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沉念禾正站在门口,他目光越过简竹的肩膀看向许清欢,见她衣衫整齐,纤细的五指正拿着发圈将散掉的长发重新扎上去。
    看起来一切正常。
    只是她面颊上泛着一丝桃红,杏眸有点水水的。
    “念禾,找我有事吗?”
    简竹嘴里吐出温柔细软的声音,真的很难看出他是个男人。
    沉念禾没搭话,而是出声叫了许清欢的名字,“你怎么在这。”
    许清欢低着头闷闷出声:“不关你的事。”也不知是不是刚刚受到简竹的挑逗,这句话说得娇软无力,有一丝丝诱人的媚。
    一听,沉念禾顿时蹙起眉心,心里升起一丝说不清的怪异感觉。
    “你们聊,我先走了。”
    许清欢一直低着脑袋,从两人身侧擦肩离去。
    沉念禾重新将目光放在简竹脸上,向前迈进一步,走进休息室后伸手关门,沉声道:“你对她做了些什么。”
    他是个男人,自然看出许清欢有些许不寻常。
    “只是跟她聊会天而已。”在面对沉念禾时,简竹才卸下一身伪装,他伸手摘下假发,露出一头利落的短发,漂亮似女人的五官添了一丝凌厉,“怎么,你紧张了?”
    简竹的反问,让沉念禾冷哼声,“没什么好紧张的。”
    “呵,不紧张最好。”
    简竹翘着腿,吊儿郎当,又道,“沉念禾,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喜欢许清欢,等事情结束之后,我想去追求她。”
    “……”
    沉念禾没说话,目光沉沉的,睨着简竹。
    简竹挑眉,“沉念禾,你这眼神有点吓人。”好像抢了他什么东西似的。
    “简竹,把你玩乐的心收一收,你找什么女人都好,都别找许清欢。”
    “咦,沉念禾。”简竹惊讶沉念禾的回答,“奇了怪了,平时你不是很讨厌她么,怎么忽然老母鸡护崽了?”
    “我答应过她父母要好好照顾她。”就算讨厌她,沉念禾都得遵守承诺。
    沉念禾比许清欢年长几岁,虽然是青梅竹马,但许清欢在他的心目中,是个娇蛮的败家妹,需要一个人管管。
    许清知管不了她,那就由他来管。
    “她未来丈夫我会帮她把关。”沉念禾斜了简竹一眼,“至少不是你,别把你玩弄女人的把戏用在她身上。”
    “诶诶,别随便诽谤我。”简竹一脸无辜,“都是那些女明星为了出名专门跟娱乐周刊联合,伺机靠近我制造点绯闻博出名而已。”他私生活可是很干净呀,还是个纯情处男……
    当然,前几天已经不是了。
    想到那一晚。
    想到许清欢那婉转的娇吟。
    柔软的腰,紧致的穴。
    简竹敛眸,纤长眼睫掩他眸底浮沉着的欲望,吃起来真甜,好想再吃一次。
    “简黎什么时候回来?”简竹有些按捺不住,想快点恢复男装,去追求许清欢。
    “还早着。”沉念禾淡淡道,“留学要叁年。”现在才过了一年。
    他自然看出简竹的心思,“别碰许清欢,其他女人随便你。”
    “说句实话,硬要说,她跟你也只不过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她喜欢谁,跟谁交往,完全轮不到你管。”
    简竹笑笑,重新戴上假发,走到沉念禾身侧,凑在他耳边,原本低沉悦耳的嗓音又变得妩媚柔软,“念禾,你不是她什么人,你明知道她心思,却不放她走,固执要管着她,万一那孩子认为自己有希望怎办?你又想像上次那样处理?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既然对她没意思,那就别继续执意留她在身边。”
    话毕,简竹离开休息室,只留沉念禾一人。
    他半敛着眼,目光晦暗不清。
    次日。
    许清欢睡都还没睡醒,就朦胧听见房门被人推开,男人的嗓音随之响起:“许清欢,起来。”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沉念禾的。
    许清欢见怪不怪地翻了个身子,继续睡,反正她以前每次陷害完简黎的第二天,沉念禾直接擅自闯进来抓着她质问。
    ……等下,许清欢意识到了一件事,她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多没对简黎下手了。
    沉念禾不应该出现啊。
    强烈的危机意识迫使她睁开眼皮,盯着已经站在床边的沉念禾,警惕出声:“沉念禾,你要干什么。”
    “带你去上班。”沉念禾看了眼腕表,已经过了上班时间很久了。
    许清欢一听就气乐了,“我说了我不去……”上班。
    后面俩字还没说出口,许清欢的话戛然而止,她看见沉念禾手里拿着一捆尼龙绳,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他昨天承诺的话。
    ——“没关系,我直接过去你家,绑都要绑着你上班。”
    男主不愧是男主。
    言出必行。
    许清欢惊呆了,鸡皮疙瘩密密麻麻地起,剩下的睡意全被沉念禾吓得四处逃窜。
    “上不上。”沉念禾语气平静,下了最后通牒。
    许清欢缓缓坐起身,盯着慢条斯理地解开尼龙绳,随时准备着的沉念禾,她咽了咽口水,莫名害怕,这男人的眼神看起来太恐怖了。
    “你生气了?”
