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绝羽一声令下,皮肤下层的肉触缓缓的缩了回去g。
    还别说,他刚刚费了半天的劲儿都搞不定的肉触,现在一句话,居然全都撤走了。
    看来肉触是肉瘤分化出来的精血所化,只听肉瘤一个人的话。
    “巫祖神精血?你到底是什么来头,给我老实交待,否则我分分钟灭了你。”
    风绝羽有点生气,折腾了半天,居然被一个小肉瘤搞的狼狈不堪,真恨不得灭了这只小肉瘤。
    见风绝羽生气了,肉瘤也有点害怕了,战战兢兢道:“尊上莫怒,听我说。”
    “快说。”
    “是,是……”
    肉瘤被风绝羽吼的打了个机灵,这才陈述原委:“我本是巫祖体内精血化,乃神精之血,五百万年前,巫祖被东界五神城的人围剿,困于巫宫之内,九死一生,由于对手太过强大,巫祖意识到没有脱困的机会,于是便将自身精血融合了本源和啼血夺劫咒,献祭于神苔石之中,准备几千万年以后,再衍化重生。”
    “衍化重生?”
    风绝羽瞪起眼珠子道:“就是一滴体内精血,还能重生吗?”
    “正常情况下不可以,但有了啼血夺劫咒,就有希望了。”
    肉瘤如实回道:“尊上有所不知,这啼血夺劫咒是十亿年前一重天血炼老人的独门神术,修炼之人,若在濒死之际,以啼血夺劫咒祭炼精血,便可令精血之源长久保存了下来,而巫祖天赋异禀,又以七种恸神之术将自身精血炼化,再将精血保存在可以通过汲取天地源气的神苔石之中,这样一来,精血就可以一直保存住,经久不衰,与此同时,还能通过吞食活人的血肉,慢慢凝聚出新的肉身。”
    肉瘤道:“其实巫祖这一举动,无非是不甘心被东界之人灭杀,他以神苔石为胎、以自身精血为根,再利用啼血夺劫咒为手段,留在这巫宫秘府的入口,就是想利用神人的贪婪心理,慢慢夺食一些血肉精华,助他衍化重生。为此,巫祖还将自身记忆融入到了精血之中,以求日后东山再起。”
    “原来是这样,那你也不是什么神血精啊,你就是巫祖本人对不对?”
    肉瘤回道:“也不尽然,虽说巫祖此举可以重生,可他可能是没想到,自身的记忆可以保存下来,但七情六欲却无法延续长存,尊上,我入这神苔石时,是没有灵智的,就是一滴拥有生命神力的精血罢了,我是经过了长达四百七十万年才慢慢的复苏了巫祖的记忆,也可以说是觉醒。”
    “我觉醒之后,虽然知道巫祖的所有用意,可却不以为自己是巫祖,他的记忆我都有,但他的情感,我丝毫感受不到。”
    风绝羽恍然大悟。
    这世间最玄妙的,不是什么长生的能力,而是对七情六欲的掌控和驾驭。
    这样看来,巫祖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他本以为利用种种手段能让自己重生,可谁想到重生后的巫祖神血精,并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
    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风绝羽沉吟了片刻,道:“那也就是说,你拥有巫祖的所有本能,却没有继承他的意志。”
    肉瘤道:“我就是巫祖神精血,不是巫祖,尊上,我的回答,你可满意?”
    “还可以吧。”
    风绝羽想了想,眼珠子转动了起来,笑道:“可是我还是要除掉你。”
    “为什么?”
    肉瘤惊呆了,他以为自己陈情事实之后,风绝羽会放他一马,没想到对方并不好糊弄。
    “因为你差点杀了我,我岂能放过你。”
    风绝羽恨恨道,然后话锋一转道:“当然,如果你能给我一点好处,或许我可以放你一马,这就要看你的表现,是不是让我满意了。”
    风绝羽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坏笑,因为他觉得自己把握住一个天赐良机。
    巫祖神血精在神界生存了五百万年,从拥有灵智开始,也有几十万年了,不过别看他生存了这么长的时间,但看心智,就跟儿童差不多,要不然,也不能自己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最关键的是,这个家伙声称自己拥有了巫祖的记忆,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要知道,神界中,可能没有人比巫祖更了解巫宫秘府了。
    而巫祖神血精,恰恰继承了巫祖的记忆,这不正说明,巫祖神血精知道有关于巫宫秘府的一切吗?
