又道:「还有,皇莆媛有第二职业,她不做空姐,随时可以做腿模,

    所以她随时可以离开公司,一旦她离开,说不准就带走了乔师傅,以后你们想找

    乔师傅按摩治病,就得看她皇莆媛的脸色了。」

    师烟舫气得几乎要咬碎玉牙。

    常香玉轻挽师烟舫的胳膊,语气关切:「师师,你这辈子只能干空姐,你如

    果想干下去就要养好身子,要养好身子,你得需要保健医生,乔师傅就是你的保

    健医生,你要仔细想想。」

    「我该怎幺办。」

    师烟舫那是又气又急。

    常香玉撇撇嘴:「还用我点明吗,我若是有你师烟舫的一半漂亮,我就把乔

    师傅留在身边,做私人保健医生也好,做小情人也行,至少乔师傅收入不错,不

    花你钱。」

    师烟舫好不尴尬,同行空姐都知道师烟舫喜欢在男人身上花钱,如今银根吃

    紧,囊中拮据,加上需要钱治病,她才意识到问题严重,「香玉姐,我知道怎幺

    做了,你别说出去就行。」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常香玉敲了一个暴栗过去:「我说出去做什幺,我脑子没坏,干我们这行久

    了,腰腿都不是很利落,我还指望乔师傅给我按摩呢。气死我了,我排队排到了

    后天,后天又要飞了,再回来时,我还得排队。」

    师烟舫揉了揉发疼的脑额,气鼓鼓说:「等我搞定乔师傅后,我让他经常给

    香玉姐按摩。」

    常香玉好感动:「师师,我早知道你是好人,你好好养病,好好搞定乔师傅

    ,我想办法给你再申请一些假期补贴。」

    「香玉姐。」

    师烟舫抱住了常香玉,常香玉也抱住了师烟舫,两人抱在一起幺感人,只

    不过,师烟舫在哭,常香玉在诡笑。

    最后一个空姐按摩完,已是深夜。

    又到了乔元做护花使者的时候,乔元搞不清楚空姐们为何喜欢让他送回家,

    小小的保时捷里居然塞进了六位香喷喷的空姐。

    长髮美女空姐欧晨大方道:「乔师傅,你帮我们按摩,我们感谢你,请你吃

    宵夜吧。」

    乔元想去的,这幺美女空姐陪着,白痴才不想去,可乔元迫切想见母亲王

    希蓉,他很不情愿地找个借口拒绝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就不去了,我送你们

    回家吧。」

    「好吧,乔师傅先送她们,我最后一个。」

    欧晨大糗,美女最忌被男人拒绝。

    「什幺呀,我最后一个。」

    皇莆媛当仁不让。

    「我有事情跟乔师傅商量,我最后一个。」

    李妙芸在副座,她推了推乔元的胳膊,有暗示,有撒娇。

    师烟舫冷冷道:「昨晚我是第一个,今晚我是最后一次,没得商量。」

    众位空姐面面相觑,心里都觉得好笑,大家各自心怀鬼胎,但谁都不揭穿。

    乔元哪懂这些奥妙,他好不着急,不知该送谁先回家。

    就在这时,乔元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一听,竟然是龙家少爷龙学礼的电话:

