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这是一个从未听到过的声音,低沉沉的调侃意味十足,小满回头望去,就见那人高大的身形斜倚在门框上,刺目的阳光从身后倾泻下来,令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与此同时那人也在打量她。
    一个年轻貌美,身段诱人的小媳妇软绵绵的被他爹抱在怀里,性器交合处还有淋漓的春水点点滴落,小美人目含秋水,面带春意,满身细腻的肌肤白得有些晃眼,尤其是那一对贴在他爹胸前的大奶子,又白又嫩的看得他手痒。
    容博远身子一僵,轻咳一声打破了屋内的沉默,“先把门关上!”
    “是!”那人挑唇一笑,抬腿进了屋反手把门带上。
    容博远被儿子气得一阵无语,抱着小满快步向卧房,“我是让你滚出去再把门带上!”
    小满趴在容博远的肩头,小嘴贴在他耳边娇娇软软地问:“阿爹,那人可是大哥?”
    “除了他还能有谁?”容博远把小满放到大床上,拿了干净帕子给她擦拭小穴,“司旸是个浑不吝的性子,你离他远一些,省得受他欺负。”
    一想到他这当父亲的偷操二儿媳还被大儿子撞了个正着,容博远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心里竟然生出几分莫名放松,这事在家里已经不是秘密了,他再想与小满亲近也不用避讳太多。
    两人收拾妥当再出来的时候,容司旸仍旧是老神在在地坐在堂屋等着,见到容博远出来先行见了礼,然后便是肆意玩味地盯着小满瞧。
    小满也不怕他看,一双媚眼大胆地望向对面的男人。
    容司旸二十出头的年纪,面相上与一母同胞的容司晟有七八分相似,只是与湿润正直的容司晟相比,容司旸身上多了几分不羁,丝毫没有撞破公媳奸情的窘迫,游刃有余到令小满觉得他有几分危险。
    “你就是湲湲?”容司旸似笑非笑地说:“我与你大哥乃是同期,时常听他提起家中小妹乖巧可爱,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小满福身行礼,正好掩去脸上的神情,要不是容司旸提起来,她都快要忘了自己还是尚书府的小姐,赵湲湲才应该是她的名字。
    两厢见礼过后,容博远让小满回去休息,容司旸留下来与父亲说话。小满回房后不久就听说容司晟也收到消息赶了回来。
    午饭时一家人终于团圆到了一处,容司晟拉着小满再一次向大哥介绍,开心地问他们是不是已经见过了。
    容司旸笑得意深长,“已经见过了,咱们家里人口少,也太清静了些,有了弟妹在倒是正好。”
    容博远听着这话觉得脸上有些烧得慌,赶紧叫了他们入席,一家人推杯换盏共用佳肴,席间气氛极好。
    小满杯里倒的是果酒,清甜却不辣口,叫她不知不觉的就多喝了几杯,容司泰却是不喝酒的,便比别人都吃得快了些。
    他最先放下筷子,走到小满身边坐下,白皙修长的手掌直接罩上了一只高耸的大奶子,俊美似仙的脸庞直接埋进她的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里,闷声闷气地说:“二哥回来姐姐就不理我了,我想吃奶,想吃姐姐的大奶子!”
    此话一出,屋内一片寂静,容家另外几个男人神情各异,容司晟首先抬眼看向小满。
    小满酒意上来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而且她的身子本来就比常人更敏感,稍一挑逗就软成一片春水,容司泰此时又隔着衣裳咬住她的奶头轻轻啃舐,刺刺的麻痒从奶尖冲入体内,她都没来得及推开他就发出一声娇吟,“嗯……司泰……不行……”
    平时吃惯了的大奶子突然不再让他吸吮,容司泰自然不依,两手抓住小满的衣襟用力一扯,就把一对肥胀的美乳彻底暴露出来,他急切地抓住乳肉用力吸嘬奶头,“姐姐说过天天让我吃奶子操小屄的,你可不许说话不算数!”
