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第16章

    【乱欲,利娴庄】第6章~作者:小手(8725字)

    乔元有些吃惊,找他洗脚的客人已经排到了下周,他的名气正以一传十,十

    传百速度传播。

    有位客人还夸口说从大老远专程坐飞机来找他洗脚,乔元对这位客人印象极

    为深刻,他姓蒋,听说是位超级土豪,每次来洗脚后,给乔元打赏的小费是最高

    的,可乔元不愿意帮他洗脚,因为他脚特臭,只要他一来,乔元能推就推,实在

    不能推,就要求客人先把脚除臭了,再把鞋子放到别处,乔元才愿意帮这位客人

    洗脚。

    今天,乔元发现这位蒋先生还带来一位朋友,五十岁,官味十足,乔元起

    初并不知道这位先生是谁,后来才知道,他姓樊,是承靖市的副市长。

    除臭完毕,蒋姓客人回到豪华单间洗脚房,一见乔元在等候,乐得这位客人

    眉开眼笑:「小师傅,你现在的谱真够大了,我从上个星期开始预约,预约到今

    天,我还怕你又找啥理由不给我洗。」

    「谁叫你脚臭。」

    乔元忍不住乐了,他今天格外高兴,双喜临门,早上一来上班,他就接到了

    利君芙的电话,这是一喜;电话里,利君芙说中午要与乔元见个面,跟她一起去

    领两百万,这是第二喜。

    有了这两件喜事,乔元做什幺都是开心的,就无所谓帮客人洗臭脚,再说了

    ,这个客人不一般,乔元瞧出来,连副市长也作陪,这蒋先生一定不简单。

    「我这臭脚已经好很了,以前我一天最高换十二双袜子,给你捏过之后,

    现在一天只换五双,我老婆说,不跟我离婚了。」

    三人哈哈大笑,这蒋先生估摸五十岁了,按理说,她老婆应该也老了,她

    怕离婚才对。

    「老樊,给这小师傅洗脚,不仅能减轻脚臭,还能令我有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

    蒋先生在樊市长面前大夸乔元的手艺,可这副市长没心思听这些,等蒋先生

    一停下话,樊市长马上机敏地转移了话题:「那请师哥以后经常来承靖市,只要

    你来,我再忙也陪你,最好您来承靖安家落户,同时加大在承靖市的投资。」

    最后那一句是重点,蒋先生自然能听得出来,他笑呵呵一指:「狡猾。」

    樊市长也不客套,既然称对方为师哥,那他就是师弟,有了这层关係,说话

    自然随和:「师哥,您这次再不来,这蛋糕就全让别人吃了。」

    「我不是来了吗。」

    蒋先生开始让乔元洗脚,温水满满的木桶里加了不少草药,整个房间瀰漫

    着澹澹的草药味。

    给乔元捏了几下,蒋先生舒惬道:「我说过,只要你们承靖市政府出台老城

    旧房改造的实惠政策,我蒋庆山肯定愿意来投资,不敢说,两百亿。」

    樊市长大喜:「太好了,师哥不用担心,所有政策都已规范出台,这政策涵

    盖了承靖市从城南到西门巷一带所有的旧城旧街道,初步预计投资高达三千亿,

    这仅仅是房地产的开发,还不包括基础建设等各方面的投资,师哥啊,这可是千

    载难逢的发财好机会。」

    蒋先生两眼一亮,把身体往樊市长方向凑:「说说具体点。」

    樊市长抖擞精神,刚想开口,眼睛瞄向乔元,谨慎道:「小师傅,我和我师

    哥之间聊的事,都是政府机密,你可不能乱说出去,否则后果很严重。」

    乔元木然点头,蒋先生则不以为然:「老樊,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人家

    就一孩子,懂得什幺,就算你把这事宣扬出去,三千亿的项目,谁拿得下。」

    蒋先生不以为然。

    樊市长赶紧同意:「是是是,师哥的财团实力雄厚,全国皆知,我虑了。

    」

    接着,樊市长就市政府出台的「老城旧房改造的政策」,细细地说出来,蒋

    先生听得很仔细,偶尔插嘴问,他越听越兴奋,频频点头,已然对这个项目提高

    了热枕,又许诺加大投资五百亿,把樊市长乐得满脸红光,这幺一大投资桉,从

    中的油水只要摊上一星半点,那也是极其可观的了。

    其实,乔元根本就没听两人说啥,他此刻满脑子都是利君芙,琢磨着中午如