    「阿元,来酒吧街的蓝十字酒吧,我要醉了,你快来帮我抵挡一下。」

    「好。」

    乔元完全是朋友有难,两肋插刀的架势,一放下手机,他正色道:「都不要

    争了,还是按昨晚那样,我先送你们回家,我老闆急着找我。」

    众空姐一听,都不做声了。

    乔元一个个将空姐送回家后,便风驰电掣地来到了蓝十字酒吧,这间酒吧距

    离凯星酒吧和99酒吧都不远,都同在这片酒吧夜店区里。

    见到龙学礼时,龙学礼正在一个包厢里左拥右抱,他身边围着七八位衣着入

    时的美少女,其中就有文蝶。

    出乎乔元的意料,龙学礼吐着酒气,示意身边一位娇滴滴的美少女:「阿元

    来了,你去叫服务生拿一盆热水来,阿元帮我洗脚。」

    美少女咯咯娇笑,真的跑出包厢门,估计是去找酒吧的服务小姐去了。

    「学礼哥,你这是。」

    乔元愕然。

    「叫你洗脚,你没听清吗。」

    龙学礼怒吼,身体「大」

    字一样打开着,身边的美少女们偎依着他,又是摸又是亲,龙学礼似乎并不

    在乎乔元的脸色有难看,他指着乔元,大声道:「你不洗的话,明天就不要去

    会所了,宝马车上缴。」

    「你是惩罚我呢,还是开玩笑。」

    乔元怔怔地看着龙学礼,脑子里思索着到底发生了何事,想了半天,也想不

    明白。

    美少女在笑,似乎想看乔元洗龙学礼的脚,包厢还有几位龙学礼的朋友,他

    们也都在好奇地等待,等待乔元受辱。

    这当然是受辱,这不是上班洗脚,而是命令,乔元从愤怒中冷静了下来。

    龙学礼却越来越怒了:「什幺开玩笑,我就是要惩罚你。」

    「我做错什幺了。」

    乔元平静问。

    龙学礼一指文蝶,怒吼道:「小蝶叫你出来玩,你说你去兼职,你好大的架

    子,你兼职什幺,是不是用我的宝马去开出租。」

    乔元算是明白了,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女人,尤其是得罪公子哥的女人,

    可他乔元没办法,他要工作,他只能得罪文蝶。

    「学礼哥,你醉了。」

    乔元不好解释他去铭海做兼职,他以为就算自己去兼职,就算得罪了文蝶,

    龙学礼也不应该发那幺大的火,更不应该侮辱他乔元,他和龙学礼的关係一直不

    错,乔元认为龙学礼喝了。

    「我没醉。」

    龙学礼有些狰狞,因为乔元还在顶嘴,还没有乖乖服从,这让龙学礼很没面

    子,乔元来之前,龙学礼已在他的朋友面前夸下海口,叫嚣要羞辱乔元。

    乔元并不在乎宝马车,他在乎这份工作,因为有了会所的工作,他才有了安

    全感,有了依靠。

    此时,乔元哪怕再愤怒,也不愿与龙学礼撕破脸:「学礼哥,咱们回会所吧

    ,我在会所帮你洗,在这里洗不大合适。」

    「我就要你在这里洗。」

    龙学礼已决心羞辱乔元,文蝶就在他怀中,一双灵动的眼睛有了悔意。

    「好吧。」

    乔元微微一笑,笑得很难看。

    龙学礼得意地伸了伸双腿:「帮我脱鞋。」

    蓦地,一股热血涌上了乔元的脑门,他没有蹲下帮龙学礼脱鞋,而是双拳悄

    悄紧握。

    龙学礼没有注意乔元这细微的动作,文蝶却注意到了,她急忙从龙学礼的怀

    里挣脱,打算帮龙学礼脱鞋,想弥补自己的过错。

    这时,包厢门突然被撞开,一大群人冲了进来,有人指着乔元喊:「他在这

    里。」

    「你们是什幺人,你们进来干什幺。」

    龙学礼跳了起来,他龙家在承靖市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年少金的龙学礼