    许清欢忍不住问道。
    “没有。”沉念禾秒答。
    不不不,你绝对生气了。
    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许清欢还不清楚吗。
    虽然害怕,但许清欢又不愿那么轻易屈服在沉念禾的威胁之下,她想了想,翻身从床的另一面下去,与沉念禾之间的距离有一床之隔。
    “我许清欢说到做到,不去上就不去。”她叉腰,硬着脖子反呛沉念禾。
    沉念禾点点头,“很好。”
    说着,抬脚朝许清欢走去。
    许清欢算准距离,在沉念禾差不多靠近她时,她身手敏捷,迅速蹦上床,跟沉念禾来个秦王绕柱。
    哪知才刚跳上床,脚踝就被男人的大手拽住了,身子瞬间失去平衡。
    “啊——!”
    许清欢面朝下地扑倒在床上,饶是床再柔软,也摔得两眼冒金星。
    与此同时,她感觉到床铺受力往下陷,知道沉念禾也跟着上来了。
    “沉念禾,你放开我!”
    身子被男人翻转过来,一双纤细的手被他单手牢牢握住,另只手拿着尼龙绳就缠上她的手腕,绕了好几圈,以免挣扎脱落。
    手腕传来被勒紧的刺痛,尼龙绳表面有些粗糙,摩擦着她娇嫩的肌肤,沉念禾动作粗鲁,加上她一直极力挣扎,不一会儿,肌肤被磨破皮,红了一片。
    “王八蛋,狗男人!”
    “沉大面瘫!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狗东西啊啊!”
    许清欢把能想到的,能骂的,都骂了一遍。
    可惜沉念禾不为所动。
    也不知是不是挣扎太厉害,许清欢感觉自己胸口微凉。
    她低头一看,睡衣扣子不知何时脱落,随着挣扎,睡衣全敞开了,露出玉白的雪乳,红缨挺立,颤颤展现在沉念禾眼中。
    许清欢贪舒服,有不穿睡眠内衣睡觉的习惯。
    轰——
    许清欢大脑像是被投落炸弹似的,炸得她脑里一片空白。
    眼眶逐渐发酸,发涩。
    一股强烈的羞耻感猛然涌上心头,迫使她张大嘴,“啊啊啊——!”
    沉念禾反而很冷静,被许清欢吵得震耳欲聋,不得不松开她。
    此时许清欢双手已经被捆起来了,这狗男人还打了个结,无法挣扎,她只能无助地侧着身子蜷缩起来,试图用手肘掩住胸前春光。
    一双含泪的杏眸瞪着沉念禾,哭着骂道:“变态,死变态。”
    手被捆着,衣衫不整,还哭得梨花带泪,像是受到了性虐待的凄凉模样。
    沉念禾别开脸,伸手扯过被子盖住她身子,“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吗?为什么之前不知道。”
    许清欢以前色诱过他一次。
    以前许清欢借宿在他家,半夜,她赤裸着身子,摸着黑,潜入他房间,爬进他被子里。
    柔软的乳贴着他胸膛,她对他调情求欢,声声妩媚诱人。
    许清欢也想起那件事,不想起来还好,一想起来她恨不得撞死自己。
    天知道她当初花了多久的时间才鼓起勇气,强忍着害羞色诱了半天,沉念禾却没有一点反应。
    还冷笑着问她玩够了吗,玩够就滚回房间睡觉。
    许清欢都差点崩了。
    嘴里怒骂着沉念禾,来掩饰自己颤抖的哭腔,光着屁股冲回房间,抱着被子哭了一晚。
    “吵死了!”
    许清欢越想越气,怒瞪沉念禾时,眼泪像玉珠子,不断往下坠,“别提那件事,吵死了吵死了!”
    见沉念禾明明看了自己的胸,却面不改色。
    许清欢心里不由悲哀,估计她在这家伙心里,根本就不算上是一个女人。
    沉念禾还是那句话,“上不上班。”看样子这家伙是铁了心不让她辞职。
    真有那么害怕她去陷害简黎吗?
    不盯着她就不放心?
    许清欢撇撇嘴,眼泪流得更欢了,穿书的一开始就不该好奇去看看男主长什么样子,不去看了,她就不会对沉念禾一见钟情,就不会嫉妒女主走上恶毒女配的路。
    现在后悔有个卵用。
    许清欢无比痛恨自己是个颜控。
    PS:感冒好得差不多了,晚上更隔壁文~话说你们能猜到简竹是什么职业吗?
    --

章节目录

你们怎么都忽然喜欢上我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咩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咩咩并收藏你们怎么都忽然喜欢上我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