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亚璇一脸狐疑的看着江彦海,本来刚开始她是不相信的,但是江彦海说完之后,又看着她面前这精细无比的小动物,她觉得江彦海说的很有道理。
    毕竟雕刻如此精细的东西,确实是需要敏锐的观察力以及,非常专注的注意力,还有你的手指灵活也很重要。
    “原来如此,看起来任何一个行业也不容易。”苏亚璇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自己面前的小动物水果上面,越看越可爱。
    那边的黎若白抬起头,有些好笑的跟江彦海对视了一眼:你就坏吧你。
    江彦海冲她挑了挑眉毛,又冲苏亚璇努了努嘴:你妹蠢,跟我有什么关系。
    黎若白“噗……”的一声,差点直接笑出来。
    “姐,你笑什么?”苏亚璇此刻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只橙子雕刻出来的小鸟,那一个个羽毛都如此的逼真,她头都没有抬的问道。
    “哦,没有,我就是看到这个小动物有点好笑。”黎若白指了指另外一个火龙果雕出来的小动物道。
    “嗨,是呦,姐你别说,真的挺好笑的。越看越好玩,姐夫你太厉害了,姐夫你能不能用其他可以长久保存的东西给我雕点小玩意啊。”
    苏亚璇一边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自己面前的一只用整个白色的香瓜雕刻而成的猪,一边开口问道。
    “不行。”江彦海还没等开口呢,黎若白这边已经开口了。
    “为什么?”苏亚璇一脸幽怨的抬起头。
    “你姐夫每天很忙的,哪有时间给你雕东西,等以后有时间再说吧。”黎若白直接就很干脆的摇摇头。
    苏亚璇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没说。
    “你们两个吃吧,我去书房看会儿书。”江彦海有些失笑,留下了两个女孩在客厅里面对着一盘被雕刻成萌物的水果发呆。
    看着江彦海上了二楼,进了书房里面,苏亚璇看着黎若白幽幽的说道:“姐,你变了,你为了姐夫你都不在乎我的感受了,小时候你最疼我了。”
    黎若白翘起了腿,拿起了旁边果盘上面的小叉子,直接插在了一些切成块的散落的水果上面道:“那不是正常的吗?你姐夫跟我过一辈子,你又不能我过一辈子。”
    苏亚璇整个人都惊呆了,“哇,姐,你就算是心里这么想的,你也不能这么干脆的直接说出来啊。”
    “我这是提前给你敲个警钟,我跟你说,我认定他了,以后肯定要嫁给他的,所以我肯定是向着我老公的,你没事别挑事啊。”黎若白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我怎么就挑事了。”苏亚璇看着黎若白,哼了一声。
    “你回来主要是办事的吗?”黎若白看着她问道。
    “对啊。”苏亚璇理直气壮。
    “就没有跟什么人联系过?”黎若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没有,我能跟谁联系。”苏亚璇眼睛躲闪了一下,飞快的说道。
    “没有就好,要是有贱人联系你的话,你就实话实说,该怎么说,你自己心里有数,而且从头至尾,我和他只是大人之间开的一个玩笑,让他没事别将自己想的太高了。”黎若白吃了一口水果,开口道。
    苏亚璇:“……”姐,你这会儿跟刚刚这完全就是两个人好吗?
    “看什么看?吃不吃了?”黎若白看了她一眼。
    “吃,我吃还不行吗?”苏亚璇有点愤愤,直接拿起旁边水果叉直接就叉向了那个小兔子。
    “苏亚璇,你敢动它你死定了。”黎若白恶狠狠的开口道。
    苏亚璇有一些惊呆:“那水果不是用来吃的吗?”
    “这盘不是!吃旁边那些切下来的!这些雕刻一个都不准动!这是我老公给我雕的!”
    “哇!黎若白你太过分了,你还没有结婚呢,害不害臊,连老公都叫出来了。”
    “我愿意,你咬我。”
    “你以为我不敢啊!啊啊啊啊……”
    “从小把你收拾大,你以为你在国外住了几年,收拾不了你了是吧。”
    ……
    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嬉笑声,江彦海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专心看自己的书,有些书籍,直接让二蛋转入到自己面前的电脑上就可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亚璇自己一个房间,黎若白自然还是跟江彦海。
    “不跟你妹妹去睡啊。”江彦海看着她忍不住笑着问道。
    “不去,我就要跟你。”黎若白摇着头道。
    “怎么?不想我在这里跟你睡啊?”黎若白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江彦海问道。
    “那怎么可能,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没有你我都睡不着。我这不是觉得你妹妹来了,你们姐妹很久没见了,没准有什么话说。”江彦海笑着道。
    “跟她随时都可以,大不了我飞过去,跟你我可不能想见就见。”黎若白脸上又挂上了笑容,整个人干脆翻身趴在了江彦海的身上。
    “我就喜欢听你的心跳声,我感觉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黎若白将自己的耳朵贴在江彦海的胸口,轻声开口道。
    江彦海低头吻了吻她头顶的长发,“睡吧。”
    ……
    一夜无话,第二天大早上,江彦海就醒来了,因为她们两个人都没醒,苏亚璇玩了一天,加上倒时差之类的,估计至少要等半上午才能够醒了。
    掐着时间给黎若白做了早餐,等她醒来的时候正好就可以吃了,江彦海则是自己在客厅里面做了一些动静不那么大的运动。
    俯卧撑,仰卧起坐之类的。
    江彦海正在做俯卧撑的时候,黎若白揉着迷糊的大眼睛下来了。
    “醒了?那边有早餐,自己去吃吧。”江彦海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只是开口道。
    “嗯嗯嗯,嘿嘿,老公你说我坐在你身上,你还能起来吗?”看到江彦海在坐俯卧撑,黎若白直接小跑着过来,直接蹲在了他的旁边开口问道。
    江彦海抬起头刚想说话,不过一抬头,他手一软直接就摔了下去。
    “啊……你怎么了?没事吧?”黎若白吓了一跳,赶忙伸手试图将江彦海扶起来。
    “咳,没事。”江彦海直接双手一撑,整个人就直接坐起来了。
    想到刚刚一幕,他就有些尴尬,主要是黎若白穿的是睡裙,里面就一个小裤裤,她刚刚蹲着的姿势,江彦海一抬头……

章节目录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纳兰凌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凌云并收藏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打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