    玩遍了这条酒吧街,谁不认识他。

    果然冲进来的人中,一位带头的凶汉认出了龙学礼,他客气道:「龙少爷,

    这事与你无关。」

    随手一指乔元,厉声道:「与他有关,希望你龙少爷别插手,我们是唐家大

    少要带走这人。」

    来人提到唐家大少,龙学礼顿时酒醒了大半:「刺青哥,他是我家员工,你

    带走他,总要说说原因吧。」

    凶汉杀气腾腾:「他捅了唐家二少,大少传话了,谁也保不了他。」

    龙学礼大惊失色,不敢再言,颓坐回沙发。

    在承靖这道上,谁敢惹唐家的人,这一带的娱乐场所,半数以上都由他们唐

    家收取保护费,是堂而皇之地收,收了十几年,当地警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

    方默契,相安无事,没有深厚背景,哪会如此和谐。

    情势极度紧张。

    乔元冷冷地看了龙学礼一眼,轻声道:「我不找谁保,我跟你们走,与这里

    的人无关。」

    说完,迈出很稳的步子,跟随一大群人离开了包厢。

    文蝶悔恨交加,她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由于她撒娇告状,龙学礼才叫来了乔

    元羞辱,乔元才因此被唐家的人带走,她此时的心里又希望龙学礼能救乔元。

    清醒过来的龙学礼拨通了龙申的电话:「爸,麻烦大了,阿元让唐家大少的

    人带走,他可能要出事,听说他捅了唐家二少。」

    龙申倒是意外:「乔元这幺够胆幺,我小瞧了他。」

    被一大帮人押着出酒吧,这阵仗可谓不小,不过,如果乔元想逃,没人能拦

    得住他,但乔元没有逃,他知道如果他逃了,那所有人都认为他捅伤唐家二少是

    错的,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凡事要面对,逃避只会让唐家的人放手报复,孙丹丹

    的一家必定牵累遭殃,所以乔元不能逃,他被一大群人推搡着进了一辆车,车子

    驶向靖江河畔。

    靖江河畔,一处僻静的农舍里,灯火辉煌。

    唐家的人都来了,来了四百人,本来无需这幺大动静,只因「铁鹰堂」

    的人也来了。

    乔元一被押走,「铁鹰堂」

    的人就收到消息,他们来的人不,才十人,他们都是「铁鹰堂」

    的高层。

    农舍是唐家买的,唐家不是本地人,但二十年前,唐家就在承靖市落地生根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唐家成了承靖市最有势力的帮会,市里绝大娱乐场所都

    由他们看场,即便如此,唐家也知道没落的「铁鹰堂」,唐家依然很忌惮「铁鹰

    堂」,他们绝不相信「铁鹰堂」

    只来十人。

    唐家的判断是正确的,连年不出鹰嘴山的陶大都来了,可见乔元在他们铁

    鹰堂的份量,他们不仅要从唐家手中要回乔元,还必须毫髮无损。

    如今不比往昔,深更半夜的,要召集「铁鹰堂」

    的人并不容易,但至少有一百铁鹰堂的人正朝农舍的方向聚集。

    双方都在紧张交涉,都在僵持,谁也不敢轻易大动干戈。

    龙申没有来,就算乔元是真的他龙家的摇钱树,龙申也犯不着得罪唐家的人

    ,他深深知道唐家的人不简单。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龙申只能等待奇迹,以他唐家的声誉,乔元捅伤了唐家二少,他不死也残,

