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剑芒一遇剑柱,两股剑波顿时冲天而起,沈凌将玄移八步三重发挥到极致,八道玄影变幻间,犹如进入了一个阵里一般,虚实难辨。
    同时借助两股剑波碰撞之势,沈凌挥剑斩出了第六剑、第七剑,接着一股强悍无匹的剑气蔓延而出,漫天剑影,无处不是剑。
    面对沈凌第六、七剑爆发出来的威势,龙家老太眼神凄厉,也露着一丝严峻来,无不惊异这剑法的诡异之处,每一剑斩出的剑威都是倍增而来,这也同时让她的压力倍增。
    龙家老太,同样施展六道剑芒回斩还击,不过此时的六道剑芒已变的更为强盛,且覆盖面之广,整个剑威也不可小觑。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两股剑威再次碰撞,那爆破残生的气浪瞬间将两人覆盖。
    沈凌一个翻身,凌空退出了数丈之远才至住身型,嘴角有丝轻微血迹。
    反观龙家老太同样也退出数丈之距,然而除脸色有丝苍白外,仿似没受任何影响一般。
    龙家老太脸色无比难看,一个铸体七重之修竟能与自己战平,势力惊人,这让她即将踏入还能境的人,没了任何脸面,因此眼光怒视沈凌:“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些手段,”随后哼道:“不过还是得死。”
    沈凌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回道:“可惜你说的不算,”说着身影在次飘了出去。
    经刚才一战,虽然让他受了点轻伤,但也让他更加相信能将这龙家老太斩杀,即便她是半只脚踏入了还能境的人。
    见沈凌又袭来,龙家老太再次探出掌迎击、双方速度甚快,一瞬便临近对方。
    此时沈凌再次祭出真武魂来,玄移八步三重生效,同时八道玄影闪出,真武魂本体武魂直接融入到八道玄影当中,每一道影子仿似都有真武魂的存在。
    而身居八道玄影中心的自己也直接挥剑斩出,接着刚才第七剑的剑势,在此斩出第八剑来,绝境之剑。
    第八剑一斩出,剑气嗡嗡直响,随后剑刃闪出剑光,紧接着一阵剑啸冲天,顿时漫天反应,一时间剑影、剑光、剑芒、剑柱、剑墙等如铺天盖地而来,沈凌心中猜:“难道这就是第八剑,绝境之剑的剑威。”
    沈凌发现之前在古家大战古尊时,自己斩出第八剑绝境之剑时,那释放出来的势力还是一丝嗡嗡作响的剑气而已,只是由剑刃透出剑光来,没想到现在这第八剑居然能齐聚前五剑的剑势。
    龙家老太脸色巨变,凝眉一沉,瞬时一剑斩出,接着身影向后迅速闪退,脸色除苍白外,一脸凝重,沈凌斩出的这一剑仿似产生了异变,这让她大感意外,内心反升起一丝不安。
    下空灰衣女子见沈凌斩出这一剑后,脸上带着一丝欣慰,她不知道沈凌何时选中的这套剑法,不仅将每一剑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还悟出了新的剑威来,这让她不得不承认沈凌的天赋的确极高,心中暗想:“也许武道世界本就不是他该待的地方,他本该属于那个世界的人,然而天意恐怕迟早会来。”
    见龙家老太有退意,沈凌八道玄影在真武魂的操控下,融入玄影中,不断循环,而自己的身体在灵魂力的操控下也逐渐虚幻了一般,持剑向对方疾速斩去。
    闪退后,龙家老太心中惊疑连连,她发现现在的沈凌不光剑法诡异,连身法也不同寻常,特别是八道玄影中,每一道玄影就如一道真实的武魂一般,同样从各处持剑斩来,这已是让她顾此失彼,心中出现一丝慌乱来。
    她始终不相信这是一个铸体七重所展现出的势力,慌乱中龙家老太,眼神一立,将铸体九重巅峰的修为利用到极致。
    同时再次孕出六道剑芒向沈凌迎去,在内心里,她还是相信自己的修为是占绝对的优势,即便沈凌这一剑来势汹汹。
    见状,沈凌脸角露出一丝淡笑,感觉时机已成熟,随及每道身影如鬼魅般变幻,当两者临近那一瞬,沈凌一念,玄影与自己无限置换,一剑刺出,直取对方人头而去。
    感觉危机迫近,龙家老太迅速还击,六道剑芒围自己周身不断扫出,见沈凌一剑灌顶刺来,急念下又祭出一剑朝上方扫去。
    然而就在她分神的那一瞬,沈凌身影早已置换,改从身侧利剑而过,那速度就如眨眼一样,一闪而过。
    龙家老太顿时身体一怔,接着眼神陷入了呆滞,此时才发现自己腹部处,早已鲜血喷洒,接着眼带不甘的看着早已在数丈开外的沈凌。
    就这样看着,眼里除了愤怒和憎恨外,根本没有多余的表情,口中血涌不止,目光逐渐暗淡,以至于缓缓闭上,最后坠空而亡。
    沈凌轻吐了口气,口中道:“一只脚踏入还能境的人,老子照灭。”
    见龙家老太坠空而亡,所有龙家侍卫,在那一刻仿佛如丢了魂一般,早已不再拼杀,而是转身就逃。”
    可惜古楼和天一的人,仿似并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在赵阔的带领下,已将龙家尽数诛灭。
    龙康与段友战的难分难舍,当看到自己母亲被沈凌斩落时,龙康大喊道:“母亲”,并不顾一切向龙家老太急冲而去。
    段友见机会来了,一剑在其身后斩去,龙康口吐鲜血,回望道:“好阴险。”
    段友邪笑道:“怎么夸我都行,反正都是要死的人,”说着又是一剑斩去。
    忍住剧痛,带着悲怒,龙康拼命回击,然而刚才那一剑,已使他受伤不小,修为本就低于段友,又被对方偷袭一剑,致使他完全处于了劣势中。
    没几个会回,段友便将龙康挑于剑下,当场而亡,只是那眼神若有不甘的看向某一少年处,同样除了曾恨外,没多余的表情。
    而一旁杜天和龙傲两人大战也进入白日化,虽那龙傲稍占上风,可也占不杜天丝毫便宜,两人就这样进入了相持阶段。
    然而当看到龙家早大势已去,特别是龙家老夫人和龙康都被灭,龙傲也心生惧意准备逃遁而去,心中暗想:“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找到太和宗时还怕报不了仇,”想着他便向杜天猛推一掌,然后旋身而起,向龙府外逃去。
    然而等待自己便是一紫线袭来,直接丰喉,头颅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飞了出去,接着身体倒在了血泊中。
    见这一幕,杜天尴尬上前,朝灰衣女子恭谨道:“多谢前辈出手,在下真是惭愧,”
    灰衣女子并没搭理,只是冷冷道:“这人想要逃离报信,若不除掉,迟早会带人卷土重来。”
    杜天恭谨回道:“前辈说的极是。
    见龙家之人已全部肃清,沈凌轻飘而下,朝着婆婆走去,不多时古楼和天一等人在赵阔的带领下,也围了过来。
    众人此刻的心里都很激动,无不期待着接下来要做的事。
    见众人期待的眼神,沈凌看向杜天和段友道:“也罢!赶快吧,尽快打扫战场,然后速度离去,我估摸着坎州的势力也快到了。”
    杜天、段友二人会意后,立马带人进了龙府内堂来展开行动,甚至连那些龙家尸体身上的储存袋都没放过。

章节目录

一念神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釜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釜钰并收藏一念神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