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小满四岁时被卖入青楼,学了一身勾引男人的本事,却也打从心底瞧不上男人的薄情与不堪。

    只是没想到时来运转,接客之前突然变成了吏部尚书的掌上明珠,没过几天又嫁到了户部左侍郎府上,好日子来得太突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唯一的缺点就是容家的男人对她太好,都要把她那颗冷硬的心捂化了!

    小满

    贻思楼是京城里首屈一指的销金窟,老鸨子搭上了一位深得陛下信任的刘公公,哪怕是在京城这种贵人云集的地方,照样混得风生水起。

    早在老鸨子还没抱上刘公公那条金大腿的时候,贻思楼还只是个三流娼馆,除了身边从小养着的小满能看出来是个好样的,就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而后时来运转,贻思楼的买卖越做越大,手里能生财的姑娘也越来越多,老鸨子也不用急着叫小满接客,就安安生生的把她养到了十六岁。

    其实小满心里清楚,能让老鸨子把她好生生的养到十六并不是她们之间真有什么母女情份,那婆子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就是那种能在一夜之间把砸在她身上的钱连本带利全赚回来的机会。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久前刘公公突然发话,叫老鸨子把她送给吏部尚书赵昱沨。

    不仅要送,还要从头到尾的把赵昱沨伺候舒服了,白送!

    老鸨子的发财梦一下子就摔了个粉碎,当天晚上哭得活像是死了爹娘,可她最多也就只能哭一哭,发泄一下满心的郁卒,毕竟她得罪不起刘公公。

    这天一大早的,小满还没起床,老鸨子就闯到她屋里来拉着她的手哭天抹泪,哭得像是死了全家,“我的亲闺女呀,娘的心肝肉啊,妈妈把你养到这么大,可你明儿个就要撇下妈妈走了!”

    小满叫她哭得心烦,恨这老婆子话里话外的往死里咒她。

    不就是装模作样吗,好像谁不会似的!

    她慢悠悠的把手抽出来,小嘴一抿,泪珠顷刻间落了下来,“妈妈这是要逼我去死啊,一说要我离了妈妈,我这心里就像刀绞似的疼,我才不管那吏部尚书是个多大的官,我就想留下来报妈妈的养育之恩!”

    老鸨子听得嘴角直抽抽,小蹄子这是拿尚书大人来压我呢,真当我怕他?

    她寻思着这丫头要是真的不想接客,到头来也是给她这当妈妈的找麻烦,赶紧转了话头劝她,“哎呀,这都是说定的事了,哪能说改就改的,妈妈不就是舍不得你吗?以后到了尚书府记得常跟妈妈透个消息,刘公公那里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直说的话,你也好给垫一句不是?”

    小满抬手捂脸,挡住唇边的冷笑。

    我都要跳出火坑了,还想让我给你卖命?你这老虔婆也太小瞧人了!

    她连鞋都不穿,光着脚向外跑,“不行,离开妈妈我活不了,我去求求刘公公,只要能把我留下,就是当个烧火的丫头我也认了!”

    这一下戳中了老鸨子的命门,她不怕赵昱沨却怕刘公公。

    老鸨子立刻一把拉住她,举起另一只手来打自己的耳光,“我的小祖宗,刘公公的话哪有那么容易改的,都是妈妈多嘴,你能从了良妈妈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快别使小性了!”

    “可是我舍不得妈妈呀!”小满停下脚步,犹豫不安,泪光盈盈的是个人看了就要心软。

    “傻丫头,妈妈也舍不得你啊,只是这样的机会难得,多少姑娘想求都求不来呢,你可得抓住了才行。”老鸨子拉着她坐到床边,满脸慈爱地说:“你也别多想,只要念着妈妈的好就行了!”小蹄子,你当那高门大户里面是好过的?以后有的是你求我的时候!

    小满乖巧点头,“女儿都听妈妈的,妈妈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老虔婆,等姑奶奶离了这鬼地方,这辈子也别想再赖上我!

    母女两个表面上看起来一个慈爱一个乖巧,其实心里都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只盘算着看谁技高一筹了。

    此时气氛正好,小满打蛇随棍上地说:“女儿还有一件事想求妈妈。”

    老鸨子笑着在她手上拍了拍,“今儿个晚上就要接待尚书大人了,只要不耽误正事,妈妈都依你。”

    “我怎么敢耽误了正事呢,能不能进尚书府就看今晚了,女儿也是心里忐忑,想去庙里求个签。”

    “这个嘛……”老鸨子有些迟疑,万一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上让这小蹄子跑了怎么办?

    “妈妈可是把我当成傻子了?”小满知道老鸨子在想什么,大大方方的打趣道:“有尚书府这样的好去处,我难道会跑出去让人再卖一回不成?”

