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沉默良久,陆乙才吞吞吐吐道:“宗主,就算掌控了国王,谜国还有大元帅假面,只要他不同意,你们的计划也实施不了”。
    想到关键问题,国王要开战,假面只要不同意,那一切都是白搭。
    “我们何尝不知,但这是如今唯一的办法,况且源赖信在谜国的压力下,已经主动派我来示好,若是压力再大一些,说不定他会妥协的”。
    令狐遥说完,闪身来到陆乙身前,表情严肃的接着又道:“你记住,千万不可冲动,否则一切将功亏一篑”。
    陆乙这一刻,有些期待的点点头问道:“那,那她们发生的那些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事情”,令狐遥一愣。
    “就是那种事”,陆乙有些难以启齿,于是用两手鼓掌,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
    “我草,怎么,要是真的,你准备放弃晴儿,嫌她脏了”。
    “不不不宗主,无论是真是假,我都会守护在他身边,绝不会离开”。
    陆乙表情一冷,一字一顿重重的说道。
    “算你还有良心,放心,那国王身处幻境当中,越来越迷失,当然一切都是假的”。
    令狐遥话刚说完,陆乙居然不要脸的笑了。
    “呵呵呵,是是是,还是我家晴儿厉害,比我虎头虎脑的开战华夏强”。
    令狐遥鄙视的白了他一眼:“瞧你那德性,既然你潜伏到了王宫,晴儿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我可是听说很多贵族对她意见很大,说不准哪天就有危险”。
    “宗主你猜得没错,我能潜伏进来王宫,就是因为那米家公爵,要暗杀国王和晴儿,所以把我弄进来的”。
    令狐遥表情微变:“果真如此,那你准备怎么做”。
    “宗主,原本计划是想带晴儿走,现在被你提醒,那我只能先默默守护她的安全,以拖待变”。
    “不过,我倒是有个计划,可以拖住那假面,宗主可否听一听”。
    陆乙想到莫铠说的血族,顿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绝妙之计。
    “什么计划”。
    “这古巴比伦地下,还有座城,叫暮光之城,是血族的地盘”。
    陆乙刚说完,令狐遥却身体一怔,“这我自然是知道,谜国侍卫殿就是负责清理它们的,你想引血族出动大肆破坏,然后让国王派假面去征讨”。
    “没错,假面一走,晴儿可在这段时间,用那天赋控制国王,发动对大和国的战争,一旦真的出兵,到时再找源赖信要解药,他若给就退兵,或许可以试试”。
    陆乙将计划说完,令狐遥却是沉默了。
    “这怎么能让血族配合”。
    “宗主放心,血族和谜国仇恨累计几千年,到时我来想办法”。
    令狐遥听完,紧蹙着眉,在原地思索良久。
    “可以试试,不过你自己千万小心,血族凶狠残暴,可没这么容易糊弄”。
    “宗主放心我自会小心,到时若真成功,谜国出兵之后,你立刻告知源赖信,若是交出解药,谜国会即刻退兵,我怕拖太久,那大元帅反应过来,就晚了”。
    “好,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会将此计划,悄悄告知晴儿”。
    令狐遥说着点了点头,同意了计划。
    “麻烦宗主,先不要告诉她的我的身份,我怕她知道后会分心,你就说有人会做即可”。
    陆乙想到晴天,若是知道守在殿外的侍卫是他,恐怕心会大乱,做起事来也不能全心而为,故自己还不能暴露。“知道了,这是传信符,若血族答应,立即通知我,万一那假面外出征讨血族,得到消息后立即返回阻止,由我去半路拦下他,为你们争取时间”。
    “不行宗主,那假面深不可测,有危险”。
    令狐遥立即摆手打断了陆乙:“我当然知道假面很强,但他再强,我若选择逃,他也没办法,这你不必担心”。
    陆乙看令狐遥心意已决,拱手行了一礼道:“如此时间紧迫,我便立刻去找血族谈判,告辞”。
    陆乙不多耽误,不等令狐遥点头,他立刻转身往侍卫殿而去。
    “咦,我说老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莫铠侍卫长看陆乙刚去不到几个时辰,就已经返回了侍卫殿,有些莫名其妙。
    “侍卫长阁下,那令狐遥宗主似乎很嚣张,直接叫我走,说他不需要侍卫”。
    陆乙装作很不爽的样子,莫铠表情一笑道:“这些道号高手,本就是眼高于顶,我们也只是意思意思,不要正好,剑豪阁下可以休息,省事”。
    “如此无聊的待下去,恐怕我的剑迟早钝了,你不是说我们侍卫殿,除了护卫以外,还得清理血族吗?在下的剑需要在生死中磨炼,正好闲着也是闲着”。
    陆乙佯装无聊,实则在打探暮光之城的具体入口。
    “剑豪阁下果然艺高人胆大,不过那血族之强可能你没领教过,一个人去必死无疑,待到下次他们出来抓修真者时,我再带领侍卫殿去剿灭,到时候一定带上阁下”。
    看对方不说,陆乙急忙话锋一转:“莫铠阁下,身为勇士,怎可如此胆小,你告诉我怎么去那暮光之城,大不了我不深入就是,在下的剑技,必须要极度危险之地,才能激发潜能,得到提高”。
    “你,这,我说阁下,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一个人落单,会有生命危险”。
