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查理曼和拉格纳罗斯完成一轮口头交锋时,慢吞吞的托尔托拉终于走过长长的通道进入了大厅中。
    刚一入场,拉格纳罗斯就感到一股奇怪的规则之力束缚住了自己的行动,原本想要攻击查理曼的战锤在半空中突然转向敲击在托尔托拉坚硬的背甲上。
    “嗯?”
    查理曼看到这种奇怪的场景很是楞了一下“这难不成是……强制嘲讽?话说托尔托拉根本没飙垃圾话吧……”
    穿越艾泽拉斯多年,至少查理曼还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嘲讽效果,加洛德和莉亚德琳等人大多都是依靠言语激怒敌人,让敌方对自己穷追猛打,给战友们创造出攻击机会。
    至于敌人突后排……那是不现实的,现实中施法距离可不会只有短短几十码,只要在视线之内都可以施法进行攻击,无非就是距离太远会影响到精准度而已。
    真要想突击敌方后排,大多数时间是依靠盗贼潜行偷袭或者如查理曼这种超远距离射程的弓手进行远程狙杀,不然前排负责用脚步纠缠敌人的肉盾是吃干饭的吗?
    但托尔托拉的情况明显超出了查理曼的预计,这位乌龟半神凭借先天的恐怖防御力和一手强制嘲讽的霸道权能把拉格纳罗斯的攻击吸收了一大半。
    纵然炎魔之王气得怒吼连连,但他没办法脱离托尔托拉的束缚去攻击其他人,萨弗隆战锤敲击在托尔托拉背甲上传来的反震让他心里逐渐感到了绝望。
    趁着托尔托拉大发神威之时,戈德林和玛洛恩同时发动了自己的杀招。
    戈德林扬天发出一声响亮的狼嚎,他的头顶出现了一个恍若真实的弯月并逐渐向圆月转变。
    在这个过程中,戈德林身上的气势越发惊人,全身甚至逐渐浮现出了朦朦的银色光芒。
    在戈德林蓄力之时,玛洛恩也没闲着,刚才用过的那招冲顶再次开始凝聚,不过这次在威势上明显比之前更浩大。
    拉格纳罗斯看着两旁已经逐渐做好攻击准备的荒野半神心里焦急难耐,但身前沉默的托尔托拉却一直尽职尽责的发挥着自己原本的作用——吸引炎魔之王的攻击。
    在塞纳留斯的治疗和树皮术等防护法术支援下,托尔托拉仿佛一个坚固的磁石一般死死的缠住了拉格纳罗斯,悲催的炎魔之王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攻击方向。
    关键时刻,他干脆用起了范围攻击,萨弗拉斯之击重重的敲击在地面上,他为自己设计的“温泉池”中熔岩喷涌而出,整个场地的地貌都受到了一定改变。
    塞纳留斯抬手给四人加持上生命之力,同时向那堆岩浆洒出一堆种子。
    在自然之力的催化下,这些种子很快就不科学的于熔岩之中长出了一大堆冰蓝色的小树苗,滚烫的熔岩很快被这些树苗冷却下去。
    拉格纳罗斯已经彻底豁出去了,他将自己用来维持身体修复的火焰之力全部用于进攻。
    在他的召唤下,大量的烈焰陨石从天而降,原本平整的场地被这些无差别降落的陨石砸得坑坑洼洼。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卯月,在塞纳留斯全力的防护之下,戈德林和玛洛恩压根就没有停下手上的准备工作,袭向两位半神的陨石大多被塞纳留斯构筑的铁木树皮术挡了下来。
    而查理曼这边也开始准备冰系大魔法了‘既然小范围穿刺攻击无法对你造成致命伤害,那我干脆将你的整个身体当做目标!’