    老鸨子想了想也有道理,而且她一个单身的小丫头就是真跑了又能跑到哪里去?

    “傻丫头,妈妈就是看我闺女长得像个天仙似的,怕你让人抢了去嘛!”老鸨子皮笑肉不笑地说,“所以妈妈得多派几个人保护你,我闺女这么金贵可不能有半点闪失!”

    “妈妈放心吧,上香还愿的女眷有的是,也没听说谁家的闺女在庙里就丢了的!”

    小满打了一场漂亮仗,得志意满的出了贻思楼的大门,却不知好巧不巧的,偏偏就出了事。

    ***********************************************

    小满不是傻白甜,要把她捂热了不太容易,男人们任重而道远。

    阴差阳错

    小满不信神佛,因为自从她懂得了贻思楼是个什么地方就虔诚的求过一遍又一遍,希望神仙菩萨能把她从这种鬼地方带出去,也不敢奢求是什么小康之家,只要有一对疼她的爹娘,就是让她去吃糠咽菜她都乐意的。

    可惜神仙菩萨从来不管她,老鸨子见她懂事后又变着法子的吓唬她,有的姑娘不肯接客,她就叫人抓了野猫来扔到那姑娘的裤子里,抬起棍子使劲打。

    那猫受了疼就在里面连抓带咬,再是倔强的姑娘也架不住那娇嫩的地方被撕咬得血肉模糊,治好了照样还得接客,而且因为破了相,只能去接那些又穷又脏的老头子。

    老鸨子对不肯接客的姑娘有的是手段,连哄带骗威逼利诱,总办法让人低头。她对小满更费心,几乎做什么事都要带着她,就算是跟相好的滚到床上去都不忘叫她在一边瞧着,什么淫荡风骚的话都说得出口,生怕小满学不会。

    若是小满不听话也逃不了一顿打,只不过老鸨子怕她破相以后卖不上好价钱,打得也不重罢了。

    轿子停在庙门前,小满收回思绪一步步地向大殿走去。

    庙里来上香的姑娘媳妇也有不少,一个个的脸上或有笑意或是焦急。

    几年前小满连那愁眉苦脸的姑娘都羡慕不已,总觉得她们再苦至少还有可以担心的人,像她自己这样的却是什么都没有。几年之后小满看开了,也学乖了。

    什么人什么命,她就是命不好,有些缘分强求也求不来,还不如趁着年轻多攒些钱,等到年纪大找个木讷汉子从良也就是了,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打算也用不上了。

    她不信神佛却偏要来上香,其实只是想在接客前出来透透气,回去之后还有一场硬仗。

    男男女女的事她看了那么多,心里也摸出一点门道来。

    只要抓住了男人的心,让他做什么都成,但是自己却不能真的动情,否则就是万劫不复了。好在关于这一点小满倒是不怎么担忧,反正她早就没有心了!

    小满袅袅婷婷的走进大殿上了香,又抽了挂签,等着解签的时候跟在她身边小厮尿急跑了,可巧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两个壮硕的婆子,拉着她上另一顶轿子。

    起初小满还曾挣扎,可是那两个婆子见她不肯上轿活像要哭似的,只说时候不早了,尚书大人回府见不到姑娘就要生气,到时候她们小命不保。

    小满瞥见她们的腰牌上写的是赵府,而这姓赵的尚书只有一个赵昱沨。

    原来这赵大人也是个急色的!

    小满暗自冷笑,至于这样连晚上都等不得,巴巴的派人到庙里来找她么?

    反正是她开罪不起的人,小满也不再推辞,由那两个婆子扶着她上了轿,等那小厮回来的时找不到小满吓得满头大汗,刚要回去禀告老鸨子,就见小满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华贵的衣裳,正在怯生生的寻人。

    小厮立刻松了一口气,可算找到你了!

    且说小满到了赵府就被人送到后院闺房,直到她坐到那华丽的大床上时,她才觉出有些不对。

    她来赵府是给那尚书大人睡的,可是这里明显就是小姐的闺房,哪有人会把妓女带到自己闺女房里的来的?

    难道是那些下人弄错了?

    那赵府的小姐又到哪里去了?

    小满想了又想也没想明白,猜不透他们是什么意思,索性自己坐在屋里等着赵昱沨回来,除了两个来送饭的小丫鬟,跟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早上,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把她从被子里拉出来,劈头盖脸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

    为了防止大家在开篇就站错队,大肉团子得提前说一声:赵昱沨是小满篇的助攻而不是男主,他和小满是没有肉戏的。

章节目录

竞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月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月蓉并收藏竞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