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哨兵的话让原本气氛比较轻松的指挥部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玛法里奥这个好脾气的人都沉下脸站起来问道“那个邪兽人现在情况如何,他手下的其他红皮肤兽人呢?”
    哨兵看到玛法里奥的态度急忙低头汇报“那个邪兽人首领依然是红皮肤状态,其他被抓回来的邪兽人也都一样,部落似乎也没有想好如何处理他们。”
    玛法里奥转头看了看室内的其他人说道“那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将这些被邪能污染的兽人重新转化回来。”
    众人都点头答应,查理曼也拉着奥蕾莉亚的手,跟着各位大佬一起走出指挥部,前往如今兽人扎堆的那处空地上。
    “吼!”
    此时格罗姆等被粗铁链绑起来的邪兽人依然凶性不减,尤其是为首的吼爷更是凭借蛮力将绑住他的四条链子拉得哗哗作响。
    以古伊尔为首的兽人正愁眉苦脸的看着这群同胞,嘴里叽里咕噜的用兽人语不知道在说什么,并未加入联盟,立场比较中立的凯恩急忙上前用人类通用语询问详细情况。
    “古伊尔大酋长,这些邪兽人……还有救吗?”
    古伊尔转头看到凯恩后苦笑了一声“抱歉……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回答,至少用萨满法术无法让他们恢复正常。”
    查理曼饶有兴趣的和玛法里奥一起走到了格罗姆面前,看到吼爷那副挣扎得口水横流的狼狈模样还挺有趣的。
    玛法里奥和范达尔同时发动德鲁伊法术对格罗姆施放了注入宁静、回春术和祛除诅咒等治疗法术,但都没能见效。
    等玛法里奥二人遗憾的退下后,查理曼这个二把刀法师也尝试了一番,同样一无所获。
    古伊尔和瓦罗克对视了一眼,瓦罗克面带哀色的点了点头,紧了紧自己的斧头走到格罗姆身旁打算给他一个痛快。
    查理曼急忙阻止了萨鲁法尔大王的行为“额……请等等,先别这么急着下定论,或许还有其他办法能让他们恢复正常。”
    在其他人都看过来后他耸了耸肩道“虽然我们在场这些人是没办法,但跟着联盟大军一起前进的提瑞斯法守护者母子或许会有办法,尤其是麦迪文,他当初可是在萨格拉斯的意识控制下学习了不少邪能的用法。”
    查理曼的话让古伊尔等人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毕竟死在自己人手上对一生追寻荣耀的格罗姆来说恐怕难以接受,他应该会希望死在战场之上。
    查理曼依稀记得格罗姆等战歌兽人应该是被某个仪式清除了腐蚀,好像就是在麦迪文的指引下做到的。
    如今玛诺洛斯还没活着,吼爷就这么死在自己人手上也太可惜了,至少也该让他完成自己的救赎与复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古伊尔等兽人只能焦急的等待当初指引他们的那位先知到来,从查理曼口中他已经知道了这位先知的身份,正是当初被萨格拉斯附身开启黑暗之门让兽人进入艾泽拉斯的守护者麦迪文。
    而查理曼获得了肖恩调查的结果以及和古伊尔亲身交流过以后,大概还是了解了这位大酋长的性格。
    虽然因为没有塔蕾莎的存在,古伊尔并不如原本历史中那样对人类抱有略带盲目的宽容和好感,但接受过奥格瑞姆完整的教导,他对联盟的看法并不像大多数兽人那样仇恨。
    这位大酋长能从理性的角度分析兽人的现状以及以后和联盟的相处模式,同时他对部落的发展也有一个较为长远的规划。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让部落和联盟再次开战,兽人都希望能获得艾泽拉斯的认可,在我们原本的世界毁灭后我们会将艾泽拉斯当做我们新的家园,保护她、为她而战。”
    范达尔闻言撇嘴道“恕我直言,你的族人恐怕并不像你这样理智有远见,那位喝下恶魔之血的兽人不就是个典型吗?”
