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与部落开战,引出煞的几率将会急剧攀升,但是面对这群蛮子的入侵,誓约必然要帮熊猫人盟友做好迎战准备。
    “加尔鲁什那个食人魔脑袋的蠢货,恐怕依然是打着缓解内部矛盾的想法发动对外战争。”
    “潘达利亚大陆足够广阔,如果真让他占领下来,说不定还真能实现他心里兽人霸占艾泽拉斯的野心。”
    查理曼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一次我不会再有任何犹豫和手软,果然这种战争贩子还是该早点人道主义毁灭,在远征阿古斯之前我们必须先清理掉艾泽拉斯内部的隐患!”
    泰兰德和奥蕾莉亚同时点了点头,月神大祭司双手抱胸说道“之前因为恩佐斯搞事,没有给部落致命一击,这次就让加尔鲁什彻底感受一下誓约的军事实力吧!”
    “嗯!”
    查理曼点头对里森说道“立刻通知各国到达纳苏斯参与誓约大会,我们这次要给部落一记狠的,另外将这个消息通知联盟,我想他们应该也会对这个计划感兴趣。”
    “是!”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查理曼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修养了半年多,部落在重建奥格瑞玛后似乎逐渐恢复了元气,胆子再次肥起来的加尔鲁什没经过酋长议会的认同就偷偷派出他所雇佣的黑索公司开始搞事。
    这群地精扮成热砂财团的贸易商人进入了北方城堡,出人意料的在这座刚刚完成修复的联盟桥头堡中安设了一大堆炸弹。
    在赫利克斯·黑索的一声命令下,整个北方城堡都被巨大的爆炸摧毁,留守这里的一万库尔提拉斯军人除了港口的舰队之外几乎全灭。
    这场惊变迎来了整个艾泽拉斯的哗然。
    虽然加尔鲁什口口声声说和他无关,但在查理曼愤怒的让隐秘通途和国土战略局将所有证据摆在各国领袖的办公桌上时,加尔鲁什的辩解已经毫无意义。
    刚刚回到国内修养的戴林一口气没提上来,眼前一黑就晕倒了自家的王宫之中。
    在一阵鸡飞狗跳的救治后,虚弱的戴林醒来立刻发布了几道命令。
    库尔提拉斯在北方城堡侥幸逃脱的舰队立刻南下前往奥卡兹岛驻扎,同时库尔提拉斯国内军舰倾巢而出,庞大的舰队在国王的命令下怀着无尽的怒火开始渡海。
    奥卡兹岛位于尘泥沼泽的东侧,在塞拉摩岛的东北方向,这里毫无疑问被吉安娜的塞拉摩所占据,成为了誓约的一个前线港口。
    联盟方面已经收到誓约要求结盟打击部落的正式文书,瓦里安正准备和联盟各国领袖商讨的时候就出了这么一件大事,联盟各国几乎毫不犹豫的投下了赞成票,迅速通过了这项结盟决议。
    吉安娜在爆炸发生之前还想着劝说查理曼和其余誓约各国暂缓计划,她想试试能不能通过对话的方式消弭战争。
    然而当北方城堡的悲惨遭遇传到这名库尔提拉斯王女的耳中时,显然给她的和平理念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冲击。
    不管怎么说,库尔提拉斯都是生她养她的家乡,一万军人和十几万无辜的平民和商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被卷入加尔鲁什疯狂的行为中。
    在听闻父王气急攻心病倒后,吉安娜似乎一下子从之前几十年那幼稚的和平梦想中清醒了过来,她第一时间亲自赶到奥卡兹岛,隔海呆呆的看着依然燃烧着熊熊火光的北方城堡。
    从那天以后,这位塞拉摩领主似乎变了一个人一般,不但积极让塞拉摩海军备战准备进攻棘齿城和杜隆塔尔,还一反常态的催促牛头人盟友出兵进行协同作战。
    另外部落内部也不安稳,沃金和索拉斯早就收到了隐秘通途悄悄传达的消息,加尔鲁什暗中雇佣了一个地精军火集团。
    正当两人在追查之时就发生了这种事,加尔鲁什这个脑残居然还满不在乎的说这是联盟的自爆攻击,和他无关。
    正巧这时同样受到消息的古伊尔怒气冲冲的赶回了奥格瑞玛,因为加尔鲁什这种疯狂的举动,他丢下新婚不久刚刚怀孕的阿格娜独自提着毁灭之锤赶回了自己曾经的都城。
    三人会和后立刻气势汹汹的来到刚刚重建完成的大酋长之座,然而门口的库卡隆卫队却将他们三人拦下。
    古伊尔愤怒的大喝道“让开!我一定要向加尔鲁什问出一个答案,为什么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向尚处于停战协议时间内的联盟发动毁灭性袭击!”
    库卡隆卫队长纳兹戈林一脸难色“古伊尔……抱歉,职责所在,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守卫这里,不让任何人进入。”
    “哟,这不是前任大酋长古伊尔吗?好久不见了啊。”
    听到这个嚣张的声音,古伊尔勉强按压下怒气,转头看向刚从大厅内走出的半人马酋长克孜坦。
    “克孜坦,你什么意思?”
    “哼!”
    克孜坦冷哼一声“没什么意思,倒是你,又要前来劝说大酋长实行你那软弱的外交计划了吗?”
    卡尔加抬眼看了看愤怒的古伊尔三人和身旁得意忘形的克孜坦,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转头离开。
    “轰!”
    怒气勃发的古伊尔招来雷电劈在克孜坦身前,把这名得志猖狂的半人马酋长吓得跳了起来。
    “我没空和你这个小丑说废话,让加尔鲁什出来见我!”
    克孜坦恼羞成怒的大喊道“你以为你是谁?还是曾经那个呼风唤雨的大酋长吗?!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介白身萨满,居然吵着想让大酋长出来见你?哈!做梦吧!”
    这场冲突最终不欢而散,古伊尔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库卡隆卫队成员只能暂时按下怒气,带着已经明显和加尔鲁什闹掰的沃金和索拉斯离开了奥格瑞玛。
    当怒气冲冲的三人走到奥格瑞玛大门外时,古伊尔看到了路中间一个熟悉的身影。
    “瓦罗克……你也要拦我吗?”
    萨鲁法尔大王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来拦你,只是……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一旦你带着沃金和索拉斯离开,部落的全面内战就不可避免了。”
    “呼……”
    古伊尔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坚定的说道“我决定了!与其让部落葬送在联盟和誓约的联合打击下,不如由我们自己来重新将它引回正轨!哪怕爆发内战也再所不惜!”
    瓦罗克无奈的笑了笑,向着身后招了招手“你的决定我什么时候反对过,走吧,我已经帮你集结好了部落内部不愿意接受加尔鲁什做法的人,现在……首先给大家找一个根据地吧。”
    古伊尔看着从加尔鲁什身后走出来的约林、德拉诺什、加兹鲁维甚至……卡尔加,他的脸上终于重新露出了许久不见的自信笑容。

章节目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咸鱼不惧突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不惧突刺并收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