    在霜之哀伤这把冰系魔法剑和某件神器的辅助下,大量冰霜元素出现这个火元素弥漫的大厅之中,并逐渐汇聚到查理曼左手的蓝龙之喉顶端。
    拉格纳罗斯看到三个各自准备大招的敌人一脸绝望的大吼大叫,四周的熔岩也随着他狂躁的心情而沸腾起来。
    但有塞纳留斯冷静而到位的支援和托尔托拉的纠缠,他的所有手段都成为了无用功。
    最终,戈德林率先完成了准备,他的整个狼身已经彻底笼罩在一团银光之中。
    “嗷呜!!”
    响彻大厅的悠长狼嚎之后,在查理曼诧异的眼神注视下,戈德林在原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一道粗壮的银色光柱从他口中喷出。
    ‘卧槽!这算啥,终极口臭光束?’
    当然这只是开玩笑的吐槽,查理曼能很清晰的从这道光柱中感受到纯净的奥术力量。
    拉格纳罗斯勉强在最后关头将萨弗隆之锤挡在了光束之前,但看他那不断颤抖的双手就知道抵挡起来并不容易。
    ‘该我了!’
    查理曼眼中精光一闪,原本透露出淡淡奥术蓝光的双眼已经完全转化为了冷酷无情的冰蓝色,蓝龙之喉中的冰霜之力喷薄而出,目标直指正在催死挣扎的拉格纳罗斯。
    “永冻冰狱!”
    这个法术和之前查理曼用来冰封古达克的无尽寒冬是同级的大魔法,不过与无尽寒冬这个范围法术不同,永冻冰狱是纯粹的单体法术,在瞬间爆发和杀伤力上,明显比无尽寒冬更强。
    拉格纳罗斯作为掌管火焰的君主最先察觉到了大厅内温度的不对劲,他脚下原本滚烫的熔岩突然开始极速降温。
    一个蓝色的魔法阵出现在他的脚下,以他的脚部为起点,接近绝对零度的寒冰将他的脚跟死死的冻在同样结冰的熔岩之中,并且这股寒冰还在迅速向上蔓延。
    “不!!这里是我的火之圣域,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水元素汇聚!?”
    眼见大局已定,查理曼将武器收回魔法背包中并摸出一个形似圆盘的奇形石头。
    将这个散发出令人窒息水元素之力的石头放在身前,查理曼脸上嘲讽的笑着说道“你的圣域?不过是一个火元素界而已,看到这件创世之柱了吗?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查理曼手中的这块石头正是他出发之前去找艾萨拉女王借过来的创世之柱——高戈奈斯潮汐之石。
    艾萨拉并非冰系专精的法师,平常也很少会使用这件创世之柱,用它召唤出娜迦大军后就将其束之高阁,在查理曼说明这次进攻火元素界的计划后,女王很爽快的就把潮汐之石借给了他。
    拉格纳罗斯那双金红色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查理曼手中的潮汐之石,不甘的大喊道“泰坦的神器!该死的凡人,你算计我!”
    查理曼耸了耸肩,看着已经蔓延到拉格纳罗斯腰部的寒冰戏谑的笑道“没错啊,我就是在算计你,不然你以为我在干嘛?”
    随着拉格纳罗斯的双手被冰封,他再也无力挡住戈德林的奥术能量炮,正巧此时玛洛恩也完成了最后的蓄力。
    包裹在月白色温柔光芒中的雄鹿以查理曼都难以看清的速度迅疾的顶在了拉格纳罗斯身上,他脚下被冰冻住一部分的岩浆都被重新整散,强大的冲击力形成一阵狂风在大厅中吹拂而过。
    “咔啦!”
    非常讽刺,身为火元素君主的炎魔之王最后的结局居然是冻成冰雕后被玛洛恩顶成碎片而亡。
    查理曼的冰系大魔法断绝了他脚下的熔岩为他提供复生之力,火元素之王拉格纳罗斯至此彻底失去了所有重生的机会,享年……谁知道多少岁?

章节目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咸鱼不惧突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不惧突刺并收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