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洛这一晚是睡得舒服了,可是陆雪慧却辗转了一宿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乐华医药出事’的新闻已经满天飞了,李洛看完新闻,一边做着早餐就在厨房里哼起了小曲儿。
    何淑芬穿着睡衣在沙发里修剪着脚指甲,听着厨房里传出的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做个早餐磨磨蹭蹭的,你是想饿死我们啊?”
    陆雪慧不在,李洛直接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要是等不及可以去外面吃啊!”
    “混蛋,你怎么跟老娘说话的?
    你翅膀硬了就想当白眼狼了是吧?”
    何淑芬起身,指手叉腰的骂了起来。
    陆雪慧正好下楼,脸色不太好看的劝道:“妈,大清早的您能不能别骂人了?”
    “好好好,你也是个没良心的,我迟早要被你们给气死!”
    何淑芬板着脸,极其不悦道,“都说养儿防老,我一片苦心是为了谁啊?
    还不是为了你?
    你现在就这样对我这个当娘的吗?”
    陆雪慧听得头皮发炸,直接拎起肩包往外走去:“我公司还有事,早餐就不在家里吃了啊,先走了!”
    “啊?”
    李洛在厨房,还没反应过来,外面已经传出了车子发动的声音,看着砂锅里熬煮了半个多小时的养生粥,李洛不由得哭笑不得,直接把火熄灭,提起了一旁早就打包好的一份‘药粥’走出去说道:“粥在厨房,你自己吃吧,我也先去医院了!”
    “你……你们……气死我了!”
    何淑芬气得直跺脚。
    李洛八点赶到医院,把熬煮好的‘药粥’喂母亲吃完,看着她的气色日益转好,这才迟疑着询问道:“妈,我记得你说我脖子上这块黑曜石是父亲留给我的,那你知道父亲是哪里人吗?”
    李母闻言一愣,脸色变得伤感起来,苦笑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只是好奇,这么多年我一直也不敢问您,可我还是想知道……”李洛说道。
    李母叹息一声,倚靠在床头,皱着眉似乎在回忆般,用伤感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一直不敢说,我跟你父亲的事情是我执意要跟他私奔的,当年我第一次见他时,他浑身是血,还断了一臂……”随着李母的讲述,李洛终于知道了这段父母相识的渊源。
    以她的说法,当年母亲还是一个不错家庭的女子,遇见父亲的那次是在公园里,他蜷在草地上奄奄一息,母亲吓了一大跳,以为是个死人,尖叫着想要报警!但却突然被父亲抓住了她的脚,用乞求的眼神冲她摇头,让她不要报警!“当时他的面上都是痛苦之色,身上全是血迹,而且胳膊应当是刚断不久,但却咬着牙,既不让我去报警,也不肯去找医生……”说到这里,李母的眼中竟然闪现出一股久违的光彩,嘴角含着复杂的笑意说道:“但我却很奇怪的觉得,他是个坚毅的男子,而且他的长相也不差,不像是一般的流浪汉!”
    “我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他只是说饿!”
    “我就去买了吃的给他!”
    “第二天我去公园的时候,又给他带了吃的。”
    “后来每天我都带吃的去给他……”“说来也奇怪,他就一直待在公园那片草丛里,用捡来的被子盖着,也没见他去医院,身上的伤势竟然渐渐好转了,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一个男人断了一条手臂为什么不去医院,而且他还能把这样的痛苦忍过去?”
    “后来……”说到后来,李母的脸上又显得有些痛苦之色浮现,因为那是她人生最甜蜜的时光后所迎来的最为至暗的时刻!或许是母亲天生的善良泛滥,竟然爱上了一个完全不知来历的流浪汉,而且还是个断臂的男子,他们相爱后,母亲曾带父亲回家跟家人说过,但后果就是,父亲被母亲的家人狠狠羞辱了一顿,两人一起被赶出了家门!这件事给母亲造成的阴影特别大,以至于后来父亲在生下孩子后消失,她也再没脸敢回曾经的那个家。
    “而他,也再没有出现过了!”
    李母脸上的泪水流下来,一片苦涩道,“黑曜石是他留下来让我绑在你手上的,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他要么是真的已经死了,要么他就是在其他地方有了另一个家……”“总之,我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是妈对不起你……”说到伤心处,李母已然是泣不成声!李洛赶紧抱着母亲安慰着她,可以想象母亲当年所经历过那些事情是怎样的痛苦煎熬,从一个家境优渥的懵懂少女而成为后来咬着牙独自抚养一个孩子长大的妇女,她所遭遇的痛苦和嘲讽的白眼,该有多少?
    “那他走得时候就没留下什么话吗?”
    李洛叹道。
    “没有。”
    李母摇了摇头,擦着通红的眼眶,苦笑道,“其实那次在我家受到欺辱后,他就一直闷闷不乐的陪在我身边,后来你出生,他跟我说不想让我这么受苦,他要回老家去拿回一些东西,让我等他……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李洛皱着眉,心下一片复杂,心想着光凭这样的一句话想要找到自己的父亲,那无疑犹如大海捞针一般!但他也终于算是知道了关于父亲在母亲记忆里的所有经历。
    不久后,柳茹过来查房,看到李洛也在,跟他说了一下李母现在渐渐好转的情况,然后就把李洛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一进办公室,柳茹就眉飞色舞的把白大褂往衣架上一挂,现出穿着线衫的曼妙身段,笑着说道:“跟你说个好消息,黄中贤现在跟一条丧家之犬一般,所有人都怕这时候再借钱给他是肉包子打狗,所以他压根就借不到钱了,银行那边传出风声,貌似已经将他的信用评级直接降到谷底,准备向他收回借贷……”李洛一脸好奇道:“乐华医药好歹几十亿的市值,黄中贤只不过是亏了几个亿而已,不至于这么惨吧?”
    “这你就不懂了!”
    柳茹兴奋的说道,“公司的价值几十亿和他所能够动用的资金是不一样的意义,这一次他贪得无厌,几乎是把所有的资金全都砸下去还不止,甚至找了很多朋友和机构拆借了高额利息的资金……而这,已经足够让乐华医药的资金链崩溃了!”
    李洛顿时笑道:“他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哦,等会下班你陪我去一趟青莲制药见一下小暖吧。”
    柳茹眼眸一转,抛了一个柔媚的眼神过来,笑道,“上午她已经悄悄的去见黄中贤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黄中贤这条大鱼一定会上钩的!”

章节目录

最强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风烟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烟净并收藏最强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