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马爷怀疑自己六名心腹之时,六人中的李坤也同时接到一个电话。
    “喂?”李坤随手就接通了。
    “请问是李坤先生吗?这里是康泰人寿保险,为了回馈老客户,我们将免费赠送你一项健康保障险。”对面那头是个陌生的声音。
    李坤坐在副驾驶,一听是推销保险的,立刻说道:“不要不要!”
    “你到底要不要!”对方追问道。
    本来想顺手挂断的李坤,听到对方语气很敷衍,顿时不爽道:“不要!听不懂吗?”
    “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要!还是不要!”对方语气变得很冲。
    李坤惊了,还有这么推销的?
    他冷笑道:“怎么?你什么意思?我就是不要,你还能弄死我?”
    “老子免费送你,你还不要,你是不是傻!一天天打几百电话我容易嘛我!草泥马!”那头突然爆发了,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李坤给骂懵了,现在保险接线员这么嚣张的嘛?
    他非常恼火:你一天打几百个电话,压力太大那是你的事,你崩溃了骂我?
    李坤想回骂过去,然而对方已经挂断了。
    “靠!”
    开车的兄弟见他说没两句就放下手机,不禁问道:“谁啊?”
    “卖保险的!”李坤头也不抬地说道,默默地找到通话记录,又给打了回去。
    他不服啊!就说了句不要,一个推销员竟然敢把他骂的狗血淋头,这凭什么不骂回去?
    “哦……”开车的兄弟眨巴眼,不知道一个卖保险的电话,李坤为什么还要回拨过去。
    不过他也懒得多问,认真开车。
    李坤回拨过去,结果那头接电话的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比较大:“您好,这里是康泰人寿保险……”
    “刚才那人呢?”李坤问道。
    “他已经辞职了,如果他对您造成了困扰,我替他向您道歉……”那人说道。
    “道歉有什么用啊?你信不信我去你们康泰人寿投诉?”李坤说道。
    对方反复道歉,李坤骂了几句,想想也没意思,就挂了。
    开车的兄弟无语,笑道:“你怎么还跟卖保险的吵起来了?”
    “没什么,遇到神经病了!”李坤随口说着。
    开车的兄弟笑着摇头,没说话。
    之后,开车下了高速,不多时便来到了蒂峰公园门口。
    他把车停好,众人都下了车。他瞥了也斜对街,发现那里有一栋楼挂着牌子,正写着‘康泰人寿保险’的字样。
    对此,他并没有多想,随马爷等人一块走进了一家冷饮店。
    大约十分钟后,蒂峰公园门口,黄极从老王车上下来,买了一袋橘子。
    很快林立、小渣等人也汇合过来。
    此时小渣已经把四百万放回去了,车也已经遗弃了。是张俊伟开车接他过来的,毕竟小渣开回去的那辆车是曹晶的车。
    五人聚齐,坐在车里吃橘子。
    自此吃了南方的小橘子以后,黄极就天天吃,甜甜的,水水的,营养成分还特别高,跟他老家的橘子风味完全不同。
    至于张俊伟和小渣,吃了几个就不吃了,跑去买了五个冰激凌。
    冰激凌,黄极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此刻一尝,只觉美味至极。
    不过,对身体并不好,吃多了影响生育能力,还会降低免疫力。
    黄极也就看看,感受一番滋味后,递还给张俊伟:“我这个你也拿去吃吧。”
    张俊伟一怔:“老大不喜欢?”
    他见黄极捧着冰激凌,放了半天也没吃一口,还以为不喜欢。
    “不,我很喜欢吃,不过现在就算了,你吃吧。”黄极笑道。
    “谢谢老大。”张俊伟嬉笑着,还以为黄极见他喜欢吃,故意让给他,便道了声谢,美滋滋地舔起来。
    殊不知,黄极已经品尝过味道了,他是用眼睛品尝的……
    大多数时候,他是屏蔽这种味道信息,不过想开启的时候,也是随时能开。
    世界上无论什么美食,他看过了,其实就可以等于吃过了,只是没有营养摄入而已。
    不过相应的,再伤身的美食,他就算天天品尝,也不会伤身……哪怕有毒也没关系,有种用光线毒死他。
    “来了来了!是不是那辆车?”