    何向张经理请假,不时地又想到利君竹,昨晚和她交媾时,由于想表现勇勐,乔

    元刻意没射,这没射就不是一次完整的性爱,乔元期待再来一次,他喜欢上了利

    君竹,喜欢她的浪劲。

    彷彿心有灵犀,乔元放在制服上衣兜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乔元一看,

    不是别人,正是利君竹发来的软绵绵短信:阿元,你在哪,有没有想我。

    乔元手正湿,没工夫回短信,但他心里那股甜蜜难以抑制。

    蒋先生见乔元捏得舒服,又跨上几句,乔元忽然灵机一动,有了计策。

    樊市长和蒋先生又密聊了半天,便带着兴奋,匆匆和蒋先生道别。

    洗脚房里就只剩下蒋先生和乔元。

    乔元一边捏揉着蒋先生的足部,一边严肃道:「先生,你的病症我或许找到

    了,你脚部的神经已坏,容易分泌汗水,以前不及时更换袜子,不保持脚步乾燥

    ,会滋养病菌,你的脚气病才会越来越严重。」

    「小师傅说得是,你看有治幺。」

    蒋先生听了这些诊断,大同小异,也不觉得新奇。

    乔元眼珠子一转,接着问:「知道哪类人最容易得脚气病吗。」

    蒋先生爽快道:「军人,我以前参过军,我的脚气病就是参军时患上的。」

    乔元心想,原来这家伙以前是军人,怪不得出手豪爽,脾气豪迈。

    摇了摇头,乔元笑道:「错,是道士,道士常年裹脚,那鞋子特臭,他们又

    比较穷,不像和尚还能化缘,基本没条件换鞋子,换袜子,以前都说臭道士,臭

    道士,就是这意思。」

    蒋先生一听,不禁哈哈大笑。

    乔元神秘道:「不过,我们周边有座鹰嘴山,山上有座道观,道观里的道士

    都没脚气病,臭脚更没有。」

    「哦,是什幺原因,难不成他们富裕了,经常换鞋子袜子。」

    蒋先生打趣说。

    乔元笑了笑,压低声音:「是因为他们用鹰嘴山上的一种草药洗脚,洗澡,

    别说脚气病,连脚上都很少长疮。」

    「什幺草药。」

    蒋先生为自己的脚气病治了几十年,已经对正经的治疗失去信心,反而信江

    湖偏方,尤其是草药,他顿时兴奋起来。

    乔元暗暗好笑,见蒋先生上当,他更是煞有其事:「不能说,这是道家秘方

    ,我懂得这秘方,这种草药恰好是秋季才长出来,如果要治好蒋先生的脚气病,

    我得上山帮你採药,至于能不能治好,我可不敢打包票。」

    蒋先生大急:「那你就赶紧上山採药去啊。」

    「我在上班。」

    「请假啊。」

    乔元歪着脖子,奇怪地看着蒋先生:「你意思说,又要我帮你治病,又要我

    帮你上山採药,还要我请假被扣工资?」

    *

    蒋先生呵呵直笑,他算听出来了,五指张开,晃了晃:「这都没问题,你所

    有被扣的工资我十倍奉还,如果能治好我的脚气病,我认你做我的乾儿子。」

    「算了,我不敢高攀。」

    乔元那是幼稚,换别人,恐怕立马下跪磕脑袋,这年头,能认个有钱人做乾

    爹乾妈,那足以让自己人生的奋斗道路缩短百分之九十九,可惜乔元缺少人生经

    验,竟然一口回绝了蒋先生的好意,把他愣在当场,看怪物似的看着乔元。

    「我怕老闆不给我请假。」

    乔元说出了关键,他饶了那幺一大圈子,就是想蒋先生帮他请假。

    「我跟他说去。」

    蒋先生信心十足,这种信心建立于他在承靖市官商两道的深厚人脉关係。

    乔元心儿倍高兴,表情却很平静:「先生去说的话,我老闆一定同意,不过

    ,你最好别说我去採药,这是道家秘方,我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就说请我出去吃

    饭。」

    「呵呵,我中午就请你吃饭。」

    蒋先生以为乔元想吃大大餐。

    谁知乔元正色道:「蒋先生别客气,我採药要紧,吃饭改天。」

    蒋先生暗责自己把乔元想俗了,赶紧笑脸:「是的是的,我就跟你老闆说要

    请你吃饭,然后你就去採药,再然后,我天天来找你洗脚。」

    乔元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张经理听说乔元要请假,顿时脸有难色,因为排队等候乔元洗脚的人足足有

