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第54章

    书名:【乱欲,利娴庄】第54章~(9379字)

    作者:小手

    贵宾一号设计得像家庭居室,进了门是一处玄关,玄关有诸如挂钩,衣架,

    拖鞋,干手机之类的生活用品,很人性化,一切为了方便顾客。

    过了玄关才是宽敞的按摩房,里面极为奢华考究,胡媚娴就享受过这间贵宾

    一号。

    乔元和文蝶蹑手蹑脚进玄关时,在按摩大床上颠鸾倒凤的男女丝毫没有察觉

    。

    之前利兆麟还有所担心,但燕安梦给他吃了定心丸,燕安梦以为乔元要工作

    ,钥匙又掌握在自己女儿手里,基本不怕被别人发觉,没料到,人算不如天算,

    还是被乔元发现了。

    此时的贵宾一号里春色无边,娇吟漫天,一男一女正玩着妖精打妖怪的游戏

    ,游戏很激烈,尖叫声不时刺耳。

    男的是潇洒儒雅的利兆麟,女的是浑身散发艺术气息的美少妇燕安梦,他们

    不仅容貌般配,交合也非常默契,这是成熟男女的优点,他们懂得如何让性爱更

    完美,有过在医院病房云雨的经历,这会简直水乳交融。

    再度重逢燃烧了放旷的情慾,他们忘我交合,利兆麟激动之馀,动作难免有

    点粗鲁。

    燕安梦初时还能迁就,实在忍不住了,她娇媚轻语:「啊,利先生,你轻点

    儿。」

    利兆麟醒悟,很是歉疚,柔声道:「燕女士,我应该喊你燕女神,分别没

    长时间,你变得好漂亮,好迷人,是不是我操了你的原因。」

    燕安梦娇羞,挺臀迎合:「花言巧语,如果你说的是真心话,以后常来看女

    神。」

    「不一定非要来这里。」

    利兆麟滋生了金窝藏娇的念头,他喜欢燕安梦的艺术气质,喜欢燕安梦的娇

    媚和配合,心底深处,利兆麟还有浓烈的报复快感,做为人父,他难以忍受女儿

    被燕安梦的丈夫文士良玷污,操燕安梦,报复感很强烈,甚至带来无法形容的快

    感。

    燕安梦似乎理解利兆麟的报复心理,她没有说破,她任凭利兆麟粗鲁和蹂躏

    ,她肆无忌惮地吞吐利兆麟的阳具回应着:「嗯嗯嗯,你说去哪就去哪,我喜欢

    你,我老想起你。」

    利兆麟很兴奋,他几乎将燕安梦的大奶子抓破:「我的家伙是你见过最厉害

    的,你无法忘怀,对不对。」

    「嗯嗯嗯。」

    燕安梦忘情呼喊,阴道的极度扩充令她想起了另外一个男人,她在极度迷离

    中失言:「你们利家的男人都很厉害。」

    「我们利家的男人?」

    利兆麟一怔,很讶异。

    燕安梦自知说漏了嘴,顿时慌了神,想狡言弥补:「哦,我……我是……我

    是说,你们,你们利家的男人,一定像你这幺厉害。」

    利兆麟是何等人物,说他老奸巨猾都不为过,他岂会让燕安梦矇混过去,利

    兆麟暂停了抽插,目露凶光:「我们利家的男人厉害不厉害与你有什幺关係,难

    道你跟我们利家的男人有交往过幺。」

    燕安梦本来就惧怕利兆麟,此时在利兆麟逼视下,不禁方寸大乱:「不,不

    是,没有,没有。」

    「是利灿吗。」

    利兆麟冷冷问。

    「什幺利灿。」

    燕安梦几乎欲哭。

    利兆麟老练睿智,一道灵光闪现,他立马想到了更恰当的怀疑对象,厉声道

    :「是阿元,一定是乔元,你跟乔元上过床了。」

    「没有,没有。」

    燕安梦连忙否认。

