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分卷阅读379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分卷阅读379

    难以忍受的快意汹涌袭来,李馥云根本承受不住。

    不仅是小骚核,还有被拓跋鸣玩弄的奶头,也是酥酥麻麻的泛起一阵酸痒,小骚穴又被那大鸡巴狠狠地操干着,淫水绵绵不绝的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所的敏感点都被他们玩弄着,两个高大英伟的男人,还是一对亲你子,一想到自己如此淫荡,骚浪的快感就变得更强烈,李馥云终于忍受不住,在拓跋鸣父子的玩弄中哭叫抽搐着到了极乐。

    “嗯……陛下别再玩云儿的奶头了……啊……啊……殿下轻些操小穴呀……肉核要被你玩坏了……啊……好舒服……云儿要死了……”

    小美人浪叫着泄了身子,拓跋蔚盯着她这副风骚淫媚的样子舍不得眨眼,小骚穴突然像张小嘴一样含着他的大屌用力嘬弄,那畅美的滋味直接让他酥了骨头。

    拓跋蔚在父皇面前把他的小贵妃操上了天,像是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已有两日未曾尝到美人恩的拓跋蔚心潮澎湃,闷哼一声立时射了出来。

    热烫浓精灌入子宫,李馥云被这极度的快意击垮,承受不住的流下泪来。高潮来得太过猛烈,她仿佛快要死在拓跋蔚操干之中。

    不成了,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殿下操死的!

    李馥云想要逃离这噬骨销魂的滋味,可是拓跋蔚的大手紧紧扣住她的腰,令她分毫移动不得,只能被他按在原地,避无可避的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火热的喷射,她的子宫里还有拓跋鸣刚刚射进去的浓精,此时再加上拓跋蔚的,原来平坦的小腹已经渐渐隆起,像是怀胎三月一般了。

    好容易等到拓跋蔚射完了精水,他们父子两个一左一右的把李馥云夹在正中,拓跋蔚为她按揉小腹,拓跋鸣则是将长指插入小穴之中,抠挖着两人射进去的白浊。

    浓稠的精水在他们父子的齐心协力之下,不断的从小骚穴里缓缓流出,李馥云自己看着都觉得羞,她本能的想要逃跑,可是一想起自己的打算,又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陛下……啊……别抠得那么深……云儿有话想说呢……”

    拓跋鸣爱怜的在她唇上一吻,笑着问:“哦?我的小云儿想说什么?可是骚劲还没过去,想要我们一起操你?”

    想到他们父子那一个比一个壮硕的大鸡巴,李馥云吓得一个激灵,赶忙摇头,“不是的……嗯……云儿是想要为陛下接风洗尘……我与锐儿准备了一场比赛……不知陛下与殿下可要看看?”

    父子二人对望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皆是不明所以,异口同声的问:“什么比赛?”

    李馥云红着小脸,小骚穴还被拓跋鸣玩弄的咕啾直响,她向候在一旁的内侍使了个眼色,只见那内侍躬身离去,不一会,拓跋锐带着一对人高马大的年轻侍卫步入大殿。

    俊俏的少年眉目如画,却并不阴柔,拓跋锐站在大殿之中,单薄的身形挺拔如松,气势如虹,令许多在场的女眷都看直了眼,暗自揣测着这位小殿下长大之后该是何等的仙人之姿。

    少年已经习惯了女子们意味深长的注视,他向祖父与父亲深施一礼,以少年特有的清亮嗓音说道:“为贺祖父凯旋而归,锐儿与姐姐特意准备了一场游戏,还请祖父欣赏一二。”

    被殿下抱着小屁股灌满热精

    “哦?你们两个小东西又想出了什么歪点子?”

    拓跋鸣玩味地打量孙儿与李馥云,看到拓跋锐望向云儿的眼神便明白这小子是有意为她出头,只是不知他的小贵妃又是为何一反常态的主动操持起别的事来。

    拓跋鸣既为人君,便少不了一些毛病,多疑便是其一。

    他知晓李馥云聪慧,是以对她也是多有宠爱,但是宠爱却不代表他愿意看到后宫干政。

    鲜卑族中女子地位不低,乱政揽权者也曾有之,所以太子的生母都要在太子册封之后了结自己的性命,所谓子贵母死,不外乎一种防患于未然的手段。

    今日李馥云的主动迎合令拓跋鸣心头一跳,这才想起她也是于深宫之中长大的,想来各种手段也是见过不少,怎么就因为她的年纪小,而想当然的认为她是纤尘不染的天真女子呢?

    不过他到底还是不愿相信他的小云儿是个攻于心计的毒妇,既然如此,不如就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李馥云感到拓跋鸣投射在她身上的眼神带着从未有过的审视,只是她犹似不觉,依旧软软的靠在缺拓跋蔚怀里,娇弱无力地呻吟道:“求殿下轻着些呀……唔嗯……云儿快要受不住了……”

    拓跋蔚此时也有些烦躁,他与父皇想到了一处,暗自期望这小东西不要自作聪明,否则怕是要承受父皇的怒火了。之前有多宠她,一旦怒了,怕是就有多恨她。

    分卷阅读379

    分卷阅读379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