    古伊尔露出苦笑摇了摇头道“鹿盔大德鲁伊真是说中了我们的痛处,如今大部分兽人依然身处玛诺洛斯的诅咒之下,在杀掉他之前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他的力量所诱惑。”
    古伊尔的父母杜隆坦和德拉卡都没有喝下过恶魔之血,所以他是部落中少数能面对玛诺洛斯保持清醒的兽人。
    也许这就是原本历史中实力还未成熟的他和格罗姆一起去挑战玛诺洛斯的原因,毕竟萨鲁法尔兄弟等实力高强的战士都不敢说自己能堂堂正正的面对玛诺洛斯而不受影响。
    半个月后,瓦里安带领的联盟大军终于到达了十字路口,同时当初凯尔萨斯提前派出的烈阳号也在经过1个月的飞行后赶到了卡利姆多。
    这艘飞在天上的船可是让联盟不少人都目瞪口呆,就连麦迪文和艾格文两母女都惊讶的感叹道“早就听说高等精灵的魔导技术十分发达,没想到连这种飞船都能造出来吗?”
    麦迪文想起了当初在德拉诺看过的德莱尼科技,饶有兴趣的摸了摸自己那一把浓密的胡须。
    凯尔萨斯谦逊的说道“这不是单单凭借我们一族之力,诺莫瑞根的侏儒也在其中帮了不少忙,可惜侏儒现在忙于内务没办法跟来,不然大工匠梅卡托克看到烈阳号出航应该会很兴奋。”
    烈阳号到达十字路口后,首先将机甲、魔导炮和各种补给品卸了下来,随后就重新返回塞拉摩准备去接应戴林派出的补给船。
    这些新鲜的玩意让各族都好奇的睁大了眼睛,不过没经过高等精灵的许可之前没人会去随便乱碰,毕竟现在这个脆弱的合作协议还有很多变数。
    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库尔提拉斯的国王戴林,此时他正和瓦罗克兄弟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广场上大眼瞪小眼,虽然看样子应该不会真的厮杀起来,不过插旗决斗应该是免不了……
    就如查理曼所料,麦迪文还真知道如何将战歌兽人恢复原状,在他的指挥下,萨满、德鲁伊、圣骑士和法师练手施法,终于在经过一场大型邪能祛除仪式后让格罗姆等人变回了原谅色。
    吼爷恢复正常后立刻一脸惭愧的向古伊尔道歉“抱歉……大酋长,我……又一次没能控制住自己嗜血的渴望。”
    古伊尔在周围各族的围观下紧了紧拳头,冲上去就一拳砸在了格罗姆的脸上,这一下可没留情,格罗姆当场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往常好战的吼爷此时却半句怨言都没有,只是站在原地任由古伊尔攻击,周围的战歌兽人也都低着头承受着族人们的鄙视眼神。
    古伊尔将格罗姆打得满脸是血后,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露出狰狞的表情厉声喝道“听好,格罗姆!玛诺洛斯是深植在我们所有兽人心中的一个梦魇,不将他除掉我们将永远沉浸在这个诅咒之中。”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干掉他,你是打算缩在营地中瑟瑟发抖还是跟我一起去搏一把?”
    格罗姆一把抹掉鼻子下流出的血液,用他那猩红的双眼瞪着古伊尔大吼道“当然是亲手了结兽人的诅咒!我不想被儿子在先祖身边说自己的父亲没出息!”
    “很好!”
    古伊尔伸出自己粗壮的拳头“那就这么定了,你和我,我们去干掉玛诺洛斯,你知道他在哪里对吧?”
    “当然!”
    格罗姆重重的和古伊尔对了对拳“他就在战歌伐木场南面的一个峡谷之中,这次……我不会再被他诱惑,我要亲手终结由我起头带来的这个诅咒!”

章节目录

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咸鱼不惧突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不惧突刺并收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