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床一放下来,颜岚挑开了纱帐钻了进去,钻进去之后便开始各种喷各种抹,把身上抹的蚊子都不敢粘这才把花露水,清凉油什么的给边瑞递了出来。
    边瑞胡乱抹了一下,主要是露在外面的部分,晒场上的蚊子并不多,一是因为有风,二是这里通常会有很多蜻蜓,除了蜻蜓之外半高空还有不少蝙蝠飞来飞去的,除了这些天然的除蚊小能手,还有就是乡亲们也会在这时候点上一些驱蚊的蒲草、蚊香什么的。
    蚊子少,但是留下来的都是蚊子中的精英,所以被咬那肯定是被咬的,起包那也是肯定的,一晚上不长一两个蚊子包,那就不叫纳凉,除非像颜岚一样一来立刻钻进纱帐里直接不露头。好在这里的蚊子毒性不大,咬上一口抓上两下过两天也就消了,不会有伤口也不会有什么炎症。
    纳凉对于颜岚来说是一种别样的体会,从小她就没有农村生活经验,所以一整个村子人的都在晒场上胡扯八道,闲聊打混让她充满了好奇。
    边瑞自然不会像颜岚一样,一到晒场钻进帐中竖着耳朵听别人聊天,或者躺着看天空中的星星什么的。边瑞来到晒场第一要务是分西瓜,然后准所备去看看乡亲们打牌,又或者听一下三爷爷讲古经,也就是以前的老故事。三爷爷的故事总是很吸引人的,因为讲的故事大多是他的经历,或都是他认识人的经历,很多历史书上没有的东西他也会讲。
    夹着俩大西瓜,边瑞来到了旁边不远的碾台子旁边。
    以前没有打谷机这些东西,想吃米就得用碾台子,碾台子是石制的大圆盘子用来放石碾子的,直径差不多有两米五的样子,这样一个碾台在以前可是值不少钱的,不说别的只说碾台子运进村里来,那就得花上不少人力功夫,更不用说还有石匠们的辛苦劳作在上面花的功夫。
    原本上面还有个直径约八十公分的大石碾子,边瑞小时候还见过,不过后来也不知道哪一年这石碾子就不见了,不知道是滚旁边的塘子里去了还是被人给运走了,反正大石碾子不见了,只剩下这大碾台。
    碾台没了用,大家也没有把它扔掉就这么摆在晒场的一角,到了晒粮食的时候,这碾台就成了临时的餐桌,送饭过来的媳妇们会在这碾台上摆开碗筷,叫自家的汉子还有儿子什么的过来吃饭。
    现在夏天纳凉的时候,这碾台就成了小食堆放所,乡亲们从家里给村里孩子们带的零食就放在上面,让孩们随意吃用,不管饱吃到了就吃到,吃不到那就算。
    边瑞一手一个夹着两西瓜到了碾台子旁边,发现碾台上还剩下几个小香瓜。除了实整的还有切开来了,于是放下了西瓜,随手抓了一瓣瓜吃了起来。
    “嗯,这瓜不错”边瑞说道。
    “喜欢明天婶给你送几个”九婶正好这时走了过来,听到边瑞说瓜好吃,开心的说道。
    其实九婶就是跟着边瑞过来的,想和边瑞说说话。
    边瑞一听立刻摆手说道:”婶,不用,我们家菜园子里也点了几颗,马上也该能吃了”。
    边瑞家的小菜园子可种了不少瓜果什么的,小香瓜就有三种,黄的、青皮圆瓜、青皮长瓜,所以家里真不缺瓜。
    去年九婶家的香瓜卖不出去,边瑞帮忙卖了,今年九婶原本不打算种了,但是摩托车车友会的那帮人直接给九婶下了单子,给了价格九婶很满意,他们拿到手觉得也比超市便宜,两下都得利这生意也就做了起来。
    于是不光九婶自己家种了几亩香瓜,还带着其他的几家一起种,因此今天村里一共种了差不多二十亩的香瓜。就这二十亩差点还不够分的,因为胡硕、周政、伍尚彬和徐一峰的公司都多多少少定了一些,除了自己吃就是拿来送客户,不当正经的礼物就是给客户们尝尝鲜,吃着到现在就没有说不好的。
    明珠市场上的香瓜一般都是生的摘下运输过来的,运到这边摆熟上架,而边家村这边的瓜直接就是熟的摘下来的,因为水土的原因,这瓜熟后还可以摆上四五天完全没有问题。
    而现实的情况一箱瓜也就十个,一家三口人吃最多两三天就光了
    瓜好味道好,最重要的纯绿色一点不用农药,价格还比超市的便宜,这样的瓜大家也不在意时不时的买一箱给家人吃。能玩的起几十万摩托的哪有穷人?