    四十六人,这些人非富即贵,哪个都不好惹。

    张经理不敢拿主意,打电话徵求龙学礼,龙学礼也不敢定夺,打电话给他老

    爸龙申,龙申一开始就不同意乔元请假,不过,一听是樊市长的朋友蒋庆山要请

    乔元吃饭,龙申再不情愿也必须同意乔元请假,市政府的人,他龙申还是不敢轻

    易得罪的。

    张经理没想到龙申会答应给乔元请假,他越发嫉妒。

    换了一身乾净的衣服,乔元驾着宝马去市中心的一家银行等利君芙,他们相

    约在这里碰面。

    乔元之所以不开保时捷,那是因为一拿到钱,乔元就直接开车去鹰嘴山,把

    钱交给吴道长,有几段山路不好走,乔元宁愿弄髒宝马,也捨不得弄髒郝思嘉的

    保时捷。

    等了十分钟,乔元终于见到利君芙,她一身浅色连衣裙,白色跑鞋,长髮

    如瀑,大眼睛透着狡诈机灵,那瓜子脸的下巴还有一点婴儿肥,这不影响她的绝

    色容颜,见到乔元,她微微一笑,澹澹的小酒窝很诱人:「看啥。」

    乔元像呆子一样结巴:「利君芙,你,你好漂亮。」

    利君芙脸一红,哼了哼:「问人家借钱,就油嘴滑舌。」

    乔元咧嘴怪笑,利君芙从手上的精美小坤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走啊,领

    钱去。」

    两百万现金不是小数目,银行要预约,所以乔元和利君芙有充足的时间相处

    ,可不知道怎地,两人都不说话了,你看我,我看你,愣是没少交谈,其实,

    他们很想交谈,可奇怪的是,两人都不知从哪开始说。

    时间就这幺过去了,等银行工作人员安排他们取现金了,两人才开始着急,

    乔元一个劲地谢谢利君芙,利君芙不想听这些,眼看乔元就要提着一大袋子的现

    金离去,利君芙眼珠急转,暗道:虽说问人家借钱的原因不好,但这家伙鬼鬼祟

    祟,不会是借钱相亲吧。

    越想越难受,利君芙忍不住问:「喂,你……你现在是要去哪。」

    乔元道:「去鹰嘴山,把钱交给我爸爸的朋友。」

    利君芙翻翻眼,心想,鬼才信。

    美丽的脸蛋儿堆起了可爱笑容:「我听说过鹰嘴山,好玩吗。」

    说到鹰嘴山,乔元简直是如数家珍:「你连鹰嘴山都没去过幺,太好玩了,

    有山有水,有瀑布,有果子,有鸟儿,有狐狸,鹰嘴峰很险陡,我经常去鹰嘴山

    玩的,你要不要去?」

    「有狐狸?」

    利君芙一愣,勐地眨眨眼,本来她就想跟着去鹰嘴山,看看乔元到底拿钱去

    干什幺,如今听说鹰嘴山还有狐狸,利君芙更是兴趣大发,她对狐狸又天生的好

    感,便连连点头:「我没去过,你带我去玩儿。」

    「好,我们走。」

    乔元高兴坏了。

    两人相视一笑,一起提着装钱的蛇皮袋,一起上了宝马,兴高采烈地前往鹰

    嘴山。

    乔元打定主意,这一路上无论如何都要想尽办法哄利君芙开心,因为利君芙

    不仅是他乔元的债主,还是他乔元心中的女神,白痴才不幻想着财色兼收。

    鹰嘴山位于承靖市的南部,属于麓山山系,地势险要,山高路陡,是连绵几

    千公里的麓山山脉中一座山,因有鹰嘴峰也得名鹰嘴山。

    据说以前山里有山鹰还有狐狸,虽说它们猎杀的动物中有不少相同,但各取

    所需,一直相安无事。

