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毅力。”
    温妮甜甜的说着,心里却有一百个盘算。
    卧槽,有没有人来打赌啊?赌一万里欧也行啊,让老娘也赚点零花钱,这群穷鬼太不给力了!
    那边的蕾切尔才刚刚坐下,策划一场活动其实是件很累人的事儿,从场馆布置到人员分配,这两天她也是忙坏了。
    但很值得,她和洛兰是各取所需,看得出来洛兰对这次活动很满意,帮他抬高人气的同时,在自治会那边也能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功绩,到了洛兰那个份儿上,已经不是再单纯的追求武力和成绩这些,他需要威望和影响力。
    至于自己……
    “蕾切尔。”
    她正想着的时候,范特西已经过来了,在沙发面前局促的搓着手,满脸堆笑:“能、能邀请你跳个舞吗?”
    蕾切尔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微笑着说道:“真的很累了,下次吧。”
    作为自己鱼塘里不给甜头还能持续输出的,也就是这个范特西了。
    “啊!”范特西愣了愣,关怀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头疼吗?”
    “就是有点疲倦,没事儿,你去找你的朋友玩儿吧,我自己坐会儿就好。”
    “好好好,你坐着休息!那、那不要喝酒了,我去帮你倒点热水!”范特西自报奋勇,一溜烟儿的就往长桌那边跑,可等他端着热水跑回来时,蕾切尔的沙发边上已经多了个男人。
    马坦,范特西认识,巫师院的三年级生,也是蕾切尔他们那个战队的副队长,在学院里也算是有点牌面的人物。
    “跳舞了跳舞了!坐着干嘛!”马坦的身高不算高,一米七左右,比穿着高跟儿的蕾切尔足足矮了半头,可表情却很嗨,似乎刚刚才在舞池里热身了一回。
    他一把就拉住蕾切尔的手,虽然是巫师院的人,但到了他的身份只要有美女就有他。
    蕾切尔被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脸上却并没有怒意,只是笑着说道:“让人家休息一会儿都不行吗?”
    “跳舞就是最好的休息!出来玩儿嘛,嗨起来!”他一巴掌就搭在蕾切尔的那丰满的臀上。
    “手!”蕾切尔轻轻在他手上拍了一下。
    “嘿嘿,感觉又丰满了,干嘛,怕被洛兰看见吗,他忙着呢,”马坦一脸贱笑:“蕾切尔,别忘了,是我介绍你进入战队的,过河拆桥可不行哦。”
    “马坦师兄,你真是的,大男人还这么小气,人家只是有点不太舒服,而且,这不是为了师兄的形象吗,万一莉娜师姐误会就不好了。”
    “没事,你师兄我扛得住。”话这么说,但手果然老实多了。
    两人是各取所需,马坦就是好色,而蕾切尔想往上爬,两人一拍即合,只是蕾切尔最近一直各种舔洛兰,让马坦也有点不太爽。
    端着热水一路小跑的范特西看得目瞪口呆,眼看着两人都拉拉扯扯的进舞池了,才想起来喊道:“蕾切尔,你的热水?”
    “谢谢,我好多了,你喝吧。”蕾切尔回眸一笑,让范特西心里暖暖的。
    “那胖子是谁啊?”马坦一脸的坏笑,到了舞池里,“别跟我说是你远房亲戚,这基因也对不上号啊。”
    “别乱说,一个普通朋友,挺关心我的。”
    “什么关心,你看那死胖子一脸的坏样,眼睛就没从你胸上挪开过,是不是,嗯?”马坦坏笑道。
    “没有,我们之间很纯洁的,他是好人。”
    “我也是好人,嘿嘿。”
    马坦的脸都快埋到蕾切尔胸上了,已经被她用手轻轻的推了好几回:“这种货色你可千万不能搭理,一旦粘上了甩都甩不掉,一会儿我找人帮你教训教训他!”
    “这是洛兰学长的舞会,你想闹事儿啊?”蕾切尔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我会找机会和他说清楚的,你别惹事儿。”
    看到范特西失魂落魄的端着一大杯热水走回来,温妮的肚子都快笑疼了,要不是还想保留一点人设,她真想跳起来帮范特西撒个花,再开个香槟给他纪念一下。
    “阿西八哥哥、阿西八哥哥!那个男的好讨厌哦,你看他的手还乱摸!真是没礼貌!”
