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4

    警示罢了。

    李文昌看他听话,满意道:“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学生,这个皮志朋是不是对你有意见?下去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这种小事你们能内部解决最好。”

    李文昌拿起手边的水壶,给桌上一盆文竹喷水。示意他可以走了。

    谢云远从办公室出来。他回想一下哪里有得罪过这个皮志朋,可是完全没有印象。这种小事还给辅导员打报告,要是真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估计不会轻松。这个人要注意了。

    院楼门口的树上换上了新的横幅,谢云远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喜迎十/x大,贯彻落实党的精神……。”

    他忽而想起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党会了,这次党会除了学习党的十/x的精神,还要选出新的一批预备党员。他记得皮志朋可是在候选名单里。

    在他背后耍小聪明,真是蠢得可以!谢云远嘴角勾出一个凉薄的弧度。

    ☆、齐令

    今天是个好天气,这个时候是蓝城一年中最好的天气,不冷不热。最适合出门。谢云远查了一下学校周围的地图,把那天那个人给的地址永乐小区标出来。

    永乐小区离学校不远,坐公交19路十来站的路。谢云远估测一下也就30分钟车程,而且地图上看离公交站很近,这更加坚定了他去的决心。

    校门口的公交站点人一直不少,谢云远走过去有很多认识的人跟他打招呼。几个等公交的女生,看到他兴奋地小声叫起来。

    谢云远早就习惯了走到哪里都被人关注的状况,尤其是学校的女生,碰到他没有不欣喜雀跃的。甚至有男生向他表白,他往往一笑置之。他一向认为这些情情爱|爱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最多是锦上添花。何况他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

    想到冯岚,谢云远忽然记起她的生日就在几天后,该准备礼物了。提起这个他就有些头痛。他宁愿给她红包,也不愿在一堆花花绿绿,不实用的工艺品里挑来挑去。

    他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只是对于他想实现的目标而言。

    对于这种锁碎,没有什么意义的事,他就没有那个心思了。

    好在这个雇主是个男人,想来要做的事不会太麻烦,否则就是再高的工资,他也不愿意去做。

    这时他还不知道,他会碰到的是什么样的雇主。

    11路公交车来了,一股公交车特有的难闻味道,随着车门打涌|出来,这种气味让人很容易晕车。但谢云远早就习惯,他上了车,照例在最后一排找了个靠窗的位置。

    他一向喜欢坐在后面,方便观察车厢里的人。他有一个习惯就是观察陌生人的穿着,外貌,以此来推断他/她的职业,以及过往的经历。

    公交中部坐着一个年岁较大的男人,穿一件黑色夹克衫,正襟危坐,鼻梁上戴着一副眼睛,不时咳嗽两声。谢云远判断他可能是一位老师。因为老师常受粉尘污染,容易患支气管疾病。

    男人身后坐着一个女人,手指甲涂成紫红色,画着夸张的烟熏妆,面相却很嫩,看上去未成年的样子。头发是夸张的爆炸头,上身穿紧身的银色亮马甲。

    她脚上穿着黄色高跟鞋,很亮眼,脚踝处纹着一个骷髅。谢云远想她很有可能是一个叛逆的少女,从家里跑出来。

    她的表情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动作却不轻佻,所以应该不是从事特殊行业的人,可能是从事理发学徒之类的行业。

    公交走走停停,一路上不断有人上来,也有人下去,叛逆女生已经下了车。谢云远看一眼窗外,路面上整齐干净,行道树整齐地排列在道路两边,投下一片浓荫。

    “南大门站到了,请从后门下车,注意安全。”公交车再一次报站,到了谢云远要下的站点。

    谢云远从后面走到车门处,特意看了一眼还坐在车上的男人,发现他右腰处有一条白灰,应该是老师无疑。猜对他的职业,谢云远心情大好。

    那个地方很好找,谢云远下了公交,没走几步,就找到了。

    永乐小区门口立着一块大的花岗岩,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永乐小区几个红色的大字,下面一行楷书写着齐盛地产,旁边是一个帆船破浪的商标。

    齐盛房地产公司在蓝城如雷贯耳,它家帆船的商标很有名,据说是请市里著名书画家设计的,寓意着乘风破浪,谢云远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学校里的也很容易看到这个帆船商标,因为齐盛地产几乎承包了学校所有的建筑。没有通天的关系是很难不到的,而据说这家地产的老板和市里关系很不一般。相比起来蓝城里另外一家同样有名的建筑公司东方置业在这方面就差了一些。

    永乐小区里绿化很好,到处都有花草。基础设施也挺多,几个老人在锻炼身体。还有几个小孩子在玩滑轮。

    谢云远找到地址上所给的单元,找到503室。是一个朱红色大门,外面贴着一个大大的福字。谢云远按了好一会儿门铃,才听到里面的有响声,接着门从内打开。

    一大|片白|皙的胸膛,从松松垮垮的丝绸睡衣中露出来,红色的睡衣衬着乳白色的胸膛,像是最好的象牙和玫瑰做成。谢云远呼吸一窒,接着就对上一双慵懒的眸子,棕色的大眼睛仿佛含|着水汽一样,看到他微微眯了一下,一个眨眼的动作,流泻|出万种风情。

    谢云远的心过了电一样,一阵颤栗,他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定了定心神再看,眼前的人胡子拉碴,分明是个男人!

    他看到谢云远好像丝毫不意外,绯红的嘴唇张了张,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齐令揉了揉眼睛,“你是来应聘的吧?”

    “对,我就是打电话的那个人。”谢云远已经恢复了正常神态,看着眼前这个人,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鸡窝,脚上还叽拉着一双多拉爱梦的蓝拖鞋,分明就是一个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邋遢男人,看年龄估计三十岁都有了。刚才居然会有那种触电感觉,谢云远在心里暗笑一下,还真是搞笑了。

    齐令侧过身子,让谢云远进来。

    齐令懒洋洋地道:我叫齐令,你叫什么名字?不过不重要,你先收拾一下家吧,我要再进去睡会儿。”

    他的声音和谢云远在电话里听到的一模一样,都是那种懒洋洋,拖着尾音的懒散音调。

    “我叫谢云远。”谢云远说了一句。

    那个叫齐令的男人朦胧着眼睛,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听到他的话后,只是稍微点了下头,就一步三摇地走开了。只留给谢云远一个背影。

    谢云远看着他走开,雪白的小|腿在红色的睡袍下若隐若现,心中突然又是一动。只到齐令的身影走进一扇门里,他才回了魂。意识到他刚才盯着一个男人的小|腿看出了神

    分卷阅读4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