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第20章

    书名:乱欲,利娴庄20

    作者:小手

    龙申也不是不给儿子面子,他是要龙学礼收收心,至少暂时收收心,因为利

    家公开招婿的消息已传出,龙申必须让儿子成为利家的乘龙快婿,利家的女人,

    一个比一个漂亮,利家的资产深不可测,光一个利娴庄就让龙家难以企及。

    天昊天房地产公司营销总监办公室里。

    吕孜蕾正做好洗足准备,乔元已应约上门服务,为她吕孜蕾脚部按摩,这几

    天她太累了,非常需要一次深刻的按摩,她担心长此下去,会留下职业腿病,她

    对乔元给予了厚望,她相信乔元的过人技艺能消除她的身体疲累。

    公司员工小方给吕孜蕾帮来了一大塑料桶热水:「吕总监,热水,毛巾都准

    备好了,您还有什幺吩咐。」

    「没有了,有事叫你。」

    吕孜蕾投给了小方一个微笑,这是莫大的奖励,小方满心欢喜离开,向其他

    员工炫耀去了,能给吕孜蕾献慇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小方值得炫耀。

    吕孜蕾暗暗好笑,她很清楚自己如今有大的谱,公司从开创到现在,都不

    曾有过让按摩师傅上门服务,吕孜蕾是头一遭。

    她是谁,她是公司的顶樑柱,销售女神,她为公司创造了巨大财富,所以她

    能特殊化。

    终于见到了乔元,两天不见,乔元长出了澹澹的鬍子,似乎成熟了不少,想

    起那次在vip单间里的香艳按摩,吕孜蕾浑身发烫,春情荡漾,这是她从来没

    有过的怀春,对一位只有十六岁的少男怀春,吕孜蕾想都没想过,可那一次的情

    景历历在目,她的身体,她的乳房都第一次给这位少年摸了,虽说是按摩,但也

    匪夷所思。

    「你笑嘻嘻的,确实没安全感。」

    吕孜蕾揶揄乔元,也是她的心里话,她当然知道乔元喜欢她,她还知道乔元

    曾经偷拿她的丝袜,这让吕孜蕾对乔元产生了戒备心理。

    「那吕姐还找我来。」

    乔元好奇地打量吕孜蕾的办公室,开放式的办公空间整洁有序,玻璃墙壁上

    百叶窗垂下,外面看不见里面,吕孜蕾可不愿让下属看到她接受按摩时的神态,

    所以她放下了百叶窗。

    「谁叫你洗得好,现在我一累,就想到你。」

    吕孜蕾落座沙发,将双足放进了塑料桶里,水温刚好,小方很细心,吕孜蕾

    记在心里,以后少不了提拔小方。

    「吕姐随时可以找我,我随时应招。」

    乔元搬了一张椅子,一脸坏笑地坐在吕孜蕾对面,他的视线一直不离吕孜蕾

    的美腿,吕孜蕾感到了猥琐,有点气恼:「哼,我怎幺觉得你有点坏。」

    乔元赶紧收起猥琐目光,年纪不大,他已懂得适可而止,见水桶的玉足泛红

    ,乔元蹲下,蹲在水桶边,用手试了试水温,慢慢探入水中,握住了两只秀气美

    丽的玉足,小声问:「房子卖出去了幺。」

    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吕孜蕾兴奋道:「对了,你在会所里帮那幺人洗脚,

    一定认识很有钱人,你介绍他们去我们公司买房子,我给你回扣,回扣就是给

    你好处的意思,介绍成一单,给你五万,我说话算话。」

    「好。」

    乔元轻轻地搓洗着玉足,有点心不在焉。

    「丝……」

    吕孜蕾进入了享受时刻。

    「居然还是处女。」

    乔元抬起头,笑嘻嘻地看了吕孜蕾一眼。

    吕孜蕾和郝思嘉在医院里曾经交流过,知道乔元有些门道,能摸出人的身体

    状况,也不觉得很神奇了。

    缓缓靠在沙发上,吕孜蕾全身放鬆:「我打算把处女留到结婚那天。」

    「现在有相好的吗。」

    乔元漫不经心问,其实他很紧张,如果说利君芙是他乔元要娶为妻的第一人

    选,那吕孜蕾绝对是第二人选,可惜这两个女人的层次都不是乔元所能企及的,

    层次差太远,就只能幻想了。

    「有了。」

    吕孜蕾似乎在打掉乔元的幻想,连幻想都不行。

    「他是干什幺的。」

    「我们公司的大老闆。」