    “你的是你的,婶子送的是婶子的心意”九婶说道。
    对于边瑞九婶内心是相当感激的,没有边瑞帮忙别说今年的收入了,去块就亏的底儿掉了,现在客户主要是就是边瑞的那个什么俱乐部的人,九婶自然要高看边瑞一眼的。更让九婶得意的是,去年摆自己一刀的亲戚今年向自己认怂了,这九婶心中那叫一个通体舒泰。
    “这瓜好,熟的都送了没?”边瑞只能这么说道。
    九婶说道:“送了,走的小十七的车子,昨天早上送了第一车,明天还有一车,再下一车就要等几天了,凑不够一车的……”。
    “给的价格还可以吧?”边瑞又问道。
    九婶点头道:“哪里是可以啊,非常可以!以前咱们卖一斤瓜才几毛一块的,现在咱们自己卖出去,今年明珠那边这瓜一个就是十七八块钱,比去年还贵。咱们这边就算是给了两成的优惠,也死赚了!真是没有想到,以前咱们种瓜辛苦半天都是给贩子们打工去了。咱们赚钱了也不能亏了小十七,除了承担过路的费用之外,每趟也给他封了红包”。
    边瑞听了嘿嘿笑了两声,对于乡亲们赚钱边瑞自然是开心的,更开心的是十七哥这边居然知道把这卖瓜的生意也接了。
    这些日子,边十七的生意经那是见涨,每天都有新鲜的菜发往明珠,而他在明珠坐阵,菜到了明珠他再找人连夜分包派送,这样到了客人的手中的菜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且还不沾水不打称。
    总之边瑞的边家小铺老客家中,不说全都吃上了边家村的菜,但是大半部分还是有的,可别小看到了这些人,一家人最少也得十几口二十来口人。那广告的效果更是一等一的,大老板家指定吃什么菜,大家肯定要弄点尝尝,这一尝弄的边十七这边生意是红火的一踏湖涂。
    “只要有东西好,现在就不愁卖,最怕的就是以次充好,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砸了招牌”边瑞说道。
    九婶点头说道:“那是自然,我舅今年拐弯抹角的想让我帮他带货,只要一半的钱,我说什么也没有答应,人家信任咱才买咱的瓜,咱不能坑人,要不然不光是我们没脸面,小十九你也在人家面前抬不起头来,放心吧,咱们边家人脸是无论也丢不得的”。
    “咱们边家人活的就是这张面皮了”边瑞笑着说道。
    正说着呢,突然一个小娃子走了过来,看到台子上的大西瓜,开心的喊道:“有西瓜!”
    边瑞望着小家伙,只见这小子才四五岁的样子,上身穿着一个小背心,背心上还坏了两个窟窿,小肚皮直接露出了一半,圆鼓鼓的一看就知道吃了不少东西,最为关健的是下身啥也没有穿,光着个小屁股蛋子,挺着个小雀儿一点也不害臊。
    “小狗儿,想吃西瓜?”
    边瑞开始捉弄起了小娃子,小娃子比边瑞晚两辈,就是他爹见到边瑞也得老实的叫声十九叔。
    “嗯!”小家伙点了点头。
    “九太奶奶”小家伙又看了一眼站在边瑞旁边的九婶。
    九婶也是个有趣的,逗着孩子说道:“想吃西瓜,小雀儿让你十九爷爷揪一下”。
    小娃儿一听,立刻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小雀儿,两条腿拼了命的往中间挤想护住自己的小雀儿,一边护着一边扭着往后退。
    退了差不多两米这才不退了,一张小脸上全是纠结,看样子想吃西瓜但是不想十九爷爷揪自己的小雀儿。
    边瑞和九婶望着小家伙的模样,忍不住放声大笑。
    威胁揪晚辈的小雀儿这是乡下的老长辈们的保留娱乐节目,不光是小狗儿,边瑞穿开裆裤的时候也不知道被长辈们吓唬过多少次,说揪都是轻的,时不时有些为老不尊的会劝娃娃们把小雀儿给割了什么的,反正看光腚的小娃娃捂着小雀儿一脸害怕,长辈们就觉得特别的开心。
    边瑞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碾台上有切瓜的刀,边瑞抄起刀随手就把瓜一切为二,通红的瓜壤一下子露了出来。
    九婶见了西瓜说道:“无籽的?”
    “嗯,种的是无籽的,这是第一批熟的,味道还不错,给大家伙尝尝”边瑞说话的功夫就把瓜给一切了,人数不少两个瓜尽可能的让更多人吃到,那瓜就得切的薄一些,乡亲们带东西来也不是给大家吃饱的,通常都是尝尝鲜就完了,因此边瑞这两个西瓜一共切了差不多四五十丫子,每一片就两三指宽。
    捂着小雀儿的小狗子馋着瓜,但是又不敢上前来,生怕十九爷爷真的揪自己的小雀儿,直到边瑞把一瓣西瓜送到他的手中,小家伙还没有放弃警戒。一只手拿着西瓜另外一只手攥着自己的小雀儿,那小模样让人直想发笑。
    吃瓜的时候这只手换到了那只手,不光是嘴吧吃了瓜,小雀儿也‘吃’了不少,看的边瑞又是一阵大笑。

章节目录

乡间轻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醛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醛石并收藏乡间轻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