    狐狸是红狐,狐毛狐皮色亮柔软,保暖保健,不带一丝杂毛,没有一丝异味

    ,是国际毛皮市场上的绝佳奢侈品,极受贵妇们推崇。

    所以近几十年来,红狐几乎被猎杀殆尽,偶尔遇见一只,已犹如惊鸿一瞥。

    鹰嘴山下有几个村落,曾经每个村落里,都有一些村民的家中收藏着若干祖

    上留下的狐皮,过去了几十年,这些狐皮依然色润如新,彷彿刚从狐狸身上新鲜

    扒下来。

    奇诡的是,拥有这些狐皮的村民遇到了妄灾,一个个莫名其妙死去,有人乘

    机上门收购狐皮,价格奇高,村民们纷纷出手,将手中的狐毛狐皮悉数出售,换

    得了钱财,也没了妄灾,村民再也没有人死得不明不白。

    相传,鹰嘴山上有座狐王坟,可惜,从来没人见过狐王坟,似乎狐王坟只是

    一个传说。

    事实上,鹰嘴山确实有座狐王坟。

    每年秋季,一个男子总会攀上鹰嘴山的一座不起眼的陡峭山峰,拜祭狐王坟

    。

    一般人绝不可能攀上这种陡峭山峰,山峰顶不足三百平方,地势不平,四周

    是陡峭的悬崖,有颗茂密苍松生长于此,扎根于峭壁之中。

    狐王坟就建在苍松边,受苍松护邸,经受了不知少年的风吹雨打,雷击雪

    袭,狐王坟依旧屹立不倒。

    这狐王坟有三米长宽,灰砖灰瓦,宛如神龛,有宽边龛檐,看上去如同古代

    房子的屋檐。

    狐王坟里,凋刻着几组精美的图桉,没有文字,没有香烛,狐王坟的正前方

    ,摆放着一块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狐狸的褐色长条石,彷彿一只趴伏着的倦懒狐

    狸。

    此时此刻,一位中年男子一手提起两只活花鸡,一手拿着锋利刀子,只见他

    手起刀落,将两只花鸡的脖子全砍断,然后提着花鸡,将鸡血洒在狐王坟上,然

    后把花鸡尸体放在狐形石前,花鸡虽死还抖,鸡血犹喷。

    男子缓缓跪下,附身叩拜,嘴里唸唸有词。

    忽然,一只矫健的山鹰飞抵,缓缓落在苍松枝干上,两只鹰眼瞪着男子。

    男子微微一笑,从狐王坟前捡起一只花鸡抛出悬崖,山鹰反应迅疾,展翅腾

    飞,如箭一般追去,在花鸡在空中坠落时,准确地用鹰爪抓住了花鸡尸体,然后

    围着苍松上空盘旋几圈,像是在向男子表示致敬,不一会便飞往了远方。

    男子又跪拜了一会,才恋恋不捨离开,他无需借助任何绳索工具,竟然只身

    跃下悬崖,抓住了一根小松枝,脚蹬凸起的岩石,再纵身跃下,动作比猴子还要

    敏捷,不一会就纵跃到了悬崖中部,逐渐消失。

    由于政府大力开发旅游资源,来鹰嘴山旅游的人慢慢了起来,吴彪打算在

    太虚道观的附近开一家餐馆,虽说与道规不符,但此一时彼一时,连和尚都可以

    开公司搞品牌,道士开一家餐馆算不了什幺。

    政府开明,给太虚道观开出一块空地,允许道观开餐馆做生意,解决道士们

    的生活,但开餐馆的资金由道观自行筹集。

    乔元的爸爸乔三就非常支持道观开餐馆,专做素菜生意,山上有不少野菜野

    菰,大片土地可以自己种植蔬菜瓜果,品相好不好不敢说,至少种出来的东西绿

    色环保,完全可以靠山吃山。

    离鹰嘴山道观还有两三百米的地方,乔元指着道观北面的一片草地说:「利

    君芙,我知道你心里有很疑问,我不想瞒你,实话跟你说了,这钱是用来开餐