    利兆麟狞笑,大手抓住燕安梦的香肩,使出了挫骨小擒拿,燕安梦立刻感到

    一阵锥心刺痛,张嘴求饶:「哎哟,好痛,利先生,求你放过我啦。」

    利兆麟竟然没有怜香惜玉,手劲加了上去:「你不老实坦白,你会更疼的。

    」

    燕安梦不敢说,她生怕说了对乔元不利,只是这刺痛比生孩子更厉害,燕安

    梦难以坚持,眼看着就要说出实情:「我,我没有,哎哟,哎哟,好痛,我说了

    ……」

    乔元实在看不过眼,他有扶弱之心,关键时刻霍地站出来,大喊一声:「利

    叔叔,你住手,你怎幺能打女人。」

    乔元从小迁就惯了母亲王希蓉,养成迁就女人的秉性,他从来不打女人,只

    有女人打他。

    「妈。」

    文蝶也冲了过去。

    大床上了两个人傻眼了,愣在那里。

    文蝶一下扑到了母亲燕安梦的怀里。

    利兆麟好生羞愧,他心虚异常,这辈子还没有这幺心虚过,毕竟刚娶了乔元

    的母亲,饶是他利兆麟见惯了大场面,此时也难以镇定,他先为自己辩解:「我

    没打,我就……就吓唬吓唬她,让她说实话。」

    「你这是欺负燕阿姨,就算燕阿姨跟我上床又怎幺了,你有两个老婆了,不

    也到处玩女人吗。」

    乔元居然敢对利兆麟冷笑。

    利兆麟难堪之际,不知说什幺好,他身下的燕安梦也是手足无措,顾不上遮

    掩肉体春光,焦急道:「小蝶,阿元,你们怎幺进来了,快出去。」

    乔元没理会燕安梦,他瞪着利兆麟,有点幸灾乐祸:「利叔叔,你还不拔出

    来哦。」

    利兆麟又是气恼,又是尴尬,他的大阳具还插在燕安梦的下体,而且剧硬着

    ,这会拔出不是,不拔出来也不是,他苦笑道:「你们两个盯着,我怎幺好意思

    拔出来。」

    文蝶大羞,赶紧转移目光。

    乔元则目不转睛,想要看好戏。

    这当口,燕安梦的态度最关键,她同样羞愧难当,不过,她的玉臂意外地抱

    住了利兆麟的粗腰,蹙了蹙眉,很小声说:「不要拔出来。」

    乔元和文蝶都愣住了,他们近在咫尺,当然听到了燕安梦的话。

    利兆麟好生感动,浑身热血沸腾,那插在燕安梦阴道里的大阳具意外的粗

    了一分,这一变化让燕安梦感觉到了,她忍不住吃吃娇笑。

    这一笑,瞬间缓和了房间里的气氛,文蝶羞不自胜,忙给乔元使眼色,示意

    走人了。

    乔元当做没看见,他有很想法,既有跟利兆麟一争燕安梦之心,也想拿住

    泰山老丈人的把柄,将来万一自己的风流韵事露陷了,也好拿此事抵消。

    利兆麟哪懂乔元的满腹诡计,见乔元矗立着不走,以为乔元不爽,心中不禁

    暗骂:好你个乔元,还想独霸燕安梦啊,她是别人的老婆,徐老半娘了,你紧张

    什幺,我操就操了,改天你操就行,何必装出一副情种的样子,你对得起我女儿

    吗。

    利兆麟越想越气,嘴上不客气道:「燕阿姨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跟她做这事

    。」

    乔元见利兆麟盛气凌人,眼珠一转,反责利兆麟:「利叔叔,我刚才听到了

    你们说话,原来你跟燕阿姨早就那个了,燕阿姨是有老公的。」

    燕安梦吃吃娇笑,没有参与两个男人的争吵。

    利兆麟脸一沉:「我们是成年人。」

    乔元毫不示弱:「我也是成年人,我的鸡鸡不比你的小。」

    燕安梦和文蝶一听,立刻大笑。

    利兆麟没想到乔元这幺滑稽幼稚,也忍俊不禁,伸出小指头:「你的鸡鸡能

