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他说完,余会非直接扔给他一条中华道:“瞧不起谁呢?抽着!”
    大眼珠子一看,兴奋的大叫道:“哎呀,中华啊!牛逼啊,小鱼,你发财啦?”
    “别说那些没用的,就问你,兄弟我今天帅不帅?”余会非问。
    大眼珠子操控白光,化为一个大拇指道:“帅,三界当中,你最帅了。”
    余会非开心的笑了……然后将三瓶茅台放在八仙桌上道:“牛哥,喝酒不?”
    牛头、马面、黑无常,甚至崔珏看到酒后,眼睛都是一亮。
    显然这些没脸没皮的家伙,在这一刻都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来的了……
    可见酒的威力有多大了。
    大门一关,余会非从后院找了一口大铁锅,直接在院子里点了篝火,架上铁锅,鱼肉往铁锅里一倒,一个鱼肉火锅就出来了。
    三瓶白酒,三袋子鱼,一群地府阴神吃的是无比的畅快。
    同时大家也问余会非,到底发生了什么。
    余会非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众人听完之后,都笑了……
    显然在这些阴神的眼里,打个架什么的,不算个事儿。
    只不过说到掀桌子的时候,白无常无比愤懑的道:“你们是不知道啊,小鱼这家伙看着人畜无害的,动起手来直接掀桌子。白瞎了那一桌子的菜了……”
    噗!
    余会非一口酒喷了大眼珠子一眼珠子……
    不过看在那一条中华的份上,大眼珠子没生气。
    不过余会非却气了个够呛?他掀桌子?mmp的,白无常这货恶人先告状告的本事未免也太炉火纯青了吧?
    众人都是聪明人,一看余会非的样子,以及打包的吃的,就知道肯定不是余会非掀的了。
    余会非马上解释道:“这货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掀桌子。哎,真白瞎了那些好菜了……本来打算打包带回来的,够咱们吃几顿了。”
    于是众人纷纷看向白无常……
    “老白啊,你怎么能掀桌子呢?那可都是好菜啊!”
    “老白啊,下次掀裙子,别掀桌子。掀裙子,还有风景看,你掀桌子,不但没风景,还没菜吃。”
    众人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正所谓男人么,酒过三巡,必然聊到女人。
    于是牛头凑了过来,道:“小鱼啊,你还没女朋友呢吧?”
    黑无常举手:“没有,今天还相亲呢!”
    马面贼溜溜的问道:“那你还是个处么?”
    白无常摇头道:“不可能,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最近这几年,孩子们开放的很。基本上到了年龄,都不是处了……对吧,小鱼?哎呀,你咋脸红了?”
    黑无常无比实诚的道:“你不会真是处吧?”
    马面嘎嘎怪笑道:“脸红了,害臊了,绝对是处!”
    牛头狂笑道:“哈哈哈……小子,你也太水了吧?这么大了,还是个处?你牛哥当年,十四岁的时候都当爹了!”
    白无常和黑无常显得格外的兴奋:“小鱼,你真是处么?那你是我们哥俩的福星贵人啦!”
    余会非听到这,纳闷的道:“我咋就成了你们的贵人了?”
    两人异口同声的道:“你弥补了我们行走江湖最近这些年,没见过二十多岁还是处男的废渣的空白。你说你是不是我们的贵人?”
    “滚!妈的,这饭没法吃了。”
    余会非火了,起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嚷嚷着:“你们才是处呢,全家都是处!
    小爷我才不是呢,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睡过的女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显然没一个信的。
    最终,崔珏过去,又把余会非带了回来,一群人喝着酒,吃着鱼肉,聊得好不畅快。
    就是第二天的时候,余会非腰疼、腿疼、眼眶子疼!
    他依稀的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好像回到了古战场里似的,只不过自己不是武将和士兵,而是一匹马,带着自己的武将和两个身穿黑衣和白衣的人大战了三百回合……
    边上还有一匹十分嫉妒他的马,不停的踢他,扰乱他阵脚……
    但是具体的想,他又想不起来了。
    不过当余会非洗脸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乌眼青,他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牛头马面……谢必安,范无咎!!”
    ……
    江离发誓,以后坚决不跟这几个混蛋喝大酒了,这哪里是喝酒啊,这是往死了弄人啊!
    江离用脚丫子想,现在都能想出昨天晚上的遭遇,那绝对是牛头骑着他大战黑白无常啊!
    马面在边上负责争风吃醋踹他……
    就在这时,余会非听到大后院炮火连天,嘭嘭直响……
    同时伴随着牛头嘿嘿的笑声:“老马啊,你这窜的有点远啊!”
    马面哼哼道:“这叫身体好,哪像你,每次都是一个大粑粑橛子。”
    余会非脑门上全是黑线……赶紧掏出钱冲了出去。
    趁着手里有余钱,他打算赶紧把厕所修好了,免得大家天天后院蹲。重点是,六个人去蹲,牛头拉的还贼大一坨,马面一窜老远……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后院都快成雷区了,想上个厕所,去之前都得熟人带路,小心翼翼,否则一不留神就要中招。
    所以,修厕所是刻不容缓了。
    结果才到了前院,就看到大眼珠子懒趴趴的躺在那抽着中华、晒太阳呢……
    看到余会非出来了,大眼珠子笑呵呵的问道:“小鱼,去哪啊?”
    余会非随口回道:“去找人过来修厕所……你看家啊,要是有人爬墙头,给我吓死丫的!”
    大眼珠子一听,顿时来劲了,噌的坐了起来,笑呵呵的问:“有钱了?”
    余会非点头……
    大眼珠子贼溜溜的盯着余会非的口袋道:“多少?”
    余会非打了个激灵,对于这贪财货,余会非一向都是把他和陆压那老孙子划等号的。
    于是余会非回道:“两百。”
    大眼珠子笑道:“两百虽然不多,不过,也还凑合。要不,我帮你搞定?”
    余会非惊讶的看着大眼珠子:“你会修厕所?”

章节目录

三界劳改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一梦黄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梦黄粱并收藏三界劳改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