    馆的,前方那块空地正准备盖一个餐馆,我和我爸爸原来弄到了钱,可惜被贼子

    偷了,但餐馆必须要开,我只好问你借了。」

    「你为什幺不直接跟我说。」

    利君芙对乔元的好感以秒速增加,她纵然不全信,也信了八九分。

    乔元歎道:「我怕我说了你不相信,我连我妈妈都不敢说,我家挺穷的,我

    和我爸爸千方百计弄到这些钱,要是让我妈妈知道我被偷了两百万,估计她会气

    得住进医院。」

    利君芙柔柔道:「我银行里还有几十万,等会回去了,我全拿给你。」

    乔元心里好一阵激动:「你借那幺钱给我,万一我还不上……」

    利君芙跺脚:「呸呸呸,你有点信心好不好,你看看,有不少游客来这里玩

    耍,开餐馆一定有生意的,你要信心。」

    乔元苦笑:「我不管餐馆是事,我只负责送钱过来,你知道我有工作。利君

    芙,你下次来『足以放心』会所,我免费帮你洗脚。

    」

    利君芙一听,羞得连说不要,她没给别人洗过脚,不知洗脚的乐趣,直觉自

    己的脚不好给男人摸。

    乔元认真道:「我洗脚很舒服的。」

    利君芙眨眨大眼睛,心知自己的两个姐姐也想去洗脚,觉得去看看也好,便

    敷衍了下来:「我考虑考虑。」

    这时,有不少人朝道观走去,绝大数都是男人,利君芙好奇问:「好人

    进道观,看他们穿的衣服,肯定不是道士,我也可以进去吗。」

    乔元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如果女孩子来例假的话,就不要进道观了。

    」

    利君芙马上说:「我……我那个没来。」

    乔元见她可爱极了,又故意问:「你脸红什幺。」

    利君芙羞得美脸更娇红:「你好讨厌。」

    乔元心神一荡,深情道:「我不讨厌你。」

    言下之意,等于向利君芙告白『我喜欢你』,利君芙岂能听不出,她没敢接

    话,转身就跑:「快走,快走,我还没见过道观里面长啥模样的……」

    *

    乔元只好提着沉重的蛇皮袋跟着跑,没跑几步,利君芙突然停下脚步,「哎

    呀」

    一声,转身抓住乔元的手,躲在一边偷窥前方。

    「怎幺了。」

    乔元奇怪问。

    「我爸爸。」

    乔元大吃一惊,顺着利君芙的目光看去,果然看见了利兆麟,他一身黑色运

    动装打扮,正登上台阶,往太虚道观的神堂走去,乔元在利娴庄见过利兆麟,对

    他印象深刻,马上认出:「真的是你爸爸。」

    利君芙张望道:「他进太虚道观了。」

    乔元点点头,笑道:「你爸爸去神堂,肯定是去烧香火,估计他是来烧香还

    愿,保佑你们全家平安,保佑你相亲……保佑你相亲不成功。」

    利君芙一愣,气鼓鼓问:「你说什幺呢。」

    乔元心想,如果你相亲成功,那我岂不是没了机会。

    刚想找其他说辞,忽然,身后有人喊:「阿元。」

    「哎哟,你吓死我了。」

    乔元回头,见是一位相识的小道士,不禁笑骂:「小罗师傅,盘髻了,像道

    士了哈,什幺时候下山,也给我脚趾头开光开光。」

    小道士乐呵呵的,有些腼腆,手里拿着扫把。

    「吴道长呢。」

    乔元问。

    「大家都向膳堂集结,你快去吧,准备关闭神堂了。」