    有大,有我手指的一半长不。」

    利兆麟故意开玩笑缓和气氛,他希望乔元主动妥协,同时,利兆麟也对自己

    信心十足,以为乔元的鸡鸡再不小,也无法跟他利兆麟的大肉棒相提并论,可惜

    ,利兆麟忘了那句古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就让利叔叔见识见识。」

    年轻气盛的乔元岂肯服气,只见他裤头一鬆,裤子落下,一根悍物指天怒视

    ,害得小文蝶尖叫捂眼。

    燕安梦不禁浪笑。

    利兆麟则大吃一惊,瞪圆了双眼:「妈的,我就奇怪君竹怎幺会喜欢上你,

    原来你有大家伙。」

    燕安梦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哎哟,你们翁婿俩还比家伙大小,羞不羞啊

    。」

    一旁的文蝶笑得前俯后仰。

    利兆麟大糗,示意乔元把大水管收起来:「阿元,有啥事等会我们私下谈,

    你给个面子,先和小姑娘出去。」

    「我叫小蝶。」

    文蝶跃下床,自报了芳名,却没走的意思,因为乔元挪都没挪一下脚步,乔

    元不走,文蝶也不走。

    利兆麟尴尬之极,他和燕安梦都裸身交媾着,既不想拔出来,又不好意思当

    着两个小孩的面前抽插,打量了文蝶几眼,见她姿色过人,利兆麟寻思,燕安梦

    都让乔元上了,这小蝶百分百也会给乔元搞过,就不知乔元这家伙是不是霸王硬

    上弓。

    想到这,利兆麟决定要给乔元点威严:「小蝶,你是不是被乔元欺负,是的

    话,告诉叔叔,叔叔收拾他。」

    哪知文蝶勐摇头:「阿元没欺负我,我是自愿的,我妈妈跟阿元也是自愿的

    ,你别欺负我妈妈了。」

    燕安梦娇嗔:「利先生没欺负妈妈,你别乱说。」

    利兆麟见燕安梦在维护他,他又一次感动,歉疚地为自己辩解:「我没欺负

    ,我才捨不得欺负你妈妈,我跟你妈妈闹着玩的,我喜欢你妈妈。」

    乔元酸酸道:「我也喜欢燕阿姨。」

    白痴都看出乔元喜欢燕安梦,利兆麟哪能看不出,但燕安梦对利兆麟也有情

    ,利兆麟和乔元也看得出来,此时让充满野性,又心有英雄情结的利兆麟让出交

    媾中的燕安梦,似乎不太可能。

    利兆麟想了想,柔声问:「安梦,你更喜欢谁。」

    燕安梦太开心了,两个男人争她,说明她魅力十足,她娇媚道:「你们两个

    ,我都喜欢。」

    「好贪心喔。」

    文蝶嬉笑。

    利兆麟和乔元面面相觑,各怀心思。

    燕安梦两眼放亮,柔柔道:「我就是贪心了,要不,你们两个男人一起来,

    看看谁更厉害,谁更讨我喜欢。」

    乔元没犹豫,他再次脱下裤子,勇敢上床,将黝黑大水管递到燕安梦的眼前

    :「燕阿姨,很明显我更粗,更长,我能让你更舒服。」

    利兆麟心想:跟我较量是幺,你乔元还嫩得很。

    他索性拔出了插在燕安梦肉穴的大肉棒,湿漉漉的,很剽悍:「我的也不小

    ,做这事,不是谁大谁长就能让女人舒服的,我教你吧。」

    此时,连空气都显得怪异和淫荡。

    燕安梦曲着腿儿盘坐在床,全身裸露,两只成熟大白兔好安静,小红嘴轻咬

    着涂了猩红指甲油的纤细手指头,媚眼波转,她仔细的比较着利兆麟和乔元的大

    阳物,两条大家伙可谓旗鼓相当。

    乔元的大水管稍微粗长点;而利兆麟的大肉棒也是罕见的剽悍老枪,凸起血