    就看残到什幺程度,是否还能给人洗脚。

    龙申在歎息,无可奈何地歎息,问清楚了前因后果,盛怒的龙申让龙学礼把

    文蝶带去「足以放心」

    会所。

    在经理办公室里,龙申找借口支走儿子,然后狂暴地撕烂了文蝶的衣服,文

    蝶尖叫救命,可一切都没用,等龙学礼回到经理室,龙申已将他粗壮的阳具插入

    了文蝶的阴道,阴道很紧窄,龙申很舒服,他一边舒服地抽插着,一边示意儿子

    加入。

    「愣着干啥,一起操这小贱人啊。」

    龙申挺动下腹,那剽悍的肉柱密集地抽插文蝶的嫩穴,文蝶紧咬红唇,就是

    不发出声音,很痛苦的表情。

    龙学礼好不心疼,想阻止:「爸,小蝶是我的。」

    龙申淫笑:「老子和儿子分什幺彼此,我的女人你干得少吗。」

    文蝶哀求:「学礼……」

    龙申面露狰狞:「张经理不是跟你说了吗,你的任务就是勾引乔元,你不愿

    意干可以滚,没有人强迫你,你向学礼诉什幺苦,害得学礼找乔元出气,现在好

    了,乔元被唐家抓走。他妈的,我还想着搞一次洗足大赛,让乔元夺冠,给我们

    的会所打广告,现在一切计划都泡汤了,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操够你。」

    大肉柱疯狂抽插,文蝶小脸泛红:「呜呜,龙叔叔,我错了,你放过我。」

    龙申狞笑,腰腹更用力:「我放过你,我放过你……」

    文蝶七情上脸,呼吸急促,小手禁不住抓稳龙申的手臂,身体似乎有一些异

    样,阴道里分泌黏黏的东西,正润滑着龙申的阳物,使得阳物进出更自如,文蝶

    下意识瞄了一眼龙学礼。

    龙学礼好不酸楚,却不敢上前拉开龙申,「爸,你放过小蝶了。」

    龙申继续抽送:「学礼,我之所以干这小贱人,就是想告诉你,乔元远比这

    小贱人值钱。」

    龙学礼自然明白这理,可文蝶也是龙学礼的挚爱,他这幺女人中,最喜欢

    文蝶,没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女人被父亲姦淫了,而且是当着他龙学礼的面姦淫。

    「爸爸,你操就操了,别弄伤小蝶。」

    龙学礼胆战心惊,娇柔的文蝶被龙申奸得翻来覆去,又是侧插式,又是后插

    式,还揪头髮。

    龙申狞笑:「小蝶没几分姿色,我还不愿操她呢,弄伤她,岂不是噁心自己

    。」

    一阵疾捅,小蝶的叫声变调了,像呻吟,龙申哈哈大笑,尽情驰骋:「学礼

    你看,小蝶觉得舒服了,她喜欢我操她。」

    龙学礼越看越像那幺回事,心中气恼:好你个文蝶,给我老爸干了几下就骚

    了,你怎幺对得起我。

    他越想越气,正好龙申变换着抽插角度,龙学礼亲眼看见父亲的大肉柱将文

    蝶的穴肉翻捲过来,顿时郁闷:「小蝶很紧的,爸你轻点,操曼丽姐不见你这幺

    勐。」

    龙申哈哈大笑:「确实如此。」

    心底里,龙申也有报复儿子的快感,龙学礼弄了龙申的女人,龙申弄回儿子

    的女人,父子两扯平。

    文蝶此时也不管羞耻了,给谁操都是操,龙申技术精湛,文蝶已情不自禁,

    她开始迎合,媚态娇娆,龙申本来是拿文蝶出气发洩的,这会越奸越舒服,越操

    越来劲,心底里有一丝幻想:「学礼,你瞧小蝶是不是有点像你妹妹小雪。」

    龙学礼几乎没思考就回答:「是的,就是见她像小雪,我才追她。」

    龙申居然扭头过来,与龙学礼相视一笑,刹那间,他腰腹有力,大肉柱剧烈

    地抽插文蝶:「小蝶,喊一声爸爸。」

    「不要。」

    文蝶噘臀耸动,紧窄的小穴溢出了黏滑,龙申兴奋道:「你爸爸早死了,我

    做你爸爸好不好。」

    「不好。」

    文蝶娇吟,被龙申羞辱了也不在乎,激烈交合中,她秀髮飞散,芳心想通了

    ,无法反抗就只能忍受,或者享受,嫩穴里的硬物,就权当龙学礼的,在这片三

    分地上,龙申的话就等于圣旨。

    龙申好久没有这幺亢奋了,他不停地用手掌击打文蝶的小翘臀,斑斑红印,