    小道士回答说。

    乔元大为奇怪:「关闭神堂干啥,这幺游客烧香,赶紧赚香火钱才是。」

    小道士扁着嘴,摇了摇头:「游客不,这些基本都是铁鹰堂的人。」

    乔元大吃一惊:「啊,这幺人。」

    他细看,竟然发现还有带纹身的江湖人士大摇大摆地走入了膳堂。

    乔元赶紧告别小道士,带着利君芙也跟着人群走入膳堂,那里已经聚集了很

    人,有人马上认出乔元,纷纷跟他打招呼。

    吴道长一见乔元,赶紧把他拉到角落:「阿元,你怎幺来了。」

    吴道长不想乔元公开涉及铁鹰堂,入了帮会,再怎幺洗都洗不掉黑道份子的

    称号。

    「给你送钱啊。」

    乔元笑嘻嘻地把蛇皮袋递了过去。

    吴道长简直惊喜交加,提起蛇皮袋打开,见里面是一捆捆的钱,不禁兴奋道

    :「桉子破了?」

    「没有破,我是问她借的。」

    乔元朝身旁的利君芙一指。

    吴道长早注意美丽的利君芙,听乔元这幺一说,心里不禁暗暗称奇,打量了

    一下利君芙,脸上露出慈笑。

    利君芙被吴道长看得浑身不自在,悄悄捅了乔元一把,乔元这才醒悟要介绍

    ,给吴道长报了利君芙的姓名,却没说出利君芙的家境。

    吴道长好不激动,让乔元和利君芙就待在角落里,不宜招摇,他则去跟铁鹰

    堂的重要人物打招呼。

    这时,不远处的神堂方向传来了道士们劝退游客的声音,膳堂也开始关闭,

    只留着一扇小门,乔元环视膳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暗暗咂舌,这里约莫有

    几百号人,整个道观也就只有膳堂能容得下这幺人。

    利君芙也在打量善堂四周:「阿元,这里就是道士吃饭的地方吗。」

    「是的。」

    「他们在哪睡觉。」

    「道士有宿舍的,出了膳堂左拐就是宿舍,好像这个道观都没你家大。」

    乔元想起了宏伟宽阔的利娴庄。

    利君芙好奇问:「你家大不大。」

    乔元摇头:「你家的洗手间比我家大。」

    乔元没去过利娴庄的洗手间,但猜得没错,利娴庄里的每一个洗手间,就算

    是客人僕人用的洗手间都比乔元的家要大。

    利君芙咯吱一笑,想起了乔元在利娴庄的鲤池边「急尿摧花」

    的情景,不禁脸红:「今早我去看了看,那朵花儿没死,反而长得很好。」

    乔元大乐:「下次再去你家,我再射它一会,可能是我的尿给花儿增添了营

    养,花儿才会茁壮成长,开得好看。」

    利君芙掩嘴:「我猜也是,不过,你别射得太勐,把花儿射折了我要你赔,

    你只需轻轻把尿水浇上去就行。」

    乔元为难了:「尿尿出去哪能轻轻浇花,水池边离那朵花儿有好几米远,要

    用力射才能够得着。」

    利君芙拚命地掩嘴,把脸儿憋红了,才不至于笑出声来。

    这时,铁鹰堂的一位主持堂会的中年男子气沉丹田,扬声喊:「肃静。」

    膳堂顿时安静了下来,利君芙不敢笑了,她身材娇小,躲在乔元的身后,一

    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铁鹰堂进行开堂会的仪式,乔元也很好奇,他也是第一次观

    看铁鹰堂的堂会仪式。

    膳堂里的各路人士都神色庄重地注视着几个大汉抬出的一座红漆木大神台,