    “不必多说,我辈习剑,从不惧怕危险,入口在哪,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陆乙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故意抢着问道。
    “额,好吧,那入口就在王城北方尽头,玄武岩下,那里有军队守护,不过别怪我没提醒阁下,若你私自去历练,死在那里,王城可只当你失踪,不会管的”。
    莫铠说完,表情有点鄙夷,心里觉得陆乙是个白痴,明知危险还非要往里钻,对陆乙的尊敬也荡然无存,心想他无非就是个不要命的剑豪罢了。
    “明白,莫铠阁下,在下告辞”。
    “你,你真要去啊,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陆乙转身就走,莫铠好意的提醒,却发现陆乙根本不理会,眼前一晃,他人已经不见了。
    “哼,无脑的家伙,恐怕这一去就是诀别了”。
    莫铠摇了摇头,不再理会。
    。。。。。。
    皇城以北尽头,刚好连接了玄武岩山,不难寻找,陆乙一路急行,来到了这里。
    “站住,阁下何人,此地乃军队重地,禁止入内”。
    陆乙被人叫住,他神识一扫,发现这里不下几百个凝神境,组成了军队驻守在此。
    “王城贴身侍卫从前,这是令牌”。
    陆乙拿出侍卫殿莫铠给的令牌晃了晃,对方看到令牌,立刻陪笑道:“原来是侍卫殿的大天使阁下,最近这血族可能被你们打怕了,已经很久没出来闹事,阁下到此是为何事”。
    “我要入暮光之城,劳烦开一下入口”。
    “什么,阁下莫不是开玩笑,你要入城”。
    那人表情惊讶,不敢相信陆乙说得是真的。
    “没错,开入口”。
    “不可不可,尊敬的大天使,即使侍卫殿集体前来,都只敢守在入口处与他们开战,进城,那是找死啊”。
    “不必啰嗦,我乃国王亲封疾风剑豪,没在怕这血族,速度打开,否则死”。
    陆乙懒得废话,说着那银色的剑已经唤出。
    “原来您就是是疾风剑豪阁下,我们好意提醒,你不领情就罢了,若是死在里面,可别怪我等”。
    那人表情委屈,与另外一人彼此看了一眼,互相掌放心口,念起了奇怪的咒语。
    咒语刚念完,那玄武岩下的大地,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两块大地厚度非常深,朝着左右方向,缓缓分开,露出了一条巨大的通道,看起来黑漆漆一片,有些慑人。
    “阁下,我们好意提醒,若你非要进入,生死只能各安天命了”。
    那人最后的提醒,陆乙没有理会,淡漠的问道:“怎么出来”。
    “阁下到时若回到这里,可直接以灵力呼唤我等,不过你若真进去,恐怕是出不来了”。
    “多谢”,陆乙根本不管其他,身法一闪,转瞬窜入了这黑白的通道。
    刚进入不久,就听到后方传来剧烈的震动,应该是对方将地面再次封锁。
    “吱吱吱”。
    黑暗的空间里,耳畔旁传来了无数的吱吱声,陆乙神识扩散,顿时透气一阵发麻。
    神识里,密密麻麻的蝙蝠,看起来已经将通道完全占据,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陆乙只知道,随便一脚踩下去,就能踩死几只。
    “血族诸位,我有好事告知于你们,麻烦来个人接我一下”。
    陆乙嘴角微笑,不惧怕这一切黑暗,对着空气开口便吼道。
    他的声音刚出,通道里所有的蝙蝠,声波扩散,一传十,十传百,一直无限制往通道扩散下去。
    陆乙此刻才发现,这条黑暗的通道很长很长。
    一语传去,即使音速,也让他等了好一会。
    嗖!
    一名黑色肉翼包裹之人,如颗黑色肉球之人,速度奇快无比的窜来,瞬间站在了陆乙面前。
    “咦瞎子,不是谜国人”。
    来人看清楚陆乙的脸,明显充满惊讶。
    “阁下也不像传说中血族一样,长相丑陋,肮脏不堪,对比外面白人,阁下还比他们帅一些”。
    陆乙神识发现来人,轮廓清晰,虽然脸色惨白,眼圈黝黑,看起来倒是有另外一种魅力。
    “好个人类,看到血族不仅不怕,还说我长得帅,冲你这句话,可暂且免死,跟我去见公爵大人吧”。
    说完,那人黑翼一展,往来路飞回,过处所有的蝙蝠,都自觉的往两边散开。
    陆乙立刻手持银剑,脚踏黄昏,晃眼跟随而上,刹那之间已经贴在了那人身后。
    “阁下好快的速度,难怪敢只身前来我族,有点意思”。
    来人嘴上说着,身体确突然加速,陆乙摇了摇头,轻松一笑跟了上去。
    飞了将近几十个呼吸,终究穿越了通道。
    此刻,陆乙神识探来,内心微惊。
    通道外,是无尽的黑暗与旷野,天空那巨大的明月,如一把弯刀高挂,比外面的月亮大了无数倍。
    紫灰色的巨树,挺拔傲立于这片旷野之中,大到难以想象。
    树上挂着无数倒吊黑影,他们黑色肉翅遮住身体,仿佛在休息一般,一动不动。

章节目录

剑当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五月又二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月又二十并收藏剑当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