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老鸨子现在正在紧要关头,小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怎么可能让他走?
    当下连滚带趴地扑过去,死死抱住刘殚诚的脚,大声哭号:“公公可不能走啊,您要是走了,老奴这条贱命也就没了呀。”
    刘殚诚不愿理她,一脚踹开她继续向前走,老鸨子别无他法只好哭得更加凄厉,只不过这次却换了内容。
    “我那苦命的姐姐啊,你何苦非要扔下我去死啊!我那可怜的外甥还没长大就被你拖着一路去了,你这当娘的怎么就这么狠心,也不管自家这两条人命值不值得呀!”
    刘殚诚突然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冷着脸说道:“我可以再救你一次,只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要是能躲过这一劫,就老老实实的找个地方苟活下去,若是躲不过,也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了。”
    老鸨子心里得意,赶紧跪地磕头,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来,就听刘殚诚又说道:“赵昱沨不是好惹的,你就是不死也少不了要脱层皮,你可想好了?”
    “是,只要能留下老奴这条贱命继续为公公办事,老奴什么都受得!”
    “往后你也不必再跟着我了,若是再敢为非作歹,也别再来找我!”
    刘殚诚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老鸨子低头盘算以后该怎么让刘公公继续保着她,就听一阵脚步声响,几个狱卒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狞笑着说:“老虔婆,我们来救你的命了!”
    他走得不紧不慢,将老鸨子的惨叫声甩在身后,打折了腿总比丢了命要好,至于赵昱沨会不会真的放过她,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刘殚诚沉着脸走进一顶小轿,思量一番之后出声吩咐道:“去叫柳叶来见我!”
    第二天一早,赵湲湲醒来时赵昱沨已经不在房中,她赤裸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看到身上那一片片暧昧的红痕就想起昨夜的爹爹还是那么狠心,不管她怎么求饶都不肯轻易放过她,非要她泄到没有一丝力气才肯把浓浓的精水射到她的肚子里。
    起床之后柳叶伺候她清理梳洗,一边为她梳着头发一边说道:“姑娘最近的气色真是越来越好了,瞧这小脸蛋嫩的,连我看了都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呢!”
    赵湲湲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气色比之前更加娇艳了,不过她不好意思自夸,似嗔似笑地说了柳叶几句,她们平常习惯了这样玩笑,赵湲湲也没想到柳叶听后竟然扑通一声地跪倒在她脚边。
    “这是怎么了?”赵湲湲叫她吓了一跳。
    “有件事奴婢明知不该说,却还是不想让姑娘蒙在鼓里。”
    “什么事还不能让我知道了?”
    柳叶左瞧右看,见屋里没有别的小丫鬟服侍,就小声说了起来,“今儿个天还没亮的时候有位公子来找老爷,奴婢起得早,当时远远地看了一眼,那时天黑也没看清楚,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位公子看着有些眼熟,奴婢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赵湲湲了然一笑,指着柳叶说:“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你天天陪在我身边,哪能认识几个外男?说了半天还不是动了心思,你可打听好了那是哪家公子?”
    “不是的,不是的!”柳叶赶紧摇头,“姑娘会错意了,我虽是没瞧清楚,可是那位看着像是秦公子!”
    “什么?”赵湲湲突然站起来,“是他?你没看错?”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奴婢留了个心眼,叫人偷偷跟着去了,如今那婆子已经回来了,就在门外等着呢!”
    赵湲湲听了这话再也坐不下去,急忙把那婆子叫进屋里,问话之后就决定要亲眼去看一看!
    爹爹和哥哥都已经入朝了,赵湲湲怕被他们知道也没敢动用家里的马车,只是叫人备了轿子一路跟着婆子走,等到了地方她才惊讶地发现,怎么兜兜转转的又跑回这里来了?
