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雍秘史之良妃 作者:风韵三十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康雍秘史之良妃 作者:风韵三十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康雍秘史之良妃 作者:风韵三十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长春宫内,玄烨怀拥着岚音,“岚儿,后儿就是元宵佳节了,宫中大摆宴席,你也该与宫中姐妹认识一番了。”这几日,为了保护岚音,特下了口谕,以岚音身子不好为由,挡住了后宫中的莺莺草草。但玄烨知道,总不能将岚音藏在长春宫中一辈子,但他实在担心外面的风雨击落娇弱的岚音。他更知道夜夜恩宠已将她置于了紫禁城中的众的之矢。但为了与岚音长久厮守,令她受孕,早日有皇子在身边依靠,必须夜夜宠信于她。再则如今的自己也已控制不住对岚音的情欲,除了岚音,他不想宠爱任何嫔妃。以往祭拜祖灵,心中万般不解父皇独宠端敬皇后,冷落母后,如今他深有体会当年父皇的无奈。情到深处浓意足,不求同生,但求同穴。玄烨心中盛满了对岚音的宠爱,强烈浓郁的喜悦包裹交融着。岚音乖巧的点着头,“知道了。”“皇上,孟子曾言,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臣妾卑微之身,日夜侍寝,恐?”岚音语气婉转。夜夜侍寝在旁人眼中是莫大的殊荣,岚音却认为是折磨,皇上正值盛年,身体强健,行周公之礼时,更是勇猛,而自己刚经人事,柔弱不堪,毫无休息的夜夜承欢,明显体力不支。但每次看到皇上兴趣盎然的神情,岚音只能忍着痛楚,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强烈冲击。她哪里知道玄烨的心思,每夜卖力的劳累,都只为她早日怀上龙子。玄烨一怔,后宫中从未有嫔妃如此劝慰自己,看着岚音秀外慧中的神色,玄烨心中更添爱意,他承认,对岚音的一见钟情,或是更多因岚音倾城的容颜。但那夜岚音执着和善良的性子,更为吸引自己,随后的每次与其相处,意致缠绵深处,便渐渐沉沦在她那双清澈的眼神中,令自己欲罢不能。“岚儿读过书?”玄烨知道宫女初入宫时会习字读书的,但都是女诫之类,怎能会明白治国长篇呢?“臣妾的额娘教过一些,只是额娘去的早,学的不多。”岚音抿着小嘴,面带哀愁。“噢?”玄烨感叹,额娘早逝,岂不是和自己一样,此等心酸,只有同命相连之人才会懂得。心疼的抱着岚音,“朕的额娘也去早,朕总是做着恶梦。”话音刚落,玄烨感到手指间传递着浓浓的情谊,岚音的另一只手已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胸前,口中哼着好听又熟悉的童谣。好似又回到了幼年,父皇夜夜宿于承乾宫,孤灯常伴的母后偷偷从阿哥所接自己回景阳宫的情景,母后就如同这般拍着自己,唱着童谣。玄烨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曾几何时,早已忘却了那种贪恋的感觉。自己是大清的皇帝,早已失去了自己的名字,早已失去了世间的一切情感。如今的岚儿却深深的闯入了自己紧闭的心田。“皇上?”岚音轻轻唤着,见到玄烨眼中的氤氲,心中不由得刺痛,她亦懂得他的这份伤心,后宫中的无限凄凉,高高在上的冰寒龙椅,看似光鲜,却暗藏荆棘,到底是血肉之躯的人啊,哪能承受如此之重。岚音不知该如何劝慰,只能紧紧的依偎在玄烨怀中,同他一起感受着那份悲哀。