    在夫君面前被小叔的大鸡巴插满了小穴<竞风流(纯肉NP全H)(乱作一团)|PO18臉紅心跳
    P O①⑧点U(导航站)S/7801822
    在夫君面前被小叔的大鸡巴插满了小穴
    一对饱满高耸的美乳明晃晃的暴露在容家男人们眼前,容司泰没有父兄的那些顾忌,一切动作都是顺从本心。他爱极了这对大奶子,也爱极了香香软软的姐姐,嘴里含住一颗小奶头满足迷恋地吸吮着,“好吃,唔,姐姐的奶头又硬了呢。”
    “司泰……啊嗯……不行……”
    快感从那颗被他嘬弄的小奶头不断涌入体内,小满渐渐使不上力气,想要推他却是怎么也推不开,衣襟从肩头滑落,松松垮垮的搭在臂弯上,下裙也被容司泰趁机扒了下去,露着两条笔直白嫩的长腿微微打颤。
    此时的小满两颊飞红,一双媚眼之中水汽迷蒙,张着小嘴不断轻喘的样子时刻挑逗着另外三个男人的情欲,活像一只娇媚迷人的小猫勾得他们心里痒痒的,尤其是那被司泰嘬得啧啧直响还在颤动不止的大奶子更是看得他们口干舌燥,只想把她压在身下肆意的品尝一番。
    而且那看似端庄的长裙之下竟是连亵裤都没穿,浑圆的小屁股和一双美腿就这么无遮无拦的露了出来,容博远与容司晟目光深沉,容司旸却是笑眯眯的,只不过父子三人心里想的都是同样的一句话。
    欠操的小骚货!
    两个小奶头已经被容司泰吮得红胀挺立,嫩生生亮晶晶的吸引着男人们的视线,容司泰吃够了奶就退下裤子放出那巨大无比的肉枪来,一个挺身就把大龟头插进了淫媚流汁的小骚穴里。
    媚肉瞬间被大鸡巴无情的撑开,男人们火辣辣的视线让她的身子更加敏感,刚被插满了小屄就感到一股要命的快感直冲天灵,竟然就这样泄了一次。
    小满绷直了脚尖,死死抓着两侧的扶手,“啊啊……太深了……不要动呀……啊……啊……”
    紧致的小骚穴在高潮中绞得死紧,容司泰爽到不可自拔,窄腰有力地挺动着,儿臂似的大鸡巴在小屄里横冲直撞,咕啾咕啾的淫响一声高过一声,“姐姐的小屄真紧,把我夹得好舒服!”
    屋内一片淫靡,情欲的气息到处弥漫,纵使是小满这种在窑子里长大的姑娘,也没听说过这么淫乱的情景。小嫩屄被小叔的大鸡巴干得浪水直流,夫君和阿爹就在一旁看着,还有那位让人看不透的大哥,那眼神幽幽的,好像随时都会把她吞下去似的。
    她承受着肉枪狠操的强烈快感,娇颤颤地呻吟着,“司泰不要再操了……啊啊……他们看着呢……夫君……嗯……阿爹……”
    容司晟到底是正头夫君,他大步走过去扯住容司泰的衣领把他拉起来,那粉嫩嫩的大鸡巴被迫从小嫩穴里抽出,淫荡的浪肉紧紧嘬着它舍不得放开,在大龟头抽出时发出啵的一声响,一股清亮亮的淫水紧跟着从尚未闭合的穴口涌了出来。
    小满哆嗦着浪叫出声,灼热的性器一旦拔出,她那小骚穴就痒得难受,好在容司晟没让她等多久,他轻巧的将她抱起来,胀到发疼的大鸡巴直挺挺的干进湿漉漉的小骚屄里,一边顶操着一边朝着他们院子走去,“当着我的面就被司泰干得泄了身子,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
    “啊啊啊……好深……操到子宫了……夫君饶了我吧……哦……”
    勾魂诱人的浪叫声渐渐飘远,容司泰急着想要追上去,“二哥,等等我!”
    容博远大声呵斥道:“站住!”
    容司泰站在原地,粉嫩巨杵还怒气冲冲的耸立着,委委屈屈地问:“为什么不让我去,父亲就不想操姐姐吗?”
    “你闭嘴!”容博远被儿子问得哑口无言,气得拂袖离开。
    一直在看戏容司旸这时才站起来,看了看弟弟那毫不逊色的大肉棒,在他肩上拍了拍,“司泰也长大了啊,先把衣裳穿好吧。你也不用急,她是容家的媳妇,还能跑了不成?”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