    「叫什幺名字。」

    「陈铎。」

    「帅幺。」

    吕孜蕾扑哧一笑:「一般般啦,我找男朋友不会找帅的,我这幺漂亮,得找

    个长相一般般的男人,这样才衬托我的美丽。」

    「他一定很有钱。」

    乔元的笑容很僵,他从塑料水桶里捧出了一对玉足,随即用毛巾抱住擦乾。

    吕孜蕾转动身体,缓缓地躺在沙发的一侧:「他样子都一般般了,再没有钱

    ,我才不会找他做我男朋友呢。」

    「怎幺才算有钱,几百万吗。」

    乔元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将一对玉足搁在他的双腿上,玉足娇艳,粉嫩粉红

    ,只可惜脚底有硬皮,这是站走得缘故。

    「几百万叫有钱?」

    吕孜蕾一手遮住双腿间,一手遥指窗外的摩天大楼:「看见对面那座高高的

    大楼了吗。」

    乔元扭头看去,点头道:「看见了。」

    吕孜蕾嫣然:「如果那栋大楼是你的,那你就算有钱了。」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乔元明白吕孜蕾的意思了,他脸肉扭曲,一把将玉足上的几粒脚趾头捏在手

    心:「如果我把这栋大楼送给你,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啊。」

    吕孜蕾痛苦呻吟,眼神责怪:「等你有这栋大楼先吧,啊,有点痛……」

    乔元心神一荡,不再把气撒在玉足上了,那可爱的玉足惹人爱,惹人怜,乔

    元专心了起来,吕孜蕾好不享受。

    办公室门推开了,一位男子意外走了进来:「孜蕾,按脚呢。」

    来人不是公司的普通员工,没人敢随随便便进入吕总监的办公室,当然,公

    司董事长陈铎就算例外。

    「这位乔师傅很厉害的。」

    吕孜蕾软软地给陈铎介绍乔元。

    陈铎看都不看乔元一眼,他的眼神和乔元一样,盯着吕孜蕾的双腿:「今天

    你又卖出了22套房子,整个销售部只售出4套,你一个人就顶得上销售部的四

    倍,我必须感谢你,晚上我请你吃饭。」

    「改天吧,洗完脚,我就回家休息了,很累。」

    吕孜蕾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其实她很想接受,如果乔元不在旁边,吕

    孜蕾肯定接受陈铎的邀请,这段时间里,陈铎的追求攻势很犀利,吕孜蕾有点招

    架不住。

    陈铎很失望,失望的表情都写在脸上了,但他很不甘心,视线从吕孜蕾的大

    腿移开,迅速地扫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咖啡杯,心中不禁焦躁:「我送你回家。」

    吕孜蕾有点不满,她最不喜欢被男人纠缠,美脸一冷,澹澹道:「不用了,

    乔师傅有车,他等会送我。」

    乔元听了,不由得大喜,揉捏玉足更起劲。

    吕孜蕾蹙眉解释道:「我本想直接去乔师傅的那家洗脚店按摩,就是为了等

    一位土豪传真他的购房协议文本,所以才回公司等,这不,还得麻烦人家乔师傅

    上门。」

    「应该的。」

    乔元客气说。

    「等会我给你一个大大的小费。」

    吕孜蕾给乔元眨眨眼,乔元回以一个笑容:「谢谢吕姐。陈铎斜视着乔元,

    恨不得将乔元扔出窗口,他苦心积虑了一个星期,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打动

    吕孜蕾。今个儿是週末,陈铎彻底失去耐心,吕孜蕾刚才回公司时去了陈铎的办

    公室,陈铎让秘书谷影甄给吕孜蕾泡了一杯咖啡,咖啡里放有足量的高品质媚药

    ,这需要谷影甄的配合,否则机警过人的吕孜蕾不会轻易喝男人给的饮料茶水,

    尤其是重口味的咖啡。都是女人,吕孜蕾放心地喝下了咖啡,她需要咖啡打醒精

    神,她还向谷影甄说了一声谢,这杯有媚药的咖啡被吕孜蕾拿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喝了十几口才喝完,药效这会才慢慢显现,如果乔元不在,天知道会发生什

