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常总是在魔枢中半疯半醒的玛里苟斯,在这一大批蓝龙回归时似乎一下子进入了第二春。
    将塞纳苟斯这个缺乏魔力而极度虚弱的老龙安置好,他急急忙忙的开始在考达拉调整魔网能量供应,专门给这些幼龙和雏龙挑选出来一处栖息地,部分被魔力限制的幼龙们应该很快就能顺利完成进阶。
    当查理曼准备功成身退时,玛里苟斯一反往常高冷的姿态,激动的拉着他的手如话痨一般重复向他表达着感谢之情。
    “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你为蓝龙一族带来了新的希望啊!”
    “额……玛里苟斯陛下过奖了,守护巨龙一族兴盛对艾泽拉斯也有好处嘛。”
    查理曼看着眼前这个拉着他手不停摇晃的蓝发高等精灵眉角有些抽搐‘这个话痨龙是玛里苟斯?怎么感觉画风突变啊……’
    不过从织法者的态度就能看出,一直以来蓝龙一族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心病,所以这次看到蓝龙壮大的希望他才会这么激动。
    ‘塞纳苟斯的事情搞定了,然后就还剩下……死亡之翼和辛达苟萨的问题吧?’
    大下巴现在躲在深岩之洲,在元素界和物质世界的壁垒尚且完整的现在,想要冲破大漩涡进去灭掉他基本不可能,死亡之翼也是靠恩佐斯在水里给他开挂才强行冲了进去。
    ‘也就是说,辛达苟萨吗……’
    等二傻子和耐奥祖玩二合一的时候,亡灵大军应该都会退回冰冠堡垒附近暂时陷入蛰伏,查理曼打算到时候试试能不能组织起兵力一波冲破这个堡垒,不行的话最少也要趁机把辛达苟萨的尸骨带回龙骨荒野。
    当查理曼带着奥妮克希亚回到远行镇时,包括风行者三姐妹和瓦蕾拉在内的亲友们都非常整齐的聚集在他的办公室之中。
    奥蕾莉亚率先走上来挽起查理曼的手温柔的询问道“回来啦,这次外出收获如何?玛维那边救到人了吗?”
    查理曼轻轻在奥蕾莉亚的侧脸上吻了一下,脸带嘚瑟的自夸到“当然,基本操作而已,我还顺便帮了蓝龙一把,你是没看到玛里苟斯那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温蕾萨不屑的撇了撇嘴“整天就知道吹牛,玛里苟斯好歹也是蓝龙王,怎么可能对你这个凡人感恩戴德。”
    正被希尔瓦娜斯盘问的奥妮克希亚终于找到机会脱身,她急忙跳出来说道“这件事我可以作证!玛里苟斯确实是一副感激涕零的神情,因为主人这次帮他的忙太大了。”
    “哦?怎么回事,具体说说。”
    谈到正事,希尔瓦娜斯也顾不得审问黑龙公主是否有不轨举动,大家各自搬好了椅子排排坐,就差手上拿着瓜子了。
    查理曼从瓦蕾拉手中接过魔力酒轻轻抿了一口,惬意的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椅,故意夸张的说道“故事要从一万年前说起,当时……”
    “太长了!跳过,直接进正题!”
    “哦……”
    ——————————————————
    由于阿尔萨斯带领天灾大军归来,如今包括圣光之愿礼拜堂、提尔之手和壁炉谷都暂时夹起了尾巴做人。
    唯有达索汉带领的血色十字军依然在天灾腹地之中奋战,阿尔萨斯已经派出了好几波兵力冲击修道院,但在灰烬使者莫格莱尼等人的奋战下全都无功而返。
    多次失败后,阿尔萨斯索性也懒得再去管这些钉子户,反正以达索汉等人的兵力数量不足以对他在提瑞斯法林地的统治造成太大威胁,派出天灾将修道院团团围住后也就随他们去了。
    阿尔萨斯现在考虑的是三名恐惧魔王的问题,随着燃烧军团的惨败,耐奥祖和燃烧军团几乎已经彻底翻脸,三名恐惧魔王虽然实力一般,但在暗地里搞的一些小动作却让他感到十分烦人。
    “艾尔,那三个蠢货最近有什么小动作吗?”
    被阿尔萨斯叫到的是一名新近转化的死亡骑士,这个叫艾尔的年轻男性还是阿尔萨斯在白银之手骑士团受训时的同期。
    家人死在第二次兽人战争中的艾尔非常仇视这些绿皮,在吉安娜招募难民前往卡利姆多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的跟随一同前往。
    一方面他本着圣骑士的信条想为艾泽拉斯出一份力,另一方面也是听到了兽人前往卡利姆多的传闻,想要去多杀几个兽人为家人复仇。
    可惜神通不及天数,艾尔最终战死在了海加尔山第二道防线,被战后“扫地”的阿尔萨斯亲自用霜之哀伤复活成死亡骑士。
    蓝色的灵魂之火燃烧在艾尔的眼眶中,坚毅的脸庞与灰白短发为他平添了一丝沧桑,听到阿尔萨斯的询问后他略微低头回答“不,最近在索拉丁大人的监视下他们已经老实了不少,暂时没有什么动作。”
    阿尔萨斯看到这位古板和乌瑟尔有一拼的同期圣骑士如今俯首听命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愉悦的笑意“很好,通知索拉丁保持监视,主人已经决定要彻底解决他们了,暂时让他们高兴一下吧。”
    “是!”
    艾尔领命后立刻离开了王庭区域,前往洛丹伦西城区死亡骑士军营通知索拉斯。
    眼中同样闪耀着幽兰色灵魂之火的索拉斯接到命令后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报告阿尔萨斯……国王,就说我会持续监视好恐惧魔王。”
    说到国王的时候,索拉斯本能的产生了一丝抗拒,但是他脑中有巫妖王的坚固控制,最终还是压下这丝违和感接下了命令。
    在艾尔离开后索拉斯的眉头皱了起来‘最近那些恐惧魔王非常老实,简直老实的有点不正常了,他们到底在盘算什么?’
    就在同一时间,洛丹伦境内某处山洞中,三名恐惧魔王正在此聚首商量对策,他们位于索拉丁监视下的房间内却依然保持着原样,并没有让死亡骑们士发现一点异样。
    瓦里玛萨斯率先冷笑道“就凭这些骨头棒子也想监视我们?稍微用点小法术就骗过了他们的感知。”
    三人中暂时作为领头人的巴纳扎尔打断了瓦里玛萨斯得意的炫耀“好了,说正事吧。”
    “基尔加丹大人最近传来了指示,让我们静观其变,他已经安排好了棋子去对付巫妖王,我们只需要在阿尔萨斯陷入虚弱时,找机会击杀他就行了。”
    德赛洛克伸出尖利的手指挠了挠下巴,饶有兴趣的说道“不愧是基尔加丹大人,现在我很好奇他安排的这个棋子到底会如何对付耐奥祖那个叛徒。”
    巴纳扎尔阴沉了笑道“呵呵,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阿尔萨斯……这段时间的待遇我们迟早会加倍奉还给你!”

章节目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咸鱼不惧突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不惧突刺并收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