    要是能从巫祖神血精的口中套出巫宫秘府的秘密,那自己就等于是捡了个天大的便宜了。
    不用别的,只让巫祖神血精指个路,自己就能得到一大堆的宝物。
    当然,前提是,巫宫秘府的宝物还没有被人取走。
    巫祖神血精的心智的确不如成年人,甚至只有七、八岁孩子那么大。
    他一听风绝羽要灭了他,顿时就慌了。
    “不知道尊上要什么好处,小的全都答应,只要尊上留小的一条性命。”
    果然。
    风绝羽知道自己赌对了。
    跟巫祖神血精说话,一点都不费劲儿。
    风绝羽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
    沉吟片刻,风绝羽道:“你说你继承了巫祖的记忆,一定很了解巫宫秘府,我问你,巫宫秘府里都有什么宝贝?都藏在哪?”
    巫祖神血精连忙回道:“回尊上的话,巫宫秘府里的确有一些宝物,只不过所剩不多了,就藏在此山之中。”
    “所剩不多了?”风绝羽有点意外。
    “不是说五百万年来,没有多少人进入巫宫秘府吗?”
    巫祖神血精回应道:“回尊上,没有多少人,不代表没有人,据我所知,五百万年来,进入巫宫秘府的人不下近千人,这当中有九成以上都死在了里面,当然也有一成的人,成功带着宝物离开了,若非如此,小的也不可能重生到如此地步。”
    风绝羽听完,略显失望:“那还剩多少?”
    “具体不详,不过小的知道的是,巫宫秘府还有一处最为隐秘的地方,至今没有人发现,而那个地方确实藏着几样宝贝。”
    “什么宝贝?”
    “是几件威力不错的神器,还有三本神术秘籍,以及一批神石,和个别天地灵物。”
    “几件不错的神器?几件啊。”
    “四件!”
    “这么多!”
    五百万年前巫祖遗产,风绝羽本来就没有期待能留下多少。
    巫祖神血精说宝物遗留不多的时候,他还以为就剩下一、两件,没想到光是神器就有四件。
    这也叫不多?
    风绝羽兴奋莫名,道:“东西在哪?”
    “就在山里,具体的不太好说,但我可以指路。”
    风绝羽惊喜万分,哪有不答应之理,连忙道:“好,你就给我指路,只要助我找到宝物,我放你一条生路。”
    “可……”
    巫祖神血精听完为难了。
    风绝羽拉下脸道:“怎么了?难道你还不情愿?”
    “不,不,不是的,小的情愿,只是小的无法离开神苔石,一旦离开神苔石,便会形神俱灭,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尊上借小的一具金身。”
    巫祖神血精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慌乱,怕风绝羽不答应,解释道:“小的是以血肉为本、本源为根,而神苔石是天地血肉之石,这才可以让小的长久生存下去,一旦离开神苔石,便必须找到肉身,但这尊上肯定不会答应,不过除了肉身之外,金身也可以,并且小的必须寄居在金身之中,以尊上的血肉为食,方可生存。”
    “以我的血肉为食?你胆子太大了。”
    风绝羽怒然,说来说去,这玩意还是想吃了自己,这肯定不行啊。
    巫祖神血精急道:“尊上莫急,小的所说以血肉为食并非像之前那般蚕食炼化,尊上修为盖世,小的怎么敢打尊上的主意,小的是说,尊上可以借小的一具金身,让小的先寄居进去,再多少给点精血为补,小的便可以为尊上指路了。当然,尊上若想收留小的就更好了,小的用处很大,可以变成尊上的一件胎器。”
    “胎器?”
    风绝羽一愣,心说这个字眼还是头一回听说。
    “什么叫胎器?”
    巫祖神血精道:“胎器,是巫族领悟的一种特殊的修炼方式,是以金身为本,融入巫族精血,与金身融合,如此修炼出来的金身虽然失去了存放真神力的用途,却可以将金身变成神器,这就是胎器。”
    “胎器首先可以千变万化,除此之外,还具备神胎的用途,像小的,可以吞食活物的血肉,那炼制出来的胎器便也有这种威能,如能成为胎器,小的还可以保住灵智,帮助尊上御敌。当然,如果尊上日后用不到小的,只需要给小的找一块上亿年的神苔石,小的便可以离开尊上的金身,将金身重新还给尊上……”
    风绝羽听完,莫名感觉到有趣。
    虽然暂时拥失一具金身,但听起来,貌似好处更多。
    最关键的是,巫祖神血精不会永久占据金身,还能还回来,这说明此神物只以血肉精气为失,对肉身的选择并不是第一重要。
    想到这,风绝羽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了。
    毕竟巫宫秘府里面还藏着许多巫祖的宝贝呢。
    “好吧,既然如此,那本尊就成全了你,不过你要是敢欺骗本尊,本尊可以随时随地灭杀你。”
    巫祖神血精回道:“尊上大德,小的岂敢欺瞒,尊上放心,尊上的本源威能无边,小的就是想夺杀尊上,也没有那个能力。”
    “好,告诉我,怎么才能把你炼成胎器。”。。

章节目录

异世无冕邪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半块铜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块铜板并收藏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