    范特西尴尬的笑了笑,灌了一大口热水:“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那男的是蕾蕾她们战队的副队长,是战友,他们是正常的交流!”
    “来来来,吃个瓜。”老王递上去一块绿油油的地龙瓜:“你看这瓜它又大又甜,颜色也正。”
    范特西接过瓜咬了一口,一脸的惋惜:“蕾蕾身体还有点不舒服,唉,都怪我没本事。”
    王峰和温妮面面相觑,大哥,人家都能360旋转了,还身体不舒服,她舒服的时候能飞吗?
    “阿西八哥哥,喝口水。”温妮相当兴奋的递过去一杯青幽幽的苹果汁,手里还拿着一块抹茶蛋糕:“再吃口蛋糕!”
    “蛋糕不用了。”范特西喝了口苹果汁,没接蛋糕,只是叹息道:“阿峰,如果我们老王战队能有那样的实力太多好,我们还有两个名额呢。”
    “兄弟,什么都别说了,喝酒喝酒。”
    劲爆的音乐不断,舞池里跳得很嗨,酒过三巡,大家的情绪也都跟了上来。
    乌迪还在拼命的吃,队长说过要把长桌上的东西吃完的,他吃得肚子都鼓起来了。
    范特西则是抱着个酒瓶开始在那里自个儿唱着‘她的纯洁她的美’,坷拉坐在沙发外侧,看着这五光十色的舞会,心中却是平静无波。
    和出生北方贫寒的乌迪不同,作为南方部族的武姬,她来到这里是带着一定使命感的,她想要融入人类的社会,想要学习人类先进的东西。
    大陆上的各族对兽人的歧视太深入骨髓了,不可否认兽人曾经被贴上那些蠢、穷、懒的标签肯定是有其历史原因的,但兽人也在进步,这些年来,像坷拉这样有思想的年轻兽人已经越来越多,他们怀揣着梦想渴望改革,渴望改变兽人的处境、改变各族对兽人的固有印象。
    但现实无比残酷,最可悲的是,她的最大敌人竟然不是外人,而是兽人内部,坷拉也遭到了各种嘲笑。
    而卡丽妲的做法,让她看到了一线曙光,所以就来了玫瑰圣堂。
    然而进入圣堂之后,她更加体验到了无处不在的歧视,或许只有这个老王战队比较特别,虽然队员都不太靠谱,但却没有这种感觉。
    自己来这里,是干嘛,就怎么坐着吗?
    那为什么要来?
    总需要有人来踏出第一步的。
    坷拉站了起来,主动又跟侍者要了一杯,她需要一点酒精,给她更多的勇气。
    “嗨,学妹!”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是个相当高大壮实的男生,有两米三的样子,声音也是充满了粗犷和力量:“我注意你好久了,能和你喝一杯吗?”
    坷拉静静的看了看他,没有回应。
    “我叫吴昊天,武道院三年级的,学妹叫什么名字?”那男生温柔的说道。
    他注意这个女生已经很久了,肯定是新生,她没见过,身材高挑,而且不像一般的柴火妞,特别的性感,像蕾切尔已经很美了,但他感觉这个女生更美,而且一直很安静,这样的极品怎么以前没发现?
    见坷拉不说话,也没有拒绝就更来劲了,“学妹这身打扮真的赞,在我眼中,你就是我的舞会皇后,不知道能不能请你跳支舞?”
    “我……不太会跳舞。”坷拉缓缓的说道,她的内心也挺挣扎的,但在玫瑰圣堂第一次遇到如此温柔的声音,吴昊天也是武道院相当有名的学长。
    “或许有点唐突,但我可以教你,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吴昊天很绅士的说道。
    坷拉咬了咬牙,不就是跳舞吗,有什么大不了,既然要融入人类世界,打破歧视就要主动迈出一步。
    下意识的坷拉的尾巴左右摇摆了几下,而吴昊天看到这一幕略微愣了愣。
    (老板们,老骷髅在努力存稿,银子准备好了吗,等上架的时候你们别害怕就行!)

章节目录

御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骷髅精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骷髅精灵并收藏御九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