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3

    院里的元老级人物,在著名期刊上发表过多篇论文。谢云远写论文的时候,没少参考过他的文章。

    “你是谢云远吧?”杨教授和蔼地和他打招呼,他虽然头发花白,但面色红|润很有精神,脸上总是带笑,大家开玩笑叫他老顽童。

    “是,杨教授,您怎么知道我。”谢云远恭敬地道。

    “哈哈哈,金融系出了你这么一个人才,我老头当然知道啦。”杨教授中气十足地笑起来,厚厚镜片后的眼睛眯在一起,端详谢云远,“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想当年我也是金融系的小帅哥哩。”

    杨教授回忆当年的样子,莫名地好笑。

    “哪里。”谢云远谦虚道:“我只是成绩比别人好一点而已,怎么敢当。”

    杨教授晃了晃脑袋,对他的回答很赞同的样子。他伸手去拍谢云远的肩膀,但是谢云远长得太高了,有一米九,杨教授够不着他的肩膀,退而求其次,拍了下他的胳膊。

    “年轻人这么谦虚,难得啊。你发表在xx期刊上的那篇论文我可是看过的,里面关于期货市场的提法很大胆呀。虽然我不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文章写得很有新意。年轻人的看法就是不一样啊。”

    谢云远那片论文写的确实精彩,虽然有的观点欠缺成熟,但不失为一篇佳作,否则也不会被国内顶级金融期刊选中。

    “杨教授过誉了。”谢云远不想太过谦虚,那样就有些假了。

    “不过誉,不过誉。”杨教授摆了摆头,稀疏的胡子跟着一上一下,很是滑/稽“小谢啊,老师很看好你。研究生有没有选好导师,有没有兴趣在我门下做课题呀?”

    杨教授是院里数一数二的博士生导师,已经连续几年只收博士生了。现在为谢云远破例,收下一个硕士生,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但是谢云远有自己的打算,礼貌地回道:“谢谢您的看重,但我不准备读研,毕业后就直接工作了。”

    “太可惜了!有能力的人不作学问,太可惜了,实在可惜!” 杨教授遗憾地直剁脚,“你再考虑考虑嘛,现在就决定,为时过早了吧。”

    “谢谢您的赏识。但我已经想好了。”他想要恨不能早点工作,干一番事业,那样妈妈就不会被人看不起了吧。

    杨教授还是不死心。他很爱才,见到一个好苗子,不挖到自己身边来,怎么也不甘心。但不管他怎么说,谢云远还是不为所动。

    院系里级别越高的老师,办公室的楼层越高。谢云远要去的11层已经到了,杨教授的办公室在17层。

    “哎,你要是改主意了,一定要来找我,千万别被其他老师挖走了啊。”,杨教授直到谢云远走出电梯,还在劝他。

    电梯门就要合上,谢云远朝杨教授歉意地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这层楼是南北两面的格局,中间是一个长长的走廊,走廊两面都是办公室,辅导员的办公室在南面,靠近走廊尽头的地方。

    办公室外面绿色的门牌上写着李文昌,下面一行小字,金融系本科生辅导员。就是这里了。

    谢云远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一个男声道。

    谢云远推开门。房间里放着几盆绿植,有一盆很大的虎皮兰。

    李老师肥胖的身子陷/在皮椅中,桌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热茶。谢云远眼尖地看到一旁有一个精致的茶盒,上面用草书写着黄山毛峰几个字。

    李文昌看到谢云远进来,油腻的脸上堆上笑容,热情地道,“是小谢啊。”,嘴上说着,身子却没有动。

    同样是笑,和方才杨教授的笑比起来,李老师的笑,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让谢云远很不舒服。但他的脸上是看不出分毫厌/恶的。

    “李老师,这是年级里所有人的报销清单和□□。”谢云远把清单和一袋码得整整齐齐的□□发到辅导员办公桌上。

    “哦,我看看。”李老师肥手一捞把清单拿在手中,另一只手端起茶杯撮了一口热茶。

    “咦!”李老师忽然从沙发里欠起肥胖的上半身,激动地指着清单的一栏说,“这个皮志朋怎么报了四千多?”

    他激动地唾沫星子喷出来,谢云远不动声色的动了一下,避免正面对着他。

    “皮志朋主要是买书的花费比较多。”谢云远道。

    “能买这么多书?”李老师表示不相信,“一本书的价钱也就二三十块,撑死了不到一百。他能买这么多?不会是用别的□□冒充的吧?”

    “他的□□我对照了,主要是买了英文原版书,所以价钱贵。”谢云远找出皮志朋的□□,拿给李老师看。

    李文昌对着那张□□仔细研究了半饷,喝了一大口茶,嘴里嚼着茶叶:“这个皮志朋,院里哪有那么多经费给他报销。买什么英文原版书,在网上下载个电子版不就结了,真是多事。这次就算了,下次告诉他院里只能报2000,多了自费。”

    李文昌把那张报账单往桌上一拍,脸上的横肉跟着着颤了颤。

    “是。”谢云远答一句。

    “对了。”李文昌上身后仰,重新陷入沙发里,气定神闲地盯着谢云远,绿豆一样大小的眼睛里闪着狡猾的光芒。

    一般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都没有好事。谢云远心中一阵厌恶。

    李文昌肥胖的身体在座椅上转了转,不紧不慢地道:“说起这个皮志朋,我倒想起一件事。他向我打了你的小报告。”

    像是抓|住了谢云远的把柄,李文昌笑得不怀好意。

    谢云远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总是藐视一切,有些自命不凡的身影。他和皮志朋并没有多少交集,什么时候有把柄落在皮志朋手里?但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管皮志朋说什么,他也有应对的办法。

    谢云远没有主动问是什么,而是镇定地等待着李文昌的下文。

    李文昌见他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慌张,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他很不高兴。终于憋不住道:“我听说你上课点名,存在包/庇没到学生的现象啊。”

    扔下这句话,他观察了一下谢云远还是没有表情,又继续道:“以后可要注意了,我们院的纪律是很严格的,不能因为个别同学就破坏了整体的学风!我们上学期可是被评为全校模范班级,说明学校领导对我们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这学期可不能掉链子。”

    谢云远扫了一眼李文昌身后的书柜。书柜外面是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擦得闪闪发亮的一个证书,上面写着20xx级模范班集体。他没有反驳,开口说:“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

    上课托关系点名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李文昌不会不知道,在谢云远当面提起来,不过是对他的一个

    分卷阅读3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