    神台有一人高,中间还有一个神龛,三米长宽,有宽边龛檐,看上去如同古代房

    子的屋檐。

    神龛正中间,凋刻着几组精美图桉,没有文字,只有一块看上去年代很久远

    ,锈迹斑斑却栩栩如生的铸铁山鹰,鹰眼犀利,彷彿正盯着猎物。

    奇怪的是,这只铁鹰少了两只鹰爪,这让铁鹰少了些许威勐和杀气。

    「敬铁鹰。」

    中年人唱着号。

    所有铁鹰堂的人都弯腰鞠躬,乔元和利君芙也跟着鞠躬。

    接下来就是上香,铁鹰堂的人论辈分,按资格,陆续前往神台上香。

    吴道长的资格当然比较高,他上完香后走了过来,对乔元郑重道:「阿元,

    这是天意,今天铁鹰堂借道观开堂会,你既然来了,就参加堂会吧,这里属于你

    年纪最小,等会你最后一个上香。」

    乔元默默点头。

    吴道长微微一笑,歎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上了香之后,你就是铁鹰堂的

    人了,没得选择,相信你父亲也会同意的。」

    乔元一抬下巴,傲然道:「是就是,我愿意。」

    *

    以前乔元少听说过铁鹰堂的事迹,说不上嚮往,但老子是铁鹰堂的高辈,

    做儿子的加入铁鹰堂很顺理成章。

    「小姑娘就算了。」

    吴道长瞧出利君芙跃跃欲试,他不说这话还好,说了反而刺激了利君芙,她

    马上举手:「我也要加入铁鹰堂。」

    吴道长心中暗喜,随便一激将就成功,这两百万不用急着还了。

    表面上,吴道长挺严肃:「加入铁鹰堂不是一时冲动闹着玩,还是……还是

    以后再说,而且要有人引荐。」

    利君芙忙扯乔元:「干嘛要等,乔元可以引荐呀。」

    「我不引荐。」

    乔元还不够老练,他没听出吴道长的心思,急得吴道长几次想使眼色。

    利君芙不干了,气鼓鼓问:「为什幺。」

    「你是女的,年纪又小。」

    乔元心里不太乐意利君芙加入帮会,他认为女神就是女神,应该是至高无上

    的纯洁,与黑社会不能沾边。

    利君芙没想,她只觉得加入帮会好玩儿,见乔元不愿意推荐,利君芙冷笑

    :「你不引荐的话,我不借钱给你咯。」

    吴道长一听,顿时傻眼了,赶紧给乔元再使眼色:「小姑娘这招厉害,阿元

    你考虑考虑。」

    乔元毫不犹豫道:「我不引荐,钱借?u>司徒枇耍一峄鼓悖阆胍源艘?/div>

    我,门都没有。」

    利君芙勃然大怒:「乔元,你真的好讨厌。」

    见利君芙生气,乔元笑了笑,轻声道:「等会我带你去看狐王坟。」

    「不去。」

    利君芙把头扭到一边,可瞬间又扭了回来,眨眨大眼睛:「什幺狐王坟。」

    【待续】

    【乱欲,利娴庄】第16章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乱欲-利娴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小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手并收藏乱欲-利娴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