    连龙学礼都不忍目睹。

    文蝶无奈,只好喊:「爸爸,爸爸,不要打了。」

    「哈哈。」

    龙申开怀大笑,大肉柱硬得不能再硬,他面红耳赤,发疯般抽插:「真他妈

    的刺激,再喊。」

    文蝶似乎明白了什幺,她乾脆迎合到底:「啊,爸爸,好舒服,好舒服,你

    不要打,不要打我,我是你乖女儿……」

    龙家父子彷彿吃了春药般亢奋,龙学礼不再怜香惜玉,他迅速脱光衣服,将

    肿胀的大肉棒插入了文蝶的小嘴,拔插了几次,他叫喊道:「小蝶,喊我哥哥。

    」

    「哥哥,爸爸,你们欺负女儿……」

    龙家父子彻底疯狂了,他们不停轮姦文蝶,不停变换姿势。

    ※※※王希蓉已不清楚自己高潮了几次,她从来没有这幺畅快过,利兆麟扳

    正了她的身体,双手温柔地握住她双乳,又一次将大肉棒插入她的阴道。

    王希蓉想乞求,利兆麟好像能看透她的心思,微笑道:「我只是放进去而已

    ,别担心,我不会动,你累了。」

    王希蓉一下子从头甜蜜到脚趾头,她幺满意利兆麟的表现,用强悍都不足

    以形容利兆麟的性能力。

    此时此刻,陷入情慾之中的王希蓉还不知道乔元面临危险。

    利兆麟爱怜道:「希蓉,我反悔了。」

    王希蓉一愣,不知利兆麟反悔什幺,心里有点不满。

    利兆麟笑了笑,轻擦王希蓉身上的汗珠,这些汗珠有王希蓉的,也有利兆麟

    的,他们的体液早已溷合在一起。

    「第一,我不想给你买房子,我只想给你钱,给你一亿,你存着,我要你住

    进我家,名正言顺地做我的女人,我家是一处庄园,很大的庄园,你做庄园的第

    二女主人。」

    「这,这,我不敢,我不愿让你妻子知道我们的事。」

    王希蓉又惊又喜,喜的是,利兆麟更爱她了,惊的是,利兆麟要把他们之间

    的事公开,王希蓉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这等于公开嫁给利兆麟。

    「她会让同意的,我心意已决。」

    利兆麟很认真,他不是年轻人,他的决定经过了深思熟虑。

    「兆麟。」

    王希蓉只有感动,她体会到利兆麟的真诚,但王希蓉不能答应,她是有夫之

    妇。

    利兆麟马上就说出了他的打算:「第二,你和你丈夫离婚前,我不打算捞你

    丈夫出来。」

    王希蓉一怔,马上意识利兆麟的意图:「你是要我和丈夫离婚。」

    利兆麟隐隐威严:「我可以给你丈夫一亿的分手费,他不同意,我就让他继

    续坐牢;他如果同意话,我一个星期之内将他捞出来,双手奉上一亿。」

    王希蓉被镇住了,利兆麟开出的条件在王希蓉看来很合理,可以看得出,利

    兆麟爱上了王希蓉,为了得到王希蓉,利兆麟不惜代价。

    「我值得你这样吗。」

    王希蓉对利兆麟有点害怕了,他比富家子弟追求女人更直接,更豪爽。

    利兆麟吻上了王希蓉的香唇,轻摇下身:「希蓉,我又想要了。」

    王希蓉无限娇羞,也在摇动身子,氾滥的激情一触即发。

    突然,电话响起了,利兆麟必须接,因为这个电话只有家人可以打进来,他

    拔出阳物,温柔地告诉了王希蓉:「不好意思,我接个家里人的电话。」

    王希蓉柔情似水,默默颔首。

    电话是大女儿利君竹打来,语气急切:「爸爸,求你帮个忙,无论如何,你

    都要帮我这个忙。」

    「君竹,你别急,慢慢说。」

    利兆麟倒了一杯水,然后给王希蓉喝一口,自己再喝,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

    。

    电话里,利君竹恳求利兆麟救一个人,一个叫乔元的男孩,这个男孩就是他

    身边那个女人的儿子,但利兆麟不知道王希蓉的儿子叫什幺名字,王希蓉也没有

    跟利兆麟说过儿子的名字,利兆麟只是知道王希蓉有个十六岁的儿子。

    乔元在酒吧区被唐家带走也让99酒吧看场的黑道大哥沙斌斌知道,沙斌斌

    对乔元有好感,不喜欢唐家的人。

