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高潮中的淫乱梦境,阿爹情到深处狂操嫩穴

    容博远正按着美人的小屁股操得兴起,哪知小满尖叫一声就没了动静,他吓得瞳孔一缩,赶紧把人抱起来仔细检查,这一看才发现小满呼吸均匀,脸色红润,身子也没有再烧起来,与其说是病了,倒不如说是被他日得太狠,爽过了头。

    如此虚惊一场容博远也是哭笑不得,正准备把她叫醒,就发现小满皱着眉在他怀里大力挣扎,两团大奶子一甩一甩的,小奶头硬挺着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又把他的邪火蹭了起来。

    两条细白的长腿不停踢腾着,一动就会露出光洁小巧的嫩穴,花瓣上湿亮亮的全是被他干出来的淫水,肉缝还在高潮中一抽一抽的,把他刚刚射进去的浓精都挤了出来。

    粉嫩的小屄配上浊白的精水怎么看怎么淫荡,怎么看怎么诱人,容博远正犹豫着要不要在她晕着的时候再把大鸡巴插进去狠狠地的操她一场,就见她小屄一紧,又喷射出一股淫液,颤抖着呢喃一声,“阿爹救命……”

    容博远立刻被她的声音虏获,连心尖都跟着颤了颤。

    他的小满哪怕是晕过去了也不忘想着他,这样乖巧让他怎能不爱?

    粗长硬胀的大鸡巴再次贯穿了儿媳娇嫩小屄,迫不及待地大肆操干起来。

    小满昏昏沉沉的,赤裸的玉体在他的顶弄下颠簸不止,就算是晕过去了也睡不安稳。

    起初她梦见自己坐在一条小小的木船上,四面八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水全是浓精一样的白。

    突然间水面狂风乍起,小船开始剧烈摇晃,她在慌乱中抓紧船舷可又总是手软脚软的使不上力气,周围白色的波浪不断翻涌,稍一放松就会掉到那无边的波涛之中。

    小满大难临头,心里委屈万分,她自幼没了爹娘受尽欺负,好不容易嫁了个好人家,又有了个疼爱她的阿爹,怎么甘心就这么死了呢?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叫,可惜这声音在容博远听来与耳语没有什么不一样:“阿爹救命!”

    突然间她周身一暖,有根又粗又长、又大又硬的东西一下子贯穿了她敏感的小穴,小满低头一看,竟然是她身下的小船长出了一根大鸡巴,直挺挺的埋进了她的小嫩屄里。

    好胀啊,这东西怎么像阿爹的鸡巴一样大?火热火热的,一插进来就要把她爽死了!

    海面上波涛翻涌,那大龟头就随着波浪的起伏在小屄里横冲直撞,大龟头把媚肉干得酸软湿滑,骚水疯狂的向外淌,咕啾咕啾的操穴声在她耳边回荡。

    快感比周围的波涛还要澎湃,小满被那大鸡巴干得透不过气来,突然一条有力的长舌撬开牙关顶进她的口中,猛地把她的神志拉了回来。

    深情的眉眼近在咫尺,小满的惊慌刹那间就被抚平,用力搂住他大叫,“阿爹……啊啊啊……阿爹不要离开我……操我……用大鸡巴操我……嗯……不要停……小骚屄每天都要吃阿爹的大鸡巴……”

    容博远循规蹈矩了一辈子,以前的妻子也都是谨言慎行的闺秀,哪里经历过这样热烈的告白,满腔的爱意和欲望彻底释放,一抽一插之间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与激情。

    “好,阿爹操你,阿爹天天操你,操你骚嫩嫩的小屄!”

    他用力一个挺身,小嫩穴被肉枪残忍的捅开,明明已经顶到了深处,可那硕大的龟头仍旧不肯停下,继续朝着里面深入。

    小骚穴的每个皱褶都被撑开,鼓起的青筋来回蹂躏着娇嫩的穴肉,直到小腹上都浮现大肉棒狰狞可怕的形状。

    容博远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尽情享受着儿媳那小嫩逼的吸裹,小小的穴口被大鸡巴撑到最大,花唇都被撑薄了却还是有些紧,勒得他爽利中又泛着疼。

    大手放在弹软的臀瓣上将它们分得更开,他强行拉松穴口,在小满难耐的尖叫里,挺着大肉棒狠狠的捣进去,捣得小淫穴白汁乱喷,小娇娃也叫得格外可怜。

    与此是同,陈兰已经气得脸色发青,把手里的细瓷茶盏扔在执画脚下,生生的摔了个粉碎,“你说的是真的?”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