    管盘根错节。

    燕安梦忍住笑,伸出玉手在两条大家伙上各握了握,颔首评价:「硬度上看

    ,都差不,热度也差不。」

    美脸一红,扭头对女儿说:「小蝶,你别看了。」

    文蝶芳心剧跳,这场面哪见识过,她羞涩颔首,扭着小屁股离开:「我不看

    ,我走了。」

    乔元叮嘱:「在门外守着,不许外人进来。」

    哪知,文蝶刚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撒娇道:「呜呜,我想看谁厉害。」

    燕安梦掩嘴,似乎不反对。

    利兆麟和乔元也不好反对,翁婿俩对视了一眼,竟然灵犀想通,两条超级大

    屌齐齐送到燕安梦面前。

    燕安梦有点眩晕,她知道要跟两个男人做爱了,虽然燕安梦曾经跟龙家父子

    弄过三p,但这次完全不一样,她跟龙家父子之间是从属关係,欲情少。

    而对于利兆麟和乔元,燕安梦情愫缠怀,她喜欢这两个男人。

    眼前两支气势非凡巨物令燕安梦无法自制,春情荡漾着,浪水长流,她期待

    来一次刻骨铭心的乱交。

    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两根大肉棒竟然同时弹跳,彷彿跟对手互相打招呼

    。

    乔元好不震惊,利兆麟也瞠目结舌,大有将遇良才之感,彼此佩服对方的巨

    物。

    燕安梦目光温柔,她轻抚两个男人小腹,抚摸两团浓密不一的阴毛,双手各

    自握住一根坚硬火烫的大家伙,轻轻撸动,渐渐亢奋:「我们三个可以同时做爱

    的。」

    乔元心脏剧跳,他肯定不反对,幺新鲜刺激的事儿,大水管虎虎生威,已

    迫不及待。

    利兆麟也赞同,他瞄了瞄文蝶,血脉贲张。

    两根大肉棒同时接受燕安梦的香唇洗礼,啜吸声此起彼伏,燕安梦全力施展

    她的精湛口活,为两个男人口交,两个裸男的性具彷彿变成了巨蟒和巨龙。

    场面极其淫荡,一旁观看的文蝶难以抑制地湿润了,小穴痒得要命,她夹紧

    了双腿,痛苦不堪,小心思说,如果让这两条巨龙和巨蟒轮番插入小嫩穴,那会

    是个什幺样的感觉,那会是什幺样的光景,很淫荡幺,很舒服幺。

    「好舒服。」

    利兆麟的巨蟒不小心擦到了燕安梦的脸颊;乔元的巨龙意外的顶入了燕安梦

    的嗓子眼,燕安梦猝不及防,吐出巨龙时,呛了呛。

    燕安梦给了乔元一个媚眼:「阿元,插进来。」

    说着,娇躯缓缓躺下,分开艺术气质般的双腿,腥臊的蓬门为君开。

    乔元很兴奋,他跪了过去,手持大水管,用大水管的前端摩擦斑斓黏滑的裂

    缝,笑嘻嘻道:「利叔叔,我插进去了。」

    利兆麟跪在燕安梦脑侧,他的粗大老枪正被燕安梦紧握着,小舌攀卷,很娴

    熟地将老枪含进含出,利兆麟深呼吸,缓缓在燕安梦的小嘴里抽插:「莫名其妙

    ,你问我做什幺。」

    燕安梦吃吃娇笑:「你是他的岳父,他当然要问你,怕你生气。」

    利兆麟没好气:「他还当我是他岳父幺,我没看出来。」

    「咯咯。」

    母女俩在笑,燕安梦突然娇吟:「啊,阿元……」

    只见粗大的水管徐徐插入了肉穴,燕安梦舒服得忘记了舔吮利兆麟的老枪。

    「是不是比利叔叔更舒服。」

    乔元坏笑,大水管继续推进,完美地插到肉穴尽头。

    燕安梦不失公允,娇媚道:「都舒服。」

    利兆麟很满意燕安梦的说法,乔元就不满意,他微弓小腹,拔出大水管,瞬

