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安静。
    窗外雷声逐渐小下来,最后没声儿。
    “喂。”
    许清知晃了晃许清欢的脑袋,“不打雷了,赶紧起来。”。
    晃了会,许清欢终于有些反应了,她用手撑起上半身,从他怀里起来。
    许清欢那一身职业裙装还没换下来,衬衫领口有两个扣子没扣,微微敞开这,  领口随着她动作往下垂,露出胸前那抹春光。
    正好撞入了许清知的眼里。
    乳肉白嫩,被黑色文胸包裹着,文胸又是聚拢型,把圆润的奶团挤在一块,乳沟饱满细腻。
    让人看了,就很想把脸埋进去,用舌头舔,再吸出红痕。
    许清知目光沉沉,喉结滚动一下,表情有些奇怪,转眼间他恍然回过神来,旋即别开脸,不再去看。
    许清欢被雷吓得腿软,直起了上半身,但双膝还在地上跪着,腿窝软趴趴,起不了。
    “哥,扶我起来。”
    许清欢睁着杏眸,泪雾还未散去,可怜兮兮的,盯着还躺在地上的许清知,“腿太软了。”
    “出息。”
    许清知站起身,一手拽起许清欢的胳膊,“就你这点胆量,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
    “别说了。”许清欢颤巍巍站起身,“你又不害怕打雷,怎么懂我感受。”
    看许清欢小心翼翼的走路姿势,许清知嗤笑出声,“你是刚出生的小鹿吗。”嘴损间,心中那怪异的感觉总算消散了一些。
    损归损,许清知还是扶着许清欢到床边,又给她倒了杯水,“感觉好点没。”
    “好点了。”
    许清欢喝口热水,冰冷的四肢总算有点力气了,“哥,谢谢你。”
    “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许清知总觉得有些不寻常。
    如果说小时候害怕打雷还能理解,可现在二十多岁的人了,害怕的反应还是那么夸张。许清知感觉是不是心理问题。
    许清欢捧着热水,水杯有些滚烫,青烟缭绕,带着一丝热气,氤氲了她的眸。
    片刻后,她摇摇头,低声道:“不用了哥,我……试着努力克服一下。”
    她能说什么?
    难道说,她的前世是在一个雷雨天被个疯子杀死了,所以她才会那么害怕雷声。
    许清欢想,估计她说出来,就没几个人信,还觉得她是在胡言乱语呢。
    许清欢不想继续聊下去,她放在水杯,揉揉眼睛,打着呵欠道:“哥,我好困啊,想睡觉了。”
    “你真是……”
    那么多年了,许清知还不懂许清欢是在逃避问题吗。
    大手狠狠揉了她脑袋一把,许清知没好气道,“睡吧睡吧,懒虫。”
    许清欢是真的困了,担惊受怕浪费太多精神,又哭得双眼困乏,她往后仰躺下床,屁股使劲让下半身挪上床。
    她下身穿着包臀裙,裙下黑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随着挪动的动作,裙摆还往折了点。
    “唔……”
    许清欢皱眉,坐起身,双腿屈起,小手揪住丝袜的一侧,往下脱。
    虽然是脱袜子。
    可脱丝袜这种东西,在男人眼中,就是别样的诱惑。
    玉白的大腿与黑色丝袜产生强烈的反差,许清知见了,只觉得自己的脸越发滚烫起来。
    “许清欢!”
    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得许清欢肩膀一缩。
    她傻傻望着许清知,“干什么?”
    “你……你脱袜子做什么?”
    “睡觉啊。”许清欢有点莫名其妙,“穿袜子睡觉多不舒服啊。”说着,她动作还在继续。
    许清知闭上眼,“你这样成何体统。”
    “不是,我脱个袜子怎么就成何体统了?”
    许清欢低着头仔细打量自己,裙子没走光,衣服也没走光,人模人样,而丝袜已经脱到脚踝了。
    “懒得跟你说。”
    许清知不想说太明白,憋着一口气,转身怒气冲冲离开。
    许清欢将丝袜放在一边,“莫名其妙。”她打了个呵欠,躺下床,把被子一盖,沉沉睡下去。
    许清欢不知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窗外天色大暗。
    晚上了。
    许清欢换了件居家服,揉着睡眼下楼,看见坐在餐桌边用餐的许清知,她撇撇嘴,“哥,吃饭都不叫我。”
    许清知斜她一眼,“睡得跟头猪似的,谁叫得动你。”见许清欢穿的是居家服,全身包裹的严严密密的,心中不由松口气。
    许清知莫名其妙反应过来,不对,他松口气干什么?
    “呸。”
    睡了一天,许清欢肚子饿得都要贴着后背了,她跑过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着碗就开始吃起来。
    她现在才起来,饭有点凉,但一点都不妨碍她的胃口。
    “下个月我要出差。”
    许清知冷不丁防地出声。
    “……不是刚出差回来吗。”
    “工作。”许清知睨着她,那犀利的眼神,在无声谴责她这个米虫。
    许清欢有些心虚地低下头,扒拉了两口饭,说道:“哥,我真的不想去沉念禾公司里工作了。”
    “那你想去哪里工作。”
    “上回不是说了吗,去哥你那边工作。”许清欢嘴里吃着饭,说的话含糊不清,“介果,今天锅你都不等窝一下就走了。”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许清知放下筷子,“谁知道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哥,好不好啦。”许清欢凑过去,抱着他胳膊摇了摇,“去你公司做个清洁阿姨我都没意见!”
    许清知唇角抽抽,既然说到这份上,也明白许清欢是认真的,“行,待会我跟沉念禾说一声,明天你把离职表交上去就行了,总得走个流程。”
    “好~”
    有许清知的保证,许清欢这才放心下来。
    次日。
    许清欢又拟了一份离职表,在沉念禾办公室门前探头探脑,敲了半天的门又没人应,她试探性地推开一看,发现里面没有人。
    沉念禾不在正好。
    反正她也不想看见他。
    许清欢心情愉悦,把离职表放在桌上,屁颠屁颠跑出去。
    正想离开公司,结果腹下一紧,她摸了摸肚子,赶忙去厕所解决下人生大事。
    但解决完之后,她刚提上裤子——
    冷水猝不及防地从许清欢头顶上落下,钻心的冷穿透她肌肤,顺着血液猛然冲撞着心脏,心脏惊惊地凉了一下。
    格间外传来女生嘲笑声,以及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许清欢:“……”
    不是,你们是小学生吗?
    玩这个?
    你们玩这个?
    PS:今天工作完回来有点晚呀  快马加鞭码隔壁文  我好想写哥哥的肉啊
    --

章节目录

你们怎么都忽然喜欢上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咩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咩咩并收藏你们怎么都忽然喜欢上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