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小男孩终于肯相信自己,韩非松了口气,他这才有时间去打量四周。
    4064房间的墙壁刷着是白漆,是那种很特别的白,被灯光一照,不仅感觉不到光亮带来的温暖,反而会感觉很冷。
    屋内家具比较多,摆放随意,另外就是屋子里有特别多的镜子,仅仅只是客厅当中,韩非就看见了四面镜子。
    它们分别挂在客厅门附近、电视机后面、沙发后面,还有餐桌旁边。
    “是我爸爸让你过来的吗?”男孩见韩非一直盯着自己家看,他好像这屋子的小主人一样,鼓起勇气,主动跟韩非说话。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中还有一丝期待。
    “不,我是来找人的,刚才有没有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进入这屋子?”韩非蹲在小孩身前,他有一个很好的习惯,不喜欢去逼迫别人,说话时会放低姿态,尽量让对方舒服一些。
    听到韩非的回答,小男孩有些失望,他摇了摇头:“我一直呆在客厅里,但是没有看见其他人进来。”
    “没有吗?”韩非看向屋内的其他房间,他发现这屋子里所有房间的门全部紧紧关闭着:“我能进其他房间看看吗?”
    “妈妈在睡觉,你会吵醒她的。”男孩伸出自己小小的双臂,挡在韩非身前,他的样子很可爱,情商也很高。
    “你妈妈也在屋子里?”韩非很清楚这是一间门牌号中带有两个4的房间,屋子里最恐怖的鬼应该还没出现,他猜测很可能就是小男孩的母亲。
    “妈妈说今天是回魂夜,爸爸会在零点以后回来,让我老老实实睡觉,他会在我睡着的时候来看我。”小男孩的语气很天真,他是真的相信了自己母亲说的这些话。
    “那你怎么没有按照你妈妈说的去做?不去睡觉,还偷偷跑到客厅里?”韩非觉得这小孩很有意思,自从获得了孩子王天赋后,他发现自己也很希望和小孩打交道了。这绝对不是因为小孩好骗,仅仅只是他觉得孩子们很单纯很可爱,那份童心让他在深层世界可以稍许放松。
    “我……”男孩一时语塞:“我不想睡觉,睡着了就没办法说话了,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我爸。”
    “问题?什么问题?”
    “以前他再忙,每天早上也都会叫我起床,可现在他一年才回来一次,我不想让他这么忙。”男孩穿着湿漉漉的裤子,说着心里最简单的愿望。
    “一年才回来一次?这也是你妈妈告诉你的吗?”
    “恩。”
    “那她有没有告诉过你什么是回魂夜?”韩非在聊天的过程中,推开了其中一间卧室的门,这里应该是男孩父母曾经居住的卧室。
    双人床上铺着崭新的床单,没有一丝褶皱。
    能够看出,每天都有人打扫这个房间,但是却没有人再继续睡在这个屋子里了。
    嘎吱……
    在韩非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床边的衣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爬过,像是老鼠,又好像是什么虫子。
    韩非知道死楼里的衣柜另有玄机,他不等小男孩走过来,就直接将衣柜打开。
    拉开黑色的柜门,衣柜上层,在小男孩碰不到的地方摆着一个年轻男人的黑白遗像。
    遗照旁边摆着一碗白米,白米里面埋着半截黄纸,上面写有一个名字——莱生,还写着招魂的各个步骤。
    “莱生?”黄纸里的名字引起了韩非的注意。
    “这是爸爸的照片,妈妈把它放在了柜子里,她说看到照片会伤心,可收起来后,又总是偷偷自己去拿出来看。”小男孩不是很理解自己的母亲,他年纪实在太小了:“来串门的叔叔婶婶说是我爸爸死了,我那个时候问过他们死是什么意思,他们说死就是去很远的一个地方工作,远到一年只能回来一次。我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工作?”
    小男孩看着衣柜里爸爸的照片,他个子很矮,够不着上面,他希望韩非能够帮他把照片取下来。
    成功拿到父亲的照片之后,小男孩盯着那黑白两色的父亲,忽然抬起头,睁着那双清澈的眼睛,询问韩非:“你说大人不会骗小孩,可我总感觉他们在骗我,你知道死是什么吗?”
    “死?”韩非没想到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他没有随便回答,而是认真想了很久:“我听人说,死亡就像是水消失在了水里。”
    “那是什么意思?”
    “就好像真正的回家了,当然我不是说你这个家,而是一个我们所有人的家。我们从那里来,最后又回到了那里去。”韩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一个孩子说这些,也许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把深层世界的居民当做NPC,而是把他们当成了和自己一样的人。
    “死亡就是回家?那为什么还有好多人会害怕死亡?为什么妈妈还要哭?”男孩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跟自己说话的人,他急迫的想要得到答案。
    “因为在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我们会选择一条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这条路的尽头就是家,这是唯一回家的方法,但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会看到无数风景和光亮,我们会温暖别人,也会被别人温暖,我们就好像一个个光点,在回家的路上,照亮了夜空。”
    “光点?”男孩皱起可爱的眉毛,想了很久,他忽然指着了旁边用来祭奠的白蜡:“我懂了,我们就像是蜡烛一样,一开始是蜡,然后发光,最后又变成了蜡,只不过身体不再保持以前的样子,从挺拔的蜡到融化成一滴滴的蜡。”
    韩非惊讶于小孩的比喻和理解能力,这孩子年纪很小,但非常聪明,就跟自己小时候一样。
    “用蜡烛来比喻不太恰当。”韩非也是头一次这么认真的去思考:“我们是被父母引领着走出家门的,我们不是蜡烛,我们就是我们。”
    “那人怎么可能会发光呢?”
    “人不会发光,不过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从先人那里继承到的火炬,这可以照亮黑夜的火炬叫做人生。我们把自己的经历和记忆放入其中,充当燃料,人生就会升腾起火焰,我们便能高举着它在黑夜中前行。”韩非看着沉思的男孩,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等你快要回家的时候,再把你手中的火炬传递给另外一个人,这样黑夜就一直被我们照亮了。”
    男孩抬起了头,他眼中还是一片茫然:“可是我爸爸只送给我汽车玩具,没有给过我火炬。”
    “或许你爸爸已经将那火炬交给你妈妈保管了,等你再长大一些,她就会把那火炬给你,让你的人生发出光亮和温暖。”韩非收回了自己的手,他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他竟然感觉小男孩身上多了一丝暖意,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脑海中竟然响起了系统的提示音。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4064房主友善度加十!你的个人魅力得到了他们的充分肯定!”
    扭头看去,韩非发现小男孩一直不让自己进的那间卧室的房门,竟然错开了半掌宽的缝隙,两张惨白的脸正默默盯着他。
    身体瞬间僵硬,韩非不自觉得往旁边退了一步,他手碰到了书架,一个写着莱生名字的图画册掉落在地。
    画册摊开,上面用彩笔画着爸爸和妈妈,唯独少了他自己。

章节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的治愈系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