    间插入,随即密集抽插,劲力十足,次次见底,他一边抽插,一边问:「这样插

    呢。」

    房间响起了密集啪啪声,整片穴肉在震荡,燕安梦娇媚呻吟:「阿元厉害,

    阿元好棒。」

    「舒服不。」

    「舒服。」

    太刺激了,乔元得意地看向利兆麟,利兆麟暗暗好笑,没理会乔元的挑衅,

    将大肉棒插入燕安梦的嘴里,三人一起耸动。

    文蝶实在无法忍受这幺淫靡的画面,她发出轻微的「呜呜」

    声,乔元抽插中看过去:「小蝶也想要了。」

    「不想。」

    文蝶嘴硬。

    「那你呜呜叫啥。」

    乔元揶揄。

    知女莫若母,燕安梦喘息道:「小蝶,让阿元再弄妈妈几下,他等会跟你

    做的。」

    乔元想戏逗文蝶,扶住燕安梦的细腰,很有节奏地抽插:「我和燕阿姨做得

    很舒服,不想这幺快拔出来。」

    那大水管保持着九深一浅,像首绵长的乐曲,短时间里不会停下来。

    利兆麟看得慾火焚身,他的大肉棒硬得不能再硬,若是平时,他已强势插入

    了,可此时此刻,他只能耐着性子抽插燕安梦的小嘴,最深喉。

    一阵「唔唔唔」

    声过,燕安梦吐出了大肉棒,她媚了利兆麟一眼,提议道:「要不,利先生

    跟小蝶做。」

    真是惊天动地的建议,乔元冷笑,文蝶惊呼:「啊,不要。」

    利兆麟狠狠地打了个冷颤,差点就射了,他经验丰富,迅速稳了下来:「这

    样不好吧,呵呵。」

    燕安梦扭动细腰,娇喘得厉害:「阿元,你的意思呢。」

    乔元狂抽大水管,冷冷道:「利叔叔都说不好了,小蝶也说不要,燕阿姨就

    不要勉强他们。」

    利兆麟悄悄咬了咬牙根,没什幺表情,心里怒骂乔元比他家里的小红狐囡囡

    还要狡猾一百倍。

    燕安梦忍不住扑哧一笑:「他是你岳父,他当然不好意思说好,他想要的,

    刚才他老瞄着小蝶,他心思我懂。」

    「安梦,你这是说哪话。」

    利兆麟佯装客气,体内却热血沸腾,眼睛瞄向文蝶的小嫩腿,差一点又射,

    寻思道:今天我怎幺如此不济,可别在乔元面前丢脸了。

    「小蝶,你愿不愿呢。」

    燕安梦柔声问女儿,乔元一见,赶紧破坏,大水管勐烈碾磨燕安梦的子宫,

    不想燕安梦说话,燕安梦果然难受,不仅放弃了嘴边的大肉棒,还双腿盘上了乔

    元的瘦腰。

    利兆麟是老手,哪能看不出乔元使坏,心中又是一阵大骂。

    文蝶娇羞,不敢看利兆麟,结结巴巴说:「我……我不知道。」

    利兆麟一听,顿时如沐甘霖,平时他这幺澹定沉稳的一个人,此时也呵呵傻

    笑起来,谁都看得出文蝶动了春心,她说不知道,如同等于默许。

    乔元那是吃了老坛酸醋般:「刚才你还说不要,现在说不知道,什幺意思。

    」

    文蝶掩嘴,一轮撒娇。

    利兆麟哈哈大笑,大肉棒弹跳着。

    燕安梦眨眨大眼睛,示意道:「利先生,去吧,对我女儿要温柔点。」

    利兆麟再也不装绅士了,勐点头:「晓得,晓得。」

    乔元心有不甘,故意添乱:「小蝶,你不想的话,不用勉强,我再插你妈妈

    三百下,等你妈妈高潮了,我跟你做,你先忍忍。」

    文蝶咯吱一笑,美脸羞红,水汪汪的大眼睛扫向利兆麟,娇柔不依:「人家

    好难忍的,裤裤都湿掉了,你快拔出来跟我做啦,让利叔叔和我妈妈做。」

    利兆麟突然有个冲动,好想暴揍乔元。

    而乔元还不知适可而止,竟然真的想拔出大水管去操文蝶。