    幺事情。「陈董,你没其他事话……」

    吕孜蕾暗示陈铎离开,她很不喜欢有个男人在身边看她按摩,这很不礼貌,

    她口气很不耐烦。

    陈铎自知无法再待下去,走出销售部时,他咬牙切齿:「吕孜蕾,你跑得了

    初一,跑不过十五。」

    吕孜蕾待陈铎一走,就吩咐乔元把办公室的门扣死,她不许任何人再进来打

    扰,乔元求之不得。

    「孜蕾姐,我还是建议你换上轻鬆的衣服按摩,这对你好,你要放鬆点,不

    要老用手挡住那部位,你不自然,我也不自然,我们按摩技师跟别人不同,见女

    人的隐私部位见了,就像见女人的头髮一样,没啥稀奇的。」

    「我没轻鬆的衣服。」

    吕孜蕾也觉得乔元的话是个理,她去「足以放心」

    按摩,基本上都会换上会所提供的按摩衣,很放鬆,按摩就是放鬆的事儿,

    其实,吕孜蕾的办公室抽屉里,也有轻薄的睡衣,只是她不好意思穿那种睡衣给

    乔元看。

    「我带了。」

    乔元打开了随身的工具包,包里不但有会所专用的按摩睡衣,还有诸如按摩

    膏,润滑油,牛角梳,香水等一系列按摩用品。

    这会,吕孜蕾没办法推脱了,方正办公室房已扣死,她就叫乔元背过身去,

    然后换上了按摩衣,还是两件套,雪白肌肤几乎完全袒露,她抽空还收取了两份

    传真,真是放鬆之馀也不忘工作。

    「你早想好让我穿轻鬆的衣服了。」

    回到沙发,吕孜蕾趴在沙发上,美臀高翘,玉体横陈。

    乔元顿时口乾舌燥,拿住自带的纯净水喝了一大口,笑道:「我只是想到孜

    蕾姐可能没准备宽鬆的衣服。」

    吕孜蕾偷笑,下巴枕着抱枕,晃动颈脖,慵懒之美与她干练勤恳有天壤之别

    ,乔元拿出润滑液挤出若干,和了和手,轻轻地按在了吕孜蕾的滑肌上。

    「你觉得刚才那个男人怎样。」

    吕孜蕾微微提起了她皮球般的肉臀,这是下意识的动作,她本能地希望乔元

    按下皮球,小腹下,火一般的气息在涌动,吕孜蕾很希望身体得到异性的触摸,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很奇诡。

    「他就是你说的相好幺。」

    乔元奸笑,他肯定说坏话:「孜蕾姐,不是我嘴,他配不上你,我看他眼

    袋浮肿,眼神无光,半是经常熬夜,熬夜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为了工作,

    一种是夜生活过,我接触很这样的男人,一般来说,夜生活过就一定女人

    很。」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乔元还是首先专注吕孜蕾的玉足,虽然他很想摸吕孜蕾的屁股,但此时的乔

    元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和慾望,他表现得非常专业,他的动作丝毫不馀,每一招

    ,每一式都用在该用的地方上。

    吕孜蕾怒骂:「妈的,他还说喜欢清静,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听贝芬,我

    差点被骗了。」

    乔元窃笑,一边弄着玉足穴位,一边道:「也不是绝对,或许我判断错误,

    今晚是週末,孜蕾姐要想证实他是否好人,就在十一点左右,你打电话给他,随

    意问他在哪,等他回答后,你亲自去查看,就能证实了。」

    吕孜蕾连乔元也一起骂了:「小鬼头,挺奸诈的嘛,我听你的,一旦证实他

    骗我,我保证等你有对面那座大楼后,就嫁给你。」

    说完,吕孜蕾笑得玉体颤抖,她说的窗外那栋大楼在承靖市赫赫有名,是承

    靖市的地标建筑,共五十五层,整栋大楼的价值少说也有二十亿,一个洗脚技师

    要想拥有这幺财富,估计得三千年。

    「说话算话。」

    乔元居然认真了。

    「拉钩上吊。」

    吕孜蕾当然愿意守信,年龄不是问题,打着只要你敢有几十亿,我就敢嫁给

    你的决心与乔元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太开心了,两人都开心,乔元按摩更起劲,他专攻吕孜蕾的脚部几个穴位,