    柳叶看着她有些为难地说:“姑娘,听说这里贻思楼,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不行,我必须要去看看!”赵湲湲毫不犹豫地向贻思楼的大门走去。
    你是谁<竞风流(纯肉NP全H)(乱作一团)|PO18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amp;amp;lt;a href=&amp;amp;quot;&amp;lt;a href=&amp;quot;&lt;a href=&quot;<a href="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et=&amp;quot;_blank&amp;quot;&amp;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ot;&amp;lt;/a&amp;gt;&quot;" target="_blank">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et=&amp;quot;_blank&amp;quot;&amp;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ot;&amp;lt;/a&amp;gt;&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et=&amp;quot;_blank&amp;quot;&amp;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ot;&amp;lt;/a&amp;gt;&lt;/a&gt;" target="_blank">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et=&amp;quot;_blank&amp;quot;&amp;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quot;&amp;lt;/a&amp;gt;&lt;/a&gt;</a> target=&amp;amp;quot;_blank&amp;amp;quot;&amp;amp;gt;&amp;lt;a href=&amp;quot;&lt;a href=&quot;<a href="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quet=&quot;_blank&quot;&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quot;&lt;/a&gt;" target="_blank">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quet=&quot;_blank&quot;&gt;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quot;&lt;/a&gt;</a> target=&amp;quot;_blank&amp;quot;&amp;gt;&lt;a href=&quot;<a href="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lt;/a&amp;gt;&quot;" target="_blank">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lt;/a&amp;gt;&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lt;/a&amp;gt;&lt;/a&gt;" target="_blank">https:///books/615063/articles/7894156&amp;amp;lt;/a&amp;amp;gt;&amp;lt;/a&amp;gt;&lt;/a&gt;</a>
    你是谁
    贻思楼这样的地方,大清早是不开门的,但是赵湲湲并不知道,所以当里面的人急忙为她打开大门时,她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对。
    刚刚走了两步,就有一个妖娆的女人朝她走了过来,笑眯眯地说她是这楼里的妈妈,赵湲湲听着纳闷,就问道:“前天我刚见过这里的妈妈呀,可是我记得……”
    “哎呦,姑娘的记性可真好,只不过那位妈妈去了别处,我也是才来的。”她笑容可掬,“不知姑娘一大早的跑来我们这里来做什么,贻思楼可是不招待女客的。”
    “我是来找人的!”赵湲湲已经问过爹爹,知道了贻思楼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以前也听说会有脾气大的女眷来这种地方把自家男人抓回去的,所以她连借口都不用想,况且她也是真的来找人的。
    那位妈妈似乎是见惯了这种事,貌似为难地笑了笑,“怪不得姑娘来得这么早,只不过昨晚住下的贵客们都还没起呢,要是打扰了贵客的兴致,我也担待不起啊。”
    “我要找的人应该是今早刚来不久,不会惊魂旁人,妈妈可否行个方便?”
    “刚来不久?难道竟是那一位?”妈妈说完之后就赶紧捂了嘴,心虚得一目了然,赵湲湲一把抓住她的手说:“带我去找他,妈妈放心,如果不是我要找的人,我马上就走。”
    “唉,这可是姑娘自己要去的,万一惹怒了那一位,到时候姑娘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妈妈放心就是了。”
    赵湲湲跟着妈妈向里走,九曲八弯地最后竟又回到了那座美如画卷的绣楼,妈妈恭恭敬敬地朝她行了一礼,说:“那位贵客就在里面,姑娘如果要看,还请亲自上去吧。”
    “好,我自己去!”
    她一步步地向前走着,心里紧张的直打鼓。
    到底会不会是他呢?
    六年未见了,如果真的是他,是不是那些可怕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她呢?
    赵湲湲拾阶而上,走到二楼的卧房门前,突然停下脚步。
    她莫名的有些胆怯了,倘若柳叶真的看错了怎么办?里面那人不是他的话,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不过转念一想,来都来了,不去亲眼确认一下,她永远都不能安心,所以她必须要去!
    轻轻地推开房门向里走去,外间还和她之前离开时差不多,空无一人的寂静着,窗外的风声鸟鸣似乎都淡去了,只剩下她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赵湲湲稳了稳心神继续向里间走,进了门就看到窗前的桌椅那里没有人,她皱着眉头又走了几步,只见大床上的床帐已经散开,垂在地上遮住了她的视线,她一股作气地冲过去撩开床帐一瞧,床上空空如也。
    怎么会没人呢?
    难道是那位妈妈骗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身后有了动静,正要回头突然被人按倒在了大床上。
    那人身形高大,按住娇小的她轻而易举,赵湲湲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正要叫人的时候就听一个清冽的声音冷冰冰地问:“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一只大手牢牢地按在她背后,赵湲湲逃不开只能好言相劝,“我只是来找人的,根本无意冒犯公子,还请公子先放了我。”
    那人俯下身来,几乎将她整个人罩在身下,暧昧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弄得赵湲湲一阵战栗,“我来此处可是机密,除非蒙上你的眼睛,否则绝不能放了你。”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字正腔圆还带着几分缠绵,温热撩人的吐息一字不落的敲击在她耳边,绵长的后劲更是直接震到她心里。
    赵湲湲还没有回答就被一条柔软的黑布蒙住双眼,并且在她后脑上打了个结,然后那人将她扶起,让她在床上坐好。
    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就听他问道:“说吧,你要找的是什么人?”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