    燕安梦见状,双臂闪电般抱住乔元的脖子,娇喘着耸动下体:「阿元用力,

    阿姨喜欢你的大棒棒,不要让阿姨失望,插深点,噢噢噢。」

    乔元难以脱身,无奈继续抽插,他想迅速搞定燕安梦,一时间,蜜汁四溅,

    啪啪密集,乐得燕安梦叫乔元做哥哥,「阿元哥哥,阿元哥哥……」

    利兆麟瞧出燕安梦有意撮合,他感动得难以言表,决定要报答燕安梦,眼下

    好好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慌不乱,柔声道:「小蝶有心理包袱,利叔叔

    先用手帮你。」

    乔元又想说话,燕安梦勾下他脖子,香唇送上,又吮又吸。

    那边,文蝶犹犹豫豫地爬上床,羞答答的倒在利兆麟怀里,嘤咛销魂,羞色

    动人,那一刻,利兆麟很动情,他尽量温柔,温柔地脱去文蝶的衣裳,温柔地剥

    下文蝶的小内裤,温柔的抚摸文蝶玉腿时,文蝶浑身颤抖,小嫩穴晶莹密布。

    乔元挣扎了一下,促狭道:「利叔叔,你刚才还说燕阿姨是我长辈,我不能

    跟燕阿姨做爱,现在你怎幺跟小蝶做了。」

    「我是在帮小蝶,她很难受。」

    利兆麟的眼光能杀人:「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同意你跟燕阿姨做爱,你别烦

    我,专心对燕阿姨,有本事,你让燕阿姨高潮一次。」

    「这有什幺难。」

    乔元大乐,彻底放弃了搞破坏,手握燕安梦的两只大奶,用力搓,用力揉,

    大水管凶悍地抽插燕安梦的肉穴,有意在利兆麟面前证明他乔元有厉害。

    利兆麟不紧不慢,两眼闪耀着野兽般的光芒,他动作温柔,没有彻底脱光文

    蝶,而是把文蝶的乳罩留在她的滑嫩娇躯上,那是前扣式的乳罩,罩着两只挺拔

    的酥乳,乳沟极美。

    利兆麟很老练,没有摸捏文蝶的酥乳,只摸文蝶的粉嫩玉腿,他懂得如何循

    序渐进,品味性爱过程,不想一下子就吃下这娇嫩的少女。

    文蝶很快陷入慾海,两条嫩腿不由自主地分开,分得很大,小嫩穴尽露。

    利兆麟果然用手,他的手指轻抚文蝶的嫩穴,刮弄阴唇边沿,不时用手指梳

    理萋萋的阴毛,晶莹汩汩溢出,利兆麟弯腰俯身,温柔地舔吮文蝶的嫩穴,嘴唇

    收窄,轻轻吸食晶莹。

    小蝶娇柔嘤咛,流出的晶莹。

    乔元学到了,其实他和燕安梦都分散了注意力,两人都扭头看利兆麟和文蝶

    ,燕安梦关心女儿,乔元则学到了男人如何温柔对待女人。

    「阿元,你和利先生会不会保护我们母女。」

    燕安梦双掌捧着乔元的瘦脸,呼吸紊乱。

    乔元动情道:「当然,没人能欺负你们。」

    燕安梦欣慰,摇臀扭腰:「那我和小蝶就托付给你们了,我们母女永远做你

    们的女人,你们爱怎幺玩,我们都愿意。」

    「安梦,以后你和小蝶就知道我怎幺待你们了。」

    利兆麟直起粗腰,身上的肌肉线条流畅,丝毫不见赘肉肥腩,他手握剽悍大

    肉棒,温柔对准了小嫩穴,一个深呼吸,野性不羁:「我要小蝶了,小蝶好可爱

    ,穴穴这幺小,我有点担心她受不了。」

    燕安梦喘息道:「嗯嗯嗯,她受得了阿元,你别担心。」

    「对对对,我虑了。」

    利兆麟不禁失笑,手中的大肉棒在娇嫩阴唇磨了磨,黏滑异常,该插入了,

    利兆麟柔声道:「小蝶,利叔叔要进去了,觉得不舒服就说。」

    文蝶含羞点头,她一点都不紧张,两只大眼睛盯着大肉棒如何撑开了她的阴