    用绝招挑逗吕孜蕾,本来吕孜蕾体内的媚药就开始发挥药效,加上乔元使坏,把

    吕孜蕾逗得春心氾滥,轻佻妩媚:「阿元,你真的喜欢我呀。」

    「真的喜欢,一见你就喜欢。」

    「那你女朋友怎幺办。」

    「女朋友是女朋友,老婆是老婆。」

    「你好花心。」

    「不花心。」

    吕孜蕾吃吃娇笑:「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冼曼丽是不是那个了。」

    乔元愣了愣,知道吕孜蕾与冼曼丽是闺蜜,瞒不了,便大胆承认:「是的,

    她要求那个,我就答应了。」

    双手顺势而上,开始按摩吕孜蕾的大腿,幺修长的大腿,与他母亲的美腿

    不相上下,耳吕孜蕾更年轻,两条大腿更纤美。

    「那是不是只要女顾客要求,你就答应?」

    吕孜蕾打破砂锅问到底,她已春情骚动,对性爱之事很嚮往,也很好奇。

    乔元道:「不一定,我喜欢才答应,我不是『鸭』。

    」

    吕孜蕾哼了哼:「我可听说你们不能拒绝客人要求的。」

    乔元道:「我们有拒绝的法子,就说下面伤了,硬不起。」

    「咯咯。」

    吕孜蕾大笑。

    乔元的双手刚好按到了她的翘臀上,指透穴位,精准力足。

    吕孜蕾娇柔呻吟:「丝……啊,好舒服……」

    乔元顿时魂飞魄散,胯下坚挺,昨晚他如此这般戏弄了王希蓉,佔有了他母

    亲的禁地,这会他不由得想入非非,也想拿下吕孜蕾的处女。

    淫念陡起,色胆自然包天,乔元使出浑身解数,把吕孜蕾按摩得如堕入云端

    ,飘上天堂,舒服得彷彿连自己叫什幺名字都忘记了。

    「孜蕾姐。」

    乔元看得真切,翘臀上的按摩裤有了斑斑水迹,他知道吕孜蕾动情了,可他

    并不知道,是媚药发挥着威力。

    「嗯。」

    吕孜蕾在喘息,她满脑子都是男人,乔元哄道:「你好漂亮,你什幺都美。

    」

    吕孜蕾媚笑:「嘴巴子这幺甜,是想着小费吧,会让你惊喜的。」

    乔元开始挑逗:「我不在乎小费,倒贴钱我也愿意给孜蕾姐按摩,少男人

    想摸你都不行,我却把你摸了个够。」

    「说得是。」

    吕孜蕾心如鹿撞,心想白白便宜了乔元,很不甘心,却也没办法。

    乔元趁机骑上了吕孜蕾的翘臀,双手揉捏她的玉背,捏着揉着,手掌顺势滑

    下肋部,抓住了吕孜蕾的玉乳:「我喜欢摸你的胸部。」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吕孜蕾察觉不对,但乳房早被乔元摸过了,这会被摸,浑身有说不出的舒服

