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分卷阅读1

    书名: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文案

    齐令:我从小中了削筋断骨散,所以没骨头立不住。要么靠着,要么躺下。

    谢云远:感情之事只是点缀,可以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

    谢云远第一次见齐令

    谢云远:你多大

    齐令:我看起来像多大

    谢云远:有三十吧

    齐令:哈,你眼光不错,我快三十五了吧,具体也记不清了。

    谢云远:啊?看起来没有那么老。

    齐令:我面相嫩,显年轻。

    ~﹡~﹡~﹡~﹡~﹡~﹡~﹡~﹡~﹡~﹡

    终于有一天谢云远见到齐令身份证

    你叫齐翎,顶戴花翎的翎,今年26!!你究竟骗了我多少。

    齐令:额,也不能算骗吧……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云远,齐令 ┃ 配角: ┃ 其它:

    ☆、谢云远

    蓝荆大学的自习室里永远不乏埋头苦读的学子,每个班级都有独立的自习室。学生在宿舍里往往会控制不住地上网,打游戏或者聊天,学习效率很低。所以想要在课后学习的人往往都会到自习室里自习。尤其是临近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自习室往往人员爆满。学校鼓励学生静下心来做学习,在这两个学习高峰期自习室是通宵开放的。

    这学期开学没多久,课业轻松,正是学生最悠闲的时候,自习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一向竞争激烈的金融系学生在这时也是最放松的。教学楼一楼金融系的自习室里灯火通明,教室里人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

    右边靠窗坐着一个男生皮志朋,戴着黑框眼睛,正对着一本英文价值投资理论的大部头钻研,他叫皮志朋,年纪里有名的学霸。男生一边看书,一边在纸上做笔记。

    “真的是谢云远哎,好激动”

    “哇,好帅。”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皮志朋的思路被打断,他不满地扫了一眼第一排中间的几个女生,不像是本系学生。她们交头接耳说着什么,不时遮遮掩掩地向最后一排望去,再掉过头来嘻笑一番。

    又是一群无脑的花痴,皮志朋皱了皱眉,这种事一周里里总会发生几次,都怪那个爱出风头的人,学生会主|席,年级长,走到哪里都一副炫耀的样子。这种人最能招惹那些同样轻浮的女生,皮志朋怨恨地看了一眼最后一排的男生。

    最后一排坐着一个高个男生谢云远,低着头黑色的额发遮住了他漂亮的眼睛。此时他正伏在桌上,整理着什么。

    不得不说蓝荆大学在全国的声威不是徒有虚名,学校名气大,福利也好的惊人。学生每年都有一笔经费用来做研究学习。每人每学期可以报销的经费在2000左右,当然如果超出这个限额不多又确实是用于学习的花销也可以报销。

    男生此时就在整理报账单,一张黄/色木桌上整齐地放着一叠发/票,桌子右边是一张详细清单。他要做的就是核实每个人的发/票,填写总金额。前排的女生频频回头看他,嘴里还议论着什么。但他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低着头,一板一眼的做着统计。

    “年级长!”一个很高的声音喊道。

    男生手上的工作被打断,有些生气地抬起头,他的鼻梁高而不粗狂,眉骨尤其漂亮,两条剑眉斜飞入鬓。五官如同雕刻一般俊美,美的让人有一种压迫感。好在额前的黑发散碎下来,让他平添了几分稚气,消磨了他五官中逼人的锋芒。

    谢云远喜欢坐在最后一排,因为这样可以将整个教室收入眼底,任何人的都逃不脱他的眼睛。前面女生的注意,他早已习以为常,完全不放在心上。但那一声突兀的喊叫,却打乱了他的思路。

    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漆黑的眼睛,透着犀利地光芒。

    赵河瘦瘦的,不高不矮,一张脸看起来倒是精明,两只眼睛也总是泛着狡黠的光。他踢踢踏踏地走过来,手里甩着一个白色的塑料口袋,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张发/票。金融系有好几个班,发/票都是由班长收集好,再交给年级长统计,今天是上交发/票的截止日期。赵河之前只顾着哄女朋友,差点忘了交发/票的事。

    还是班上学习委员提醒,他才想起来,匆匆忙忙收拾好发/票,去年级长宿舍找人。不在?!打电话关机!

    赵河知道谢云远的毛病,认真做事的时候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不管你这边有什么急事,他也一律云淡风轻,不予理会。这点提起来就让人恨地牙痒痒,不过谁让他非要等到最后一刻才找人呢。

    谢云远是出了名的难搞,但是又能把每件事做的井井有条,让人不得不信服。所以赵河也只敢对他的这种怪癖发发牢骚,哪里敢当面抱怨。

    想要找到他其实也不难,那个人作息规律到了极点。晚上大都在自习室自习,所以他径直来到自习室,果然被他找到。

    “年级长!”赵河大喊一声。

    谢云远抬起头,凌厉的眼神朝他扫过来,赵河生生打了个寒噤,像被两柄利剑射穿一样。谢云远平时很是和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和他交谈甚至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赵河见他生过一次气,先在还心有余悸。他生起气来,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你,虽然不开口,但鬼/畜的气场都能吓死人。

    赵河可不敢拔谢云远的虎毛。

    他心虚地搓了搓手,脸上陪着歉意的干笑,轻手轻脚地走到谢云远桌边。

    谢云远已经换上了温和的表情,好像刚才一瞬间的冷硬只是错觉,“赵河,来送发/票?”

    “对啊,我刚才收好发/票。我们同学就是不积极,连|发/票都要拖到最后才交”赵河讪讪地回答,把袋子轻放在谢云远桌上,扫了一眼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的四沓发/票,其他四个班的发/票都交来了,他显然是最后一个。

    “哈,那个还好赶上,还没过截至日期,对吧?”

    谢云远微微点了点头,“都收齐了?”

    “收齐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谢云远修长的手指拿过塑料袋,把里面凌|乱的发/票拿出来,摊在桌上。和旁边整齐的四叠发/票对比起来,赵河班上的□□乱的让人心塞。赵河尴尬地立在原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有些乱。”

    谢云远从一堆发/票里,夹起一张泛黄的□□,“这张宾馆住宿的发/票不能报销。”,他扫了一眼□□上的名字,“张静远,赵河?”

    艹,怎么把开/房的发/票也拿出来了!赵河一把夺过夹在谢云远食指和中指之间的发/票。抓耳挠腮地道:“拿错了,拿错了。”

    谢云远意有所指地看赵河了一眼。

    “艹,远哥,不是你

    分卷阅读1

    -

章节目录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渡易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渡易水并收藏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