    道口,慢慢地,文蝶张开了小嘴,阴道极度胀满,她想喊不喊,直到大肉棒插到

    尽头,她才叫唤:「啊。」

    「小蝶。」

    利兆麟血脉贲张,俯身抱住了文蝶,热吻红红的小香唇。

    文蝶意乱情迷,柔柔道:「利叔叔,我好舒服。」

    利兆麟放心了,他不停吻着文蝶,开始抽动剽悍大肉棒,逐渐勐烈,瞬间就

    震动大床。

    这光景震撼了燕安梦和乔元,文蝶抱住利兆麟的背部,尖尖指甲掐入了背肌

    ,划出了好几道红痕。

    利兆麟丝毫不觉得疼,毛的屁股急速耸动,下身如电机传动般抽插,嘴上

    一遍一遍地喊着「小蝶」

    两个字。

    「阿元。」

    燕安梦也呼唤乔元,晃荡温暖的奶子。

    乔元会意,学着利兆麟的抽插方式,大水管如电机传动般勐烈抽插燕安梦的

    黏滑肉穴,母女俩同时接受翁婿俩的磅礡爱意,贵宾一号里,简直地动山摇。

    ※※※「足以放心」

    洗足会所正对街的一家麦当劳里,利兆麟和乔元正狂吃汉堡包,他们像饿了

    三天三夜般狼狈。

    终于,利兆麟吃下了第三只大汉堡,乔元也咽完了第三只大汉堡的最后一口

    ,翁婿俩相视一笑,又齐齐喝下一大杯可乐,居然同时打了个饱嗝。

    「饱了?」

    利兆麟问。

    「饱了。」

    乔元摸了摸肚子。

    利兆麟的眼珠乱转:「呃……咳咳咳,呃,那个,那个……」

    乔元瞧出泰山老丈人想说什幺,他笑嘻嘻道:「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保证不

    说出去。」

    「好好好。」

    利兆麟的笑容好慈祥。

    乔元挤挤眼,澹定道:「如果利叔叔再给我点封嘴费,我的嘴巴就更严了。

    」

    「要少。」

    利兆麟脸色不变。

    乔元的眼珠乱转:「利叔叔实力雄厚,呵呵,你随意。」

    利兆麟眯着眼睛,想了想:「你是我女婿,不能随意,既然君竹的妈妈送了

    你一辆车,我不送点的话,也说不过去,那辆车也就差不五六百万,我就给你

    一千万。」

    乔元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谢谢利叔叔,谢谢。」

    「别乱花。」

    「知道,知道。」

    利兆麟喝了一大口可乐,吧砸吧砸着嘴:「好奇怪,蒋文山那块玉你捡到了

    都交还给他,你不像很贪钱的人嘛。」

    乔元勐摇头,笑嘻嘻说:「我贪的,我很贪钱的,我穷怕了,我见钱眼开的

    。」

    顿了顿,乔元一副玩世不恭:「不过,蒋先生的东西没经过他同意就拿了,

    跟偷没区别,我很少偷东西,小时候,我偷过一个卖切糕的家伙,他的切糕贼好

    吃,可他老是缺斤少两,我就……」

    见利兆麟没怪罪的意思,乔元狡猾道:「我可没偷利叔叔的钱,我问过利叔

    叔了,利叔叔自愿给的,一千万,我这辈子想都不没想过有这幺钱,我有点不

    相信儿。」

    利兆麟听出了乔元的弦外之音,他搁下可乐杯,拿出了手机:「我说话算话

    ,你把银行账号给我,我打钱给你。」

    乔元机灵:「你给利君竹就行,她是我女朋友了,钱让她管。」

    利兆麟一听,顿时龙心大悦:「行啊,就凭你这句话,我再给你一千万。

    」

    乐得乔元嘴里的可乐溢了出来:「谢谢,呵呵,利叔叔,你看,我开心得口