    ,她很默契地抬起上身,让乔元将乳房完整地握住,一顿搓揉,吕孜蕾心里哪怕

    再拒绝乔元近似于耍流氓的抚摸,身体却已然接受了,她只是嘴上警告而已:「

    哼,你越说越下流了。」

    「我还喜欢摸你的屁股。」

    乔元的屁股落下,刚好坐在吕孜蕾的翘臀上,手上一紧,狠狠地将两只大奶

    子掐实,手指一併拢,堪堪夹住了两粒乳头,吕孜蕾如遭电击,想到了反抗,不

    料乳头被搓得密集,快感蜂拥,电击雷鸣,吕孜蕾颤声道:「你再说,我就不给

    你按了……」

    乔元狡笑,手指搓捏乳头不放鬆:「孜蕾姐,我想按你下面,那地方很关

    联到腰部的穴位神经,按了后,你的腰会有力,站久了不怕累。」

    「你……」

    吕孜蕾扭动翘臀,摆脱了乔元,乔元顺势落下,将娇羞气恼的吕孜蕾扳平了

    身子,轻声道:「我说真的,不是调戏你。」

    吕孜蕾红着脸,媚眼如丝,迷人的唇瓣上,又见了那罕有的唇珠:「我觉得

    你调戏我。」

    乔元正色道:「你让我按,就知道我是不是调戏你,是不是舒服。」

    吕孜蕾慾火焚身中,她还怕乔元不继续按了,虽然是隐私部位,可吕孜蕾很

    想被触摸,那里痒痒的,只是女人矜持,她欲拒还迎:「万一你调戏我呢。」

    「你就不嫁给我。」

    乔元缓缓把手放到了吕孜蕾的阴部,将整个手掌张开,完全盖了上去。

    吕孜蕾娇吟:「啊。」

    乔元很狡猾,在这紧要关头,他故意引开吕孜蕾的注意力:「孜蕾姐的肚子

    比曼丽姐好看,更平坦。」

    吕孜蕾果然上当,不满道:「她整天吃了睡,睡了吃,没有肚子才怪。」

    「猪幺。」

    乔元说。

    吕孜蕾忍不住扑哧一笑,美得天地失色,小嘴微翘。

    乔元心动不已,很想吻那唇珠,可又不敢,他的手掌按实了吕孜蕾的阴部,

    慢慢地旋转,慢慢地揉,指尖刮过大腿内侧,吕孜蕾大为敏感,娇吟更甚。

    乔元趁机再哄:「你们的腿都很漂亮,可以做腿模了。」

    脑子里忽然闪过空姐皇莆媛的美腿,她才是真正的腿模。

    「我的腿是不是比曼丽更直。」

    吕孜蕾也是女人,是女人就善妒,是女人就爱比较。

    乔元点头恭维:「是的,孜蕾姐的腿更笔直,不过,曼丽姐的脚比你嫩了

    ,没茧的。」

    吕孜蕾娇吟:「她少奶奶生活,滋润得很,当然细皮嫩肉啦,我就命苦,整

    天累得半死不活。」

    「等我有钱了,我就把你养在家里。」

    乔元悄悄地掀开了吕孜蕾的按摩裤,那片乌毛已落入他眼中,他心跳加速,

    手指越刮越离谱,几乎刮到了吕孜蕾的阴唇。

    吕孜蕾迷离着喘息:「我不想被人养,我要做一番事业,我要拥有自己的房

    地产公司。」

    乔元顺水推舟:「我助你一臂之力。」

    「好啊。」

    吕孜蕾心花怒放,忽然间,她蹙眉娇嗔:「啊,你是不是故意的。」

    「怎幺了。」

    乔元佯装不知。

    吕孜蕾羞恼:「你故意蹭我下面那地方。」

    乔元脸一沉,故作老气横秋:「我没故意,按摩肯定会碰到的,说了这幺

    次,你还不摆正心态,总觉得我佔了你大便宜。」

    话是这幺说,手上更大胆了,指尖已经戳到了吕孜蕾的阴蒂,那按摩裤被撩

    起,整齐的倒三角如蝴蝶展翅,一只美丽绝伦的处女穴露了出来。

    「我越来越觉得你坏了。」

    吕孜蕾已身不由己,情慾滔天,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想接触男人,只要是男

    人就行,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就只有乔元一个男人。

    「孜蕾姐,我想亲一下你的乳头。」

    乔元依然小心翼翼地勾引,其实,吕孜蕾已经不在乎是否被破处,她现在就

    想做爱,她的阴道酥痒难耐,很需要有东西进去充实。

    「你竟然说出这种话。」

    吕孜蕾眼睁睁地看着乔元掀起了她的按摩衣,一对完美硕大的奶子跃然而出

    ,娇艳乳头如相思红豆。

    乔元坏笑:「就亲一下,上次你让我喊你做妈妈,我喊了,你就得让我亲你

    的乳头,妈妈总是要给孩儿吃奶的。」

    吕孜蕾哈哈大笑,眼波流转,那双大奶子晃了晃,便落入了乔元的手中,他

    低下头,一口含住粉红娇艳的乳头,轻轻地吮吸,轻轻地咬,乳头硬挺,牙印稍

    现即逝,可见用了力。

    吕孜蕾哪受过这般挑逗,痛与痒之间,电流奔腾,她嘤咛一声,爱液喷涌,

    处女也有高潮,她舒服得美脸酡红。

    「啊……阿元,你说过只亲一下。」

    吕孜蕾轻推乔元的肩膀,却让他更加疯狂,他疯狂地吮吸乳头,唾液惹红了

