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分卷阅读334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分卷阅读334

    你极乐时的样子!”拓跋蔚狠狠地向上一顶,大龟头立刻冲入子宫,口气却是截然不同的温柔,“乖云儿,骚给我看,我想看你那又浪又美的小模样!”

    那宗室男子也趁机说道:“贵妃快要不成了吧,这小屄豆子硬得直抽抽呢,且让侄子再给你嘬嘬,把贵妃的小浪屄嘬上天!”

    淫言浪语不止,吸吮操弄难停,李馥云在他们的夹击之下再也生受不住,两条长腿一阵抽搐,阴精浪水从交合之处猛烈喷出,洋洋洒洒的喷了那宗室男子一脸。

    她哭吟吟的止不住娇喘,那位大侄子倒是全不在意,甚至笑嘻嘻地说了一句:“谢贵妃赏下淫水,真是甜的很!”

    她又羞又臊,正在埋怨这人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娇嫩的耳垂突然被拓跋蔚一口含住,低沉沙哑的声音响在耳畔,“云儿发骚的样子真美,看得我真想活活操死你!”

    拓跋蔚果然更加大力的操干起来,皇室中的年轻男子也一一过来见礼,他们都是跪在李馥云的两腿之间,各自用尽手段玩弄她的小骚核。

    有人先是含了一口烈酒,再把那敏感的肉珍珠吸来吮去,酒液琼浆把小核温得一片燥热,她越发压不住欲火,自己捏着两团奶乳浪叫,引得屋中男子个个都似饿狼一般,都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狠操。

    还有人不只口舌之功了得,手上的功夫也是极为精湛,他一面用舌尖弹弄小肉珠,又将手指插入李馥云的后穴之中,指尖配合着拓跋蔚的插弄戳顶她的骚芯,没过几下就让她再次潮喷,小骚穴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出朵朵晶莹的淫花。

    也亏得拓跋蔚正值壮年,竟是接连不断的在李馥云的小骚穴里射了三次,最后还是拓跋鸣看不下去,强行将李馥云从拓跋蔚怀里拉了出来。

    他怕儿子不知节制亏空了身子,另一方面也是心疼这娇嫩嫩的小丫头,可怜她昨日才开苞,今儿个就被实打实的入了好久。

    因着有拓跋鸣出面,宗室之人草草的弄过一场之后也就偃旗息鼓了,淫乱无状的见礼仪式终于结束,李馥云再次于昏睡中被拓跋鸣抱回了寝宫,待她醒来时,已是夜幕低垂。

    用过晚膳之后,拓跋鸣借着烛光打量李馥云,见她得了男人的疼爱变得越发艳丽迷人,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云儿,此地与南朝的风俗全不相同,你来和亲,可有后悔?”

    李馥云并未一口咬定不悔,反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说道:“陛下或许不知,当初和亲一事是我自动请缨,那时我想:我虽是南朝的公主,可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又没有冲锋陷阵的本事,能够以和亲之事令两朝永结邦交之好,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刚到北朝时,一连几天没有见过陛下,那时的确是有些怕的,可是……”

    一双美目映着烛光,波光滟潋的,一眼就将拓跋鸣看呆了去,李馥云低下头,小声说道:“自从见了陛下,我就不怕了!”

    拓跋鸣凝望佳人,久久不曾言语。

    她能自请和亲,便是尽忠,胆敢孤身前来,便是有勇;方才低头嘤咛的女儿娇态更是俏生生的让人移不开眼。

    枉他凭白活了这么大年纪,到了今日才是真的懂了何为怦然心动!

    等到拓跋鸣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又将这小美人压到身下,腿间长枪已经急不可待,他索性直挺挺的入了进去,“云儿乖,之前是我不好,往后再不会冷落于你!”

    水声阵阵,娇吟婉婉,情欲深深,爱意绵绵。

    又是一夜春风过,吹得满庭女儿香。

    这时李馥云还不知晓,接下来还有一件更加羞人的事在等着她。

    穿着淫荡诱人的衣裳为送嫁使团送行

    李馥云一直留在拓跋鸣的身边,独宠之态尽显,她乖巧聪慧,相处的时日渐长,也令拓跋鸣越发倾心。

    有她在身边,拓跋鸣就仿佛回到了年少之时,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甚至爱屋及乌的给她的送嫁使团行了好些方便。

    然而,春风总有化雨时,拓跋鸣心头的那把火,也随着送嫁使团返国日期的临近,被他自己浇得阴死阳活。

    拓跋鸣酷爱领军亲征,向来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当初还未见到李馥云时,他便按排好了送嫁使团回返时的事宜,那时他极为自负,做梦也想不到这位南朝的小公主竟能一步一步地走进他的心里去,所以他大笔一挥,直接指定李馥云为亲自她的使团送行。

    明日便是大宴日子,拓跋鸣看着怀中沉睡的小美人,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

    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把她推出去了呢?真是便宜南朝那帮阴险小人了!

    次日晚间,拓跋鸣推脱国事繁忙没有亲自现身,只是委派了太子与李馥云前去送行。

    分卷阅读334

    分卷阅读334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