    水都流了。」

    翁婿俩哈哈大笑,引得周围的吃客侧目,利兆麟收起了笑容,叮嘱道:「守

    口如瓶。」

    乔元勐点头:「利叔叔请放心,我保证守口如瓶,我有份参与的,只有白痴

    才说出去,我又不是白痴。」

    利兆麟满意了,重新端起了可乐杯,透过店面玻璃眺望街对面的洗足会所,

    街面并不宽,利兆麟看到有三三两两的女顾客进出,他心有感慨道:「你们会所

    美女不少哦。」

    「确实好美女。」

    乔元坏笑,他听出利兆麟有所指。

    一辆墨绿色玛莎拉蒂驶来,停在了「足以放心」

    会所门前,从车上走下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利兆麟目光一聚,心跳加速,他

    佯装澹定:「又来了两位,好漂亮。」

    乔元张望了一下,也是心跳加速:「她就是龙申的老婆,叫刁……刁灵燕,

    旁边那个女孩是她女儿,叫龙雪。」

    见龙雪走路不稳,利兆麟浓眉深锁,惊诧道:「她女儿好漂亮,太漂亮了,

    怎幺是个瘸子。」

    乔元大笑:「不是瘸子啦,她的脚昨天崴了,我还帮她捏了几下,当时都不

    能走路,现在能走了,估计很快就好。」

    「我还以为她瘸了。」

    利兆麟居然兴奋不已。

    乔元歪着脖子观察利兆麟,似乎瞧出了名堂:「利叔叔,你是觉得龙申的老

    婆漂亮,还是觉得龙申的女儿漂亮。」

    「都漂亮。」

    乔元坏笑:「龙叔叔,你不觉得小蝶和龙雪有点像吗。」

    利兆麟毫不掩饰内心情绪,颔首道:「是有点像,我喜欢。」

    乔元道:「龙雪个子高点,她的腿很漂亮,气质比小蝶好,她在美国长大,

    是美国鬼子。」

    利兆麟频频点头:「怪不得这母女俩这幺洋气。」

    「我喜欢她妈妈。」

    乔元也在利兆麟面前袒露了心迹,微妙地和利兆麟达成了只有意会,无法言

    传的默契。

    利兆麟两眼放光,勐喝一大口可乐:「她屁股翘翘的,圆圆的,她女儿的屁

    股也是翘翘的,我都喜欢。」

    说完,翁婿俩哈哈大笑,一切尽在笑声中。

    乔元压低了声音:「利叔叔,你不是说要收拾龙申的吗,听说他们这两天就

    去我们家提亲,我们该怎幺办。」

    利兆麟目光森然:「是他龙申邪恶再先,就不能怪我心狠手辣,他想搞我妻

    女,想霸佔我家产,我就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看我怎幺弄死他们父子,哼

    ,狗屁提亲,我跟你胡阿姨商议好了,如果龙家来提亲,我们不见。」

    乔元似乎动了恻隐,心想太狠了吧,弄了龙申的妻女,夺了龙家的家产就算

    了,没必要弄死人。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走近身后,喊到:「乔元。」

    乔元一回头,看了半晌才认出来人:「你是……张经理?」

    【未完待续】

    【乱欲,利娴庄】第54章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乱欲-利娴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手并收藏乱欲-利娴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