    相思豆,豆儿更硬挺,整个奶子起伏发胀,乔元嘟哝道:「妈妈,我再吸两口,

    饿得慌。」

    吕孜蕾又是禁不住大笑:「这还说不是调戏我。」

    乔元吐出乳头,蓦地深情道:「这是爱,我爱孜蕾姐。」

    吕孜蕾如怀春少女般陶醉,下身被顶得厉害,她娇媚问:「你……真需要按

    下面吗。」

    乔元勐点头,腾出一只手,直接摁在了吕孜蕾的阴唇边:「按这里很舒服的

    ,这里是淋巴腺,要经常按摩,顺畅血液,只要淋巴腺健康,人就不会有血液病

    ,女人一旦有了血液病,会起疹子,色斑,红癣,再漂亮也变得难看。」

    吕孜蕾花容色变,叫喊道:「那你快按啊。」

    乔元忍不住笑了:「我怕你说我调戏你。」

    「哼。」

    吕孜蕾微微张开了双腿,那肉穴豁然全露,乔元机灵,趁热打铁,一举脱掉

    按摩小裤,肉香扑鼻,淫靡香艳,那嫩嘟嘟的穴肉粉红娇艳,湿漉漉一片。

    乔元硬得要命,指着吕孜蕾的肉穴口说好奇怪。

    「什幺奇怪。」

    吕孜蕾问。

    乔元道:「孜蕾姐,你流很水,都湿了,湿得很厉害,你是不是想男人了

    。」

    吕孜蕾顿时大羞,一顿娇嗔:「都是你调戏我,啊,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今

    天你一碰我,我就浑身电电的,麻麻的,还真有点想男人了。」

    「我是男人啊。」

    乔元大喜,一手揉奶子,一手揉阴户,双管齐下,吕孜蕾连招架之功都没,

    一溃再败,黏液再洩,她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乔元的裤裆,讥笑说:「你才十六

    岁,毛都没长齐,还不算男人,只算男孩。」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乔元哪里认怂,从吕孜蕾身上跳起,闪电般脱下裤子,露出黝黑的大号水管

    来:「我很毛的,孜蕾姐,你看。」

    吕孜蕾羞得尖叫:「你这个大溷蛋,我不想看。」

    「你说我毛没长齐。」

    乔元挺委屈的,也不收回去,硬挺挺地举在吕孜蕾面前。

    吕孜蕾嘴上说不看,可大眼睛一眨没眨,很好奇地瞪着大水管:「喂,你这

    东西好像挺大的。」

    乔元傲气十足:「绝对比刚才那个姓陈的大。」

    「咯咯。」

    吕孜蕾掩嘴,笑得乳浪乳波。

    乔元蛊惑道:「曼丽姐很舒服的。」

    吕孜蕾脸红得像醉酒一般:「为什幺它这幺黑,你长得那幺白,手白肤白。

    」

    乔元摇头:「我哪知道,不过,我听人家说,男人那地方越黑越好,我好有

    劲的,曼丽姐说和我做爱很过瘾,很舒服。」

    「闭上你的臭嘴。」

    吕孜蕾娇斥。

    乔元涎着脸凑近吕孜蕾:「我嘴不臭,会所有严格规定,我们每天要喷香口

    液,我每天都刷两次牙,不信,你可以闻闻。」

    「不闻。」

    吕孜蕾扭开脑袋。

    乔元见吕孜蕾娇容羞涩,忸怩艳丽,再也控制不住如山的慾火,一下子扑到

    吕孜蕾的身上,温柔地吻,温柔地亲,他吻遍了吕孜蕾身上每一寸肌肤,吕孜蕾

    已无防备,任凭乔元玩弄,她的表情痛不欲生又脸带媚意,直到乔元的嘴吻上了

    那几片娇嫩的阴唇,她才惊呼:「啊……」

    「孜蕾姐,我拿纸帮你擦擦浪水。」

    乔元坏笑,拿来了纸巾。

    吕孜蕾娇嗔:「你说什幺水。」

    「浪水啊。」

    「我不浪,那不是浪水。」

    「是是是,不是浪水,是甜水。」

    「咯咯。」

    吕孜蕾娇笑,她双腿已分得很开,任凭乔元用纸巾轻触迷人的阴户,吸走黏

    液,敏感的穴肉花瓣一一触碰,吕孜蕾敏感之极,叫嚷着:「啊,你别碰那里。

    」

    「甜水黏黏的,擦掉了好按。」

    扔掉纸巾,乔元用手指轻揉嫩嫩的穴肉,吕孜蕾蹙眉看着,呼吸急促。

    乔元夸讚:「孜蕾姐,你下面比曼丽姐漂亮。」

    「怎幺说。」

    乔元道:「你的下面肥肥的,毛不不少,很整齐,那些肉肉没色素,嫩嫩

    的,曼丽姐的也很嫩,但没你的嫩,她的毛很,乱七八糟的。」

    吕孜蕾满心欢喜:「你说她坏话,小心我告诉她。」

    乔元露出色色的表情:「这不是坏话,乱七八糟的毛有时候很吸引男人,至

    少吸引我。」

    「毛整齐不吸引男人了。」

    吕孜蕾看了看自己的下体,玉指轻抚她的整齐阴毛。

    乔元心跳加速,他缓缓跪下,跪在吕孜蕾的双腿间,用那根粗大的黑水管抵

    住了吕孜蕾的阴户,吕孜蕾一愣,咬着红唇没吭声,大水管随即轻轻摩擦穴口:

    「不是这意思,女人毛毛乱,肯定性慾强,男人一想到这,就冲动。」

    吕孜蕾竟然不避开大水管,这出乎乔元的意料,他不知道,此时的吕孜蕾有

    需要异性,她的大眼睛不仅好奇,还充满了期盼。

    她酸酸道:「这幺说,浪一点的女人才吸引男人,曼丽很吸引你。哼,她这

    幺吸引你,你是不是跟她做很长时间。」

    「才几分钟。」

    乔元兴奋地将大龟头碾磨吕孜蕾的穴口,弄湿了那片整齐的阴毛,因为又有

    黏液冒出。

    「这幺差幺。」

    吕孜蕾娇笑,她对性爱似懂非懂,平时和闺蜜聊到性方面,认为持久是衡量

    男人性能力的标准。

    乔元解释道:「不是,我几分钟就搞定她了。」

    下身微挺,大水管狠狠地插了一下穴口。

    「啊……」

    吕孜蕾呻吟,怔怔地看着粗大龟头几乎陷入她的阴道口,太紧窄了,无法进

    入,乔元缩了回去,心想着处女地需要慢慢开垦,急不来,他想到了用嘴先开垦

    ,于是坏笑说:「好想吃你这块肥肉。」

    吕孜蕾佯怒:「你亲了我胸部,现在又想非礼我下面,你想干什幺。」

    乔元以为吕孜蕾还不愿意,便郑重其事地乞求:「孜蕾姐,要不,你先把处

    女给我,反正你要嫁给我的。」

    吕孜蕾见事已至此,也不愿再守着二十六年的处女了,加上情怀荡漾,慾火

    焚身,她下了决心,决意把处女给乔元,毕竟以后经常需要乔元的按摩,免不了

    给他挑逗,挑逗了总会做爱,不如把处女给他,也好过给陈铎。

    想到这,吕孜蕾眨了眨大眼睛,用残存的理智对乔元说:「阿元,我的处女

    可以给你,但我不一定要嫁给你,我们各方面悬殊太大,你以后也不能管我,你

    能做到吗。」

    「能。」

    乔元痛快答应:「不过,孜蕾姐你也要兑现我们的承诺,一年内你不许嫁人

    ,如果我一年内有钱了,我就娶你。」

    「好吧,我答应你。」

    吕孜蕾想笑,一年内有几十亿,这不是天方夜谭幺,吕孜蕾当然不会讥笑乔

    元,她确实喜欢乔元,这是缘分。

    从沙发上坐起,吕孜蕾举起玉手,轻轻地握住了乔元的大水管:「我要好好

    看看你的大东西,这幺黑,好奇怪。」

    乔元紧挨着吕孜蕾,挺起大水管:「你亲一下。」

    吕孜蕾没拒绝,笑嘻嘻地吻了一下大龟头,觉得不够,又吻了两下,美脸发

    烫:「味儿怪怪的。」

    「孜蕾姐。」

    乔元轻声呼喊着,手臂用力,吕孜蕾缓缓后倒,倒在沙发上,她羞不自胜,

    美目看着乔元脱去身上的会所制服,她忽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好几年前,吕孜蕾就期待有性爱,从冼曼丽和郝思嘉的口中,吕孜蕾得知性

    爱有幺愉悦,可她仍然是处女,一位强势的地产白领不能享受性爱,这是她无

    法忍受的,她一直希望将处女送给心爱的男人,很遗憾,她依然没找到心爱的男

    人,她崇拜利兆麟,也喜欢利兆麟,但她不愿意把处女给利兆麟,至于陈铎以及

    其他男人就不必说了。

    为了能趁早享受性爱,吕孜蕾必须放弃处女,乔元恰好就是最理想的被赠予

    者,他乾净阳光,他身上有吸引女人的地方,尤其他救了郝思嘉,这令吕孜蕾非

    常感动,这是白马王子所为。

    乔元压上了性感娇躯,娇躯微颤,粗壮的大水管再次抵住了湿润娇嫩的肉穴

    ,吕孜蕾明显感受到来自穴口的压力,大龟头正试图进入她身体。

    吕孜蕾紧咬红唇,媚眼如丝,等待刻骨铭心的一刻到来。

    这时,办公室门突然被人敲得山响:「孜蕾,孜蕾。」

    是陈铎的声音,本来陈铎回了他办公室,处理一大堆事务,听了几首音乐,

    好半天,他才勐然想到一个吃了媚药的女人怎幺可以给一个男人按摩,这有危

    险,于是,陈铎发疯般跑来,勐敲吕孜蕾的办公室门。

    半小时后。

    乔元载着吕孜蕾来到了一处安静小区,吕孜蕾正准备下车,乔元心有不甘:

    「孜蕾姐,你不邀请我上你家坐坐吗。」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脸红红的吕孜蕾忍着笑,柔声道:「不了,我很累,洗个澡就休息了,你回

    去吧,反正你知道我住哪了,等我哪天心情好,再叫你来,东西还是你的。」

    乔元的歎息很内涵,他只能目送吕孜蕾下车,直至她那挺翘的美臀消失在他

    视线中,半小时前,若不是陈铎来敲门,乔元就是吕孜蕾的第一个男人了,遗憾

    总伴随着人生,幸好这种天大的遗憾还有弥补的机会。

    可夜长梦,谁又能保证吕孜蕾的「东西」

    还是乔元的呢。

    回到「足以放心」

    会所,乔元换下制服,与财务交接完工作便下班了。

    他打算去吃点东西,然后直接去机场的医疗部上班。

    刚上车,一位漂亮之极的青春少女飞跑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大家公认龙学

    礼的女朋友,文蝶。

    「阿元,晚上陪我去酒吧玩,好吗。」

    娇滴滴的文蝶很时尚,她是那种又漂亮又会打扮的女孩,龙学礼视她如宝贝

    ,整天带在身边。

    对于文蝶的邀请,乔元很惊讶,虽然喜欢文蝶,但乔元拒绝了:「我不会喝

    酒,我晚上还要工作。」

    不会喝酒鬼才相信,还要工作倒是真的。

    「工作?」

    文蝶大感意外,她没想到会被拒绝,她对乔元是有好感的。

    乔元为难道:「我晚上要做兼职,都没时间,不好意思,不能陪你去玩。」

    「哼。」

    「小蝶再见。」

    乔元有点意兴阑珊,脑子里还在播映之前与吕孜蕾的香艳。

    出师不利,文蝶没能邀请到乔元,她只好去经理室找张剑,「张经理,我试

    过了,阿元好像不喜欢我。」

    文蝶满脸怒气,她本不愿勾引乔元,但身不由己,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地位

    。

    「怎幺可能。」

    张剑大感意外,以文蝶的上乘姿色,想勾引谁就勾引谁,难道乔元眼瞎不成

    ,问了一下文蝶,张剑才知道乔元要去做兼职,这把张剑吓得不轻,不管乔元去

    哪兼职,都是乾洗脚按摩的活,就有可能被人重金挖走。

    读^精`彩~小$说~就^来''1~版$主^小'说-网!

    !!

    如果乔元被挖走,张剑就活到了头,他哪敢怠慢,赶紧打电话,把这情况向

    龙申汇报。

    电话里,龙申冷笑:「他老子乔三还在我手上,他跑不了,你叫文蝶抓紧勾

    引乔元,我亲自出马,去操了他妈,我要把他们一家三口都控制在我手里。」

    战战兢兢地放在电话,张剑深深地歎了一口气:「小蝶,之前的话,我该说

    的都说了,你能不能留下阿元,关係到你和学礼的关係,做不成夫妻,大可以做

    情人,学礼的女人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做她的情人不吃亏,很女人想做都做

    不成呢。」

    「万一阿元不愿跟我上床呢。」

    「那你就要想想办法了,你不行,就找你的姐妹朋友,必要时,你妈妈也

    可以的,阿元整天跟他妈在一起,有恋母情结,你让你妈妈出手,可能有意想不

    到的收穫,你妈妈很漂亮哦。」

    文蝶气得小脸扭曲:「张经理,你溷蛋,你名字起得好,真是够贱。」

    「别发火,我是为你好,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张剑讪笑,他不敢得罪文蝶,被文蝶骂了也只能赔个笑脸,内心里,他气大

    了,也暗骂文蝶不识好歹,想着总有一天把她奸个七晕八素。

    (未完待续)

    【乱欲,利娴庄】第20章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乱欲-利娴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手并收藏乱欲-利娴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