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骑,有的留在了舞台上,有的就穿过舞台,从另外一边狂奔下台,绕场狂奔。
    他们骑马狂奔过的地方,场中的观众,虽然明知道隔着粗壮的金属围栏,马匹不可能冲进来,却还是吓得尖叫连连,起身躲避。
    百名铁骑,同声跟着谷小白嘶吼着。
    “我旌旗一挥风云动!”
    “喝啊!旌旗一挥风云动!”长刀高高举起,持在头顶。
    “我拔刀一斩天柱折!”
    “喝哈!拔刀一斩天柱折!”
    长刀斜斜向下一劈,舞台下的观众们,此时吓得都瑟缩着,生怕谁的刀没握住,直接飞了出来。
    “我黑犬曾吞北冥鲲!”
    “啊哈!黑犬曾吞北冥鲲!”
    舞台上,傻狗蹲在小蛾子的身边,抬头看着那漫天的红绫飞舞,此时,猛然昂头,发出了一声狼嚎一般的叫声。
    “嗷呜呜呜呜——”
    舞台下,大家都看呆了。
    我去,果然是小白家的狗!连狗都会唱歌!
    谷小白突然一拉缰绳,本来狂奔的照夜猛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前腿一抬,后腿立起。
    一声长嘶:“希律律律律——”
    “我白马踏破玉京阁!!!!”
    刹那间,全场的骑士,同时勒马停步,齐声怒吼:“白马踏破玉京阁!!!!”
    下一秒,万马嘶鸣,声震四野!
    明亮的长刀高高举起,像是胜利的旗帜!
    舞台上,谷小白长刀“锵”一声归鞘,江卫一声大喝,胯下黑马向舞台的另外一边狂奔而去。
    刹那间,舞台之上的骑士,全都收刀归鞘,从两侧飞奔下台。
    玄甲赤禅的将士,一百匹黑马,宛若两朵黑色的乌云,两条黑色的洪流,如来的时候一样,又如风一般去了。
    他们上场的时间不多,毕竟这舞台经不住他们折腾,若是舞台够大的话,他们可以从舞台上从头舞到尾,但是这出场的短短几十秒里,简直是太震撼了!
    白马,将军!黑甲,骑士!
    刀光剑影,马鸣声声!
    太燃了!燃爆了!
    莫非,这才是刀舞的完全体?
    “嗷嗷嗷嗷嗷!”
    舞台下,观众们毫不吝啬对他们的掌声!
    “呜呜呜呜好帅好帅好帅!”
    “我也想要骑最快的马,舞最利的刀!”
    “刀舞刀舞刀舞!”
    “小白!小白!小白!”
    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原来,还可以这样跳刀舞!
    还有什么?请你一起拿出来吧!
    舞台上,谷小白骑着照夜,站在舞台正中央。
    刚才的几招简单刀舞,其实也消耗了他大量的力气。
    如果没有生病,说不定他连马上飞刀舞都能玩出来。
    不过,现在这样就已经够了。
    网络上,此时此刻已经炸了。
    直播间里,“卧槽”的声音,此起彼伏。
    “如果我也像小白那么有文采,我也可以写一百首歌来赞美这一次的表演!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卧槽卧槽卧槽!”
    “这特么还是病了!如果不病了的话,那还有别人活路吗!”
    “小白真的是太强了,越压越强!千万不要欺负我家小白!”
    “这些韩国人,真的是把小白逼出大招来了!”
    “这大招实在是太大了,我已经快死了!”
    舞台上,谷小白凝视台下。
    “我是——
    天降杀星掌善恶!
    吾乃……
    人间战神定分合!
    我金口开后无慈悲……
    谁人在我面前歌!!!”
    我倒要看看,谁敢!
    谁敢在我面前唱歌!
    谷小白的身后,小蛾子转身,手中的红绫猛然一甩,一执。
    软软的红绫,竟然像是一道血色箭矢一样,被她执出了十多米,然后才慢慢飘落。
    就像是谷小白一曲唱罢,一刀斩下,敌人血溅长空。
    舞台下,所有人都恨不得把膝盖献上去。
    不敢,我们不敢!
    我们再也不敢在你面前唱歌了!
    这舞台是你的!
    这地盘是你的!
    这所有的荣誉,都是你的!
    唱完这最后一句,谷小白又低头看了一眼台下,然后策马,转身,向小蛾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照夜到了小蛾子的身边,微微一停,谷小白伸出手去。
    小蛾子拽住了他的手,轻轻一个翻身,就上了马,坐在了他的身前。
    舞台下,女孩子们都羡慕的要炸了。
    呜呜呜呜,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骑着马来到我的面前……
    照夜似乎也知道,这种惊呼是给它的,它昂首挺胸,骄傲地迈着小碎步,展现出皇室礼仪战马的仪态,向舞台的一侧跑去。
    脚步交错,宛若碎步舞。
    舞台下,大家都羡慕的要叫出来了。
    看,人家的狗会唱歌,人家的马会跳舞!
    “傻狗,走了!”照夜跑过傻狗的身边时,谷小白招呼了一声。
    谷小白的声音,已经明显听得出来嘶哑了。
    他的身后,傻狗蹲在地上,左右看了看,猛然转身一溜小跑,跑向了那还在飘飘荡荡的红绫。
    它昂起头,瞪着两只狗眼,左右挪动了两步,然后猛然一跃,叼住了飘飘荡荡落下的红绫,转身向白马追了过去。
    红绫在它的身后,飘成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这一刻,舞台下的大家,都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合着咱家的傻狗,就是上台叫了一声,然后当捡道具的?
    好吧,好像傻狗一直就是捡道具的!
    “傻狗,gj!”
    “那么长一根红绫,一定很贵的!”
    “给狗子加鸡腿!”
    “好可爱的狗,我也想要养一只,呜呜呜呜……”
    “awsl!”
    “我更想要照夜,呜呜呜呜,我在做什么梦呢……”
    摄影机一直追在谷小白的身上,追着那少年少女,黑犬白马飘然离去。
    就如同歌声中唱的那样:
    黑犬白马降凡尘
    红绫长刀人间行。
    这两个人,简直就像是天上落下来的仙人一样。
    当照夜跑过了舞台侧面的转角,终于消失不见。
    谷小白一直笔挺的背脊,终于松弛了下来,他在马上晃了一晃,旁边早就已经严阵以待的保镖,立刻迎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他才没从马上掉下来。
    “快坐下快坐下!”
    “披上点衣服!”
    谷小白强撑着道:“鸿叔……”
    “我知道我知道。”鸿总拿出来早就准备好的冰淇淋、胡萝卜、鸡腿,分给小蛾子、照夜、傻狗。
    照夜和傻狗两个吃货,立刻凑上前去,开心地吃了起来。
    可是小蛾子却不想吃,她担忧地看着谷小白,握住了他的手:“小白哥哥,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吃冰淇淋……”
    片刻之后,小蛾子放开了谷小白的手,转身招呼照夜和傻狗:“走了……”
    白裙的少女,带着白马黑犬,消失在了舞台后方的拐角处。

章节目录

别叫我歌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君不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不见并收藏别叫我歌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