许久过后,玄烨情深的唤着,“岚儿。”老天待自己不薄,竟如此眷顾,终是送来真正懂自己的女子,自己定会倍加珍惜,疼爱极致。“皇上觉得臣妾颜如舜华吗?”岚音想到那木槿花耳坠子,秀洁的看着玄烨,清脆的问道,缓解着屋内悲伤的气氛。“哈哈,看来岚儿读过很多古书嘛。”玄烨饱含着浓浓的情意,微笑道。轻轻顺着岚音的长发,“朕的确喜爱你的容貌,问世间哪位男子不钟情于佳人呢?但木槿花开朝暮落,不正如岚儿坚韧执着的性子吗?”岚音羞红的脸颊,惹来玄烨阵阵爱抚。“朕听落霜讲,前几日,德嫔送来了白狐裘?”玄烨不经意的问道,“嗯,那白狐裘柔软如羹,是好物件,听闻德嫔姐姐即近临盆,身子必定畏寒,臣妾还是想还回去呢。”岚音想起玉珠告知永和宫的情形。“德嫔的确乖巧,甚得朕意,不过朕更喜爱岚儿,这白狐裘是朕这些年在木兰围场打下的猎物皮毛,回宫后着尚衣局制成的,世间仅此一件,既然送来了,莫要送回去了,朕着内务府再为德嫔做一件送过去。”亲手打下的?岚音划过忧伤,发生在德嫔身上的一切,她早已知晓,盛宠之下的无奈便如这白狐裘,待他日红颜老去,新人辈出,又将会怎样?自己是不是也会将白狐裘拱手相让呢?玄烨似乎看出了岚音的忧伤,柔声安慰道,“朕今后再不会猎白狐了,这白狐裘便永远放在这长春宫内吧。”“木兰围场好吗?”岚音向往的问道,“待过几年,朕带你去瞧瞧。”玄烨抚着岚音的鬓发。“嗯,”岚音颌首,幼时常听阿玛和额娘讲起草原的辽阔,今生已无缘再见,看看围场也好,毕竟同样是到处绿草苍苍。“佟佳贵妃也送来了礼物?”玄烨转而问道,“是啊,佟佳贵妃送来了大卷的江绸两匹,落霜已经着尚衣局缝制衣袍了,正好元宵节上穿。”善良的岚音知晓后宫的凶险,但本着与世无争的心态,没有任何防备,更无害人之心。“佟佳贵妃还真舍得,这江南进贡的江绸可是好物件,朕穿的便是。”玄烨握着岚音的手抚上自己的团寿暗花江绸,平细光滑,如婴孩肌肤一般。“嗯,”岚音隔着衣衫细细抚着,感觉到玄烨身上愈加的炙热。玄烨被岚音的小手点燃了所有的火焰,“岚儿。”扯开镶元青素缎边的领口,玄烨心急道,“岚儿为朕宽衣吧。”岚音的小手灵巧的将缀铜镀金花扣逐一打开,眼前露出大片精壮的肌肤。“岚儿。”玄烨的手不知何时已解下了岚音素雅的藤萝的肚兜,覆上了浑圆,用力揉搓着,惹得两人气喘沉重。长春宫内,暗香流动,娇喘吁吁,掩盖住了交泰殿内自鸣钟的响声,旖旎满地。夜沉了,疲惫的玄烨睡得安详。岚音再次摸着胸口,是情爱吗?自己对于皇上的情感,由初夜的感激和畏惧逐渐转变成了屈服和沉沦,每当面对皇上温柔的双眸时,她似乎迷离了。时刻纠结的提醒着自己,伴君如伴虎。如若是平常夫妻该有多好,总有一日她会接受他、爱上他。可惜这里是巍巍的紫禁城,这里有数不清的宫殿,每座宫殿里都住着身份显赫、如花似玉的女人,而这里却只有一个男人。悲哀的蔓藤爬满了岚音的心田,缠绕纠结,剪不断、理还乱,感慨无限凄凉。1、每一段都是一副副画面。2、每日准时八点,二章送上。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

    第十五章月朗风和大地春三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康雍秘史之良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风韵三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韵三十并收藏康雍秘史之良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