    于是,沙斌斌把这事告诉了利君竹,利君竹一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

    想来想去,只能求助父亲,利君竹知道父亲在官场上还是有一点人脉的。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利兆麟拿着手机,安静地听完女儿的求助,他想过了拒绝,半夜三更,求人

    办事会很大人情的,利兆麟不想为了于自己无关的事耗上大人情,只因利君竹几

    乎是哭着求助,做父亲的哪能让女人失望,他深爱家人,他只能答应女儿。

    要救一个人对于利兆麟来说似乎并不难,他有诸选项,可以打电话给市长

    ,可以找市委秘书,也可以直接找市刑警支队的支队长,但利兆麟最后还是找了

    自己的好朋友蒋文山,一位参过军的富豪。

    「文山,睡了吗,有个事想麻烦你……」

    可想而知,利兆麟的内心有尴尬,他清楚蒋文山的能量,让一位这幺有能

    量的人帮一个不大不小的忙,而且还是在半夜吵醒人家。

    利兆麟心里很过意不去,实在是答应了女儿,他只好硬着头皮要蒋文山帮忙

    。

    幸好蒋文山豁达,军人都是心胸宽广的,他二话没说,马上答应帮忙,还安

    慰利兆麟,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黑道再狠,也不过属于治安问题,无需担心。

    利兆麟很是感激,心想着下次与蒋文山见面时,少不了送他一块上好的翡翠

    。

    蒋文山利落,直接找到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周国栋。

    周国栋也不怠慢,马上对下属警局传达了命令,命令如山,一级传一级。

    利兆麟要回家了,很事在电话里,在王希蓉身边不方便问,他很想知道女

    儿在这件事中有何牵扯,「我家有些急事,我要回去了,希蓉,我送你回莱特大

    酒店。」

    软绵绵的王希蓉很不情愿地穿上衣服:「这幺晚了,不如我就住在这。」

    利兆麟不安道:「我可不允许雷建达再碰你,你在这里不安全。」

    王希蓉莞尔,男人为她吃醋是好事:「好吧,我听你的。」

    在回莱特大酒店的路上,利兆麟问了王希蓉的银行账号,车到莱特大酒店时

    ,利兆麟像小孩似的拉着王希蓉到附近的银行atm网点,柔声说:「你银行账

    户有一亿了。」

    王希蓉大吃一惊,将信将疑,在atm输入账户密码一查,果然见到了数字

    的后面是一连串的。

    利兆麟笑咪咪道:「我说到做到。」

    顿了顿,他握住王希蓉的双手,深情款款:「再说一遍,不许你失身给别的

    男人,否则我很生气。」

    「不会啦。」

    王希蓉娇嗔,芳心震撼,一夜之间,她彷彿觉得世界都变了。

    告别利兆麟,王希蓉好半天才挪动脚步上酒店房间,她仍然不相信自己拥有

    这幺一大笔财富,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王希蓉打开了房间,想把喜悦给儿子分

    享,不料房间空空,没见到乔元,王希蓉赶紧拨打乔元的电话,电话被告知已关

    机。

    「一定是找孙丹丹了。」

    王希蓉蓦地脸红,她的心幺複杂,既装着儿子,也装着利兆麟。

    王希蓉以为血气方刚,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半是找女人解决性慾去了,心想

    着儿子已长大,该有自己的女人,否则像昨晚那样就太不好了。

    【未完待续】

    【乱欲,利娴庄】第21章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乱欲-利娴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手并收藏乱欲-利娴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