    小渣眼尖,很快看到有一辆大货车开到了公园门口,停到路旁一冷饮店前。那店里,马爷等人早在二十分钟前就到了。
    “老板!送雪糕了!”货车司机按着喇叭,两声急促,一声拖长。
    很快侧面的仓库卷帘门打开,一个马爷心腹走了出来。
    “呐,纯脆、可爱多、绿舌头、巧乐兹、老冰棍……一共十箱,冰激凌、甜筒六箱。棒冰有二十四箱,六种口味都有。”货车上又下来俩人,拿着订单细数。
    接货的心腹点头道:“一共四十箱对吧?先卸货吧。”
    “卸货不忙,棒冰是你们老板临时加的,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加订单,我好不容易给你们腾出货,原来的订单上都没写,钱都没谈好呢。”手握订单的人说道。
    “我们老板在二楼,你们上去跟他谈吧,先把车调头,开进后面的仓库。”
    “好嘞。”
    两拨人非常自然地交谈着,司机开始倒车、调头。
    一切是那样的水到渠成,附近有不少公园口卖小吃、卖饮料的都没有在意。
    老王他们作为旁观者,知道这仓库里即将进行一场交易,想想也知道这货车所运送的冷饮,不是一般的冷饮,里面每一箱恐怕都夹带了一些白面。
    小渣说道:“原来是这么交易的,看起来跟送冷饮的一模一样。”
    老王笑道:“不然你以为呢?两帮人提着箱子,跑到荒郊野外鬼鬼祟祟,眼神对峙,互验钱货?在国内这就是找死。不过在米国偶尔可以这么做,因为他们装备好,出了事大不了子弹伺候,我在米国时,每个月都会遇到枪战,那边的帮派一言不合就是血雨腥风,可难搞了。”
    黄极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不是更好对付吗?”
    “啊?”老王错愕。
    随后一想也是啊,黄极是他所见过,最擅长把握局势,玩弄敌人与股掌之间的人。
    那些动不动就喜欢用枪解决问题的帮派,黄极若真在他们之间,行一番乱武之谋,恐怕那些人彼此打出狗脑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死的。
    正说着,另一伙人却突然从附近的车上走了下来。
    林立一眼就认出其中有两个,是不久前黄极让他跟着的金牙的人。
    “真把金牙忽悠来了,老大,你是要他们打起来吗?”张俊伟舔着冰激凌说道。
    “打不起来的,最多对峙,马爷的主要目的是引出幕后之人,顺便反坑一手……至于金牙,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主要是来看看有没有便宜占。”黄极说道。
    小渣问道:“那马爷不会带钱咯……”
    “不,钱一定会带的,既然是引蛇出洞,不带钱怎么赢,只有真的带了钱过来,别人才会相信这真的有交易。”黄极说道。
    他很清楚,马爷是当着六个心腹的面,准备了六百万真钱,并且放进了铁龙的那辆车里。
    如果马爷不这么做,就不可能骗得过那几个心腹,自然也没有勾·引内鬼暴·露的效果了。
    一次交易六百万,平时根本不会交易这么多,但毕竟是马爷亲自出马了,少了也不可信。
    只见金牙,见到马爷的心腹,以及那货车,立刻确定这里果真有交易。
    他趁着车已经开进巷子后面的仓库,两个马爷心腹还没关门之际,突然派人冲了出来。
    “别动!别说话!”金牙的手下一拥而上,瞬间钳制住两人。
    守在仓库上二楼的楼梯口的小刀听到动静,走下来一看,却是一愣。
    猛地从侧面蹿出一人,锁住自己。
    紧接着,背后还感觉到硬物戳中自己,那是有人拿枪顶着他。
    他顿时不敢说话,只能被夹着,裹挟到仓库角落。
    同时他认出敌人之中,有一个正是金牙的手下阿猛。
    “槽……竟然有埋伏!”小刀暗道不妙,狠狠瞪着阿猛。
    只见阿猛又带着几人,扒到车上,直接把司机拽了下来。
    “你们……”司机想要叫喊,可很快也被人偷偷顶了把枪,顿时不说话了。
    金牙带来的人很多,供货方的另外两人也被裹挟住。
    那两个供货方左右看了看,没见到马爷的人站出来给他一个解释,只能怒道:“什么意思?”
    阿猛说道:“马爷的意思。最近出了事,资金链周转不开,只能借几位兄弟的货,应应急,以后一定还!”
    “槽!”供货方脸色阴沉。
    这是典型的黑吃黑,无论多么困难,从来不会有‘借货’的说法。
    明说是借,其实有借无还,就是不想给钱了。
    说完,两个小弟上了货车,把车开走。
    眼看着货车被开走后,阿猛把仓库大门关下来,隔绝了外面路人的视线。
    做完这些,他回过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显而易见,金牙的人是要把供货方灭口,如此货没了,人也没了,便说不清楚了。
    “!!!”供货方见到那动作,大惊失色。
    而就在这时,守着楼梯的两个小弟突然被人踢飞。
    马爷剩下的人从二楼杀了下来,其中马爷手上还提着一把猎枪。
    阿猛一惊,一边找掩体一边低吼道:“把人先杀了!”
    哪怕现在马爷的人杀出来也没用了,只要供货方的人一死,无论事后马爷如何狡辩都没用。
    毕竟这是与马爷的一场交易,他名声怎么也坏掉了。
    可在阿猛发号施令时,另一个声音突然传来:“住手!都不要轻举妄动!”
    听了这句话,挟持供应方的几个小弟,都住手了,因为这是金牙老大的声音。
    “哗啦啦……”仓库的门开了。
    只见铁龙挟持着金牙,走了进来。
    金牙哭丧着脸说道:“都别乱来!”
    ……

章节目录

信息全知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魔性沧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性沧月并收藏信息全知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