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云海之上的晨光,洒在阁楼露台上,把宿醉佳人的侧脸照得白里透粉。
    “嗯……”
    桃花尊主眉儿皱了皱,晕乎乎睁开双眸,环视左右,只当昨夜的羞恼难言是梦境,但真真切切的回忆涌入脑海,又让她回到了清醒的现实——该给那个色胆包天的臭小子扎针了。
    唉……
    桃花尊主不知该怎么去面对,但医者父母心,该治疗的伤患,总不能因为人家轻薄女护士,就不管死活了。
    桃花尊主在琴台旁缓了片刻,才恢复了山巅老祖的风轻云淡,站起身来,走向三楼的闺房。
    路上走到很慢,不知不觉又想起昨晚尊主会议上的事情。
    桃花尊主觉得上官老祖在故意针对她,但她也没证据,事后肯定也不敢问。
    这事儿说起来还挺麻烦的,不管以后和左凌后怎么发展,有了肌肤之亲都是事实。
    万一上官老祖把灵烨许配给左凌泉的事儿公之于众,她就得吃哑巴亏了;要是秘密没守住,她岂不成了八尊主之耻,光徒子徒孙的怪异眼神,都能让她无地自容,以后还怎么当老祖?
    但她也不能对灵烨和左凌泉棒打鸳鸯,长此以往下去,她这个人是丢定了,在上官老祖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这种事绝不能发生,死也要拿一个垫背的……
    桃花尊主想着想着,心头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法子——独乐乐……不对,要丢人就一起丢,只要把上官玉堂也拉下水,上官玉堂算是半个丈母娘,比她难做人,她不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反正上官玉堂和左凌泉间接亲过嘴,关系本就不清不楚……
    桃花尊主念及此处,觉得此法可行,快步来到了闺房门口,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绪摆出冷冰冰的架势后,推开房门,快步走进了屋里。
    本以为她一进来,左凌泉会满心欢喜套近乎,结果入眼就瞧见,左凌泉躺在枕头上闭着双眸,睡得很安详。
    汤静煣脱去了外裙,仅穿着白色小衣和薄裤,缩在床铺里侧,脸颊靠在左凌泉肩头,衣襟尚未敞开了些,能瞧见里面半镂空的肚兜。
    “……”
    夫妻俩睡一起,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桃花尊主瞧见后,不知为何,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反正不是高兴。她双眸微沉:
    “咳咳——”
    左凌泉体质虚弱,确实在熟睡,听到声响猛然惊醒,转眼瞧见桃花尊主,本想笑脸相迎,不过发现怀里抱着静煣后,老脸就是一红。
    汤静煣也醒了过来,见状连忙翻身而起,落在了床榻前,套上绣鞋,稍显尴尬地解释:
    “莹莹姐来啦,嗯……我昨晚陪着小左,不小心睡着了。我们没做什么,你别误会……”
    桃花尊主倒是没误会,就是瞧着汤静煣衣衫不整从左凌泉床榻上爬起来,心里很怪。她双手叠在腰间,声音沉稳:
    “静煣,你先下去吧,本尊给他治伤。”
    “哦……”
    汤静煣眨了眨眼睛,觉得莹莹姐这口气和往日有些许不同,感觉和当家大妇吩咐小丫头似的。
    不过这想法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汤静煣含蓄一笑:“麻烦莹莹姐了。”披上裙子后,就快步跑了出去。
    左凌泉撑起身体靠在了床头,神色和往日没区别,笑容明朗:
    “莹莹姐,昨晚休息得还好吧?”
    “哼。”
    桃花尊主抬指把门关上后,就变成了不怒自威之色,没有坐在床榻上,而是把妆凳挪到了床头,轻捋裙摆坐了下来:
    “你挺会过日子呀,受了这么重的伤,晚上还不忘搂着媳妇睡。”
    左凌泉自己把软枕放在床边,胳膊枕在上面:
    “日子再难,也得过……嘶——”
    话没说完,胳膊就传来熟悉的刺痛。
    ??
    左凌泉直接蒙了,连忙抬手:
    “莹莹姐!”
    “嗯?”
    “今天这扎针的手法,怎么和昨天不大一样?”
    桃花尊主低眉看着胳膊,声音轻柔平和:
    “昨天是把你当有礼数的晚辈看,自然得照顾你的感觉。现在你就是个对长辈图谋不轨的浪荡子,给你治好就行了,你疼不疼和本尊有什么关系?”
    左凌泉咬牙道:“莹莹姐不是说,昨天是‘无心之失’吗?这……”
    “……”
    桃花尊主想了想,好像是不对——无心之失她生什么气?
    于是乎,桃花尊主重新温柔起来,慢条斯理驱散着乌黑剑痕。
    左凌泉长长松了口气,看着桃花尊主的侧脸,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害怕一句话说错得罪护士,又得受刑,想想还是老实巴交闭了嘴。
    桃花尊主沉默片刻后,见左凌泉不说话,想想开口道:
    “左凌泉,你以前发的誓,你最好别忘了。”
    左凌泉悄悄观察着桃花尊主的神色,回应道:
    “剑客言出必诺,我自然不会忘……莹莹姐说这个作甚?”
    “说好了对上官玉堂如何,就得对本尊如何。那反之也是亦然,你对本尊做什么,也得对上官玉堂做什么,你说对不对?”
    ??
    左凌泉猜到了桃花尊主的意思,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一点都不对。
    “桃花前辈不是说,‘您和老祖一起掉水里,我要么两个一起救,要么两个都不救;可以救您不救老祖,但不能只救老祖不救你吗?我对莹莹姐更好,似乎不违背誓言。”
    桃花尊主眸子眨了眨,发现自己是说过这样的话……
    这可咋整?
    桃花尊主斟酌少许,抬起娇美脸颊,眼神微沉:
    “你觉得轻薄本尊,是对本尊好?”
    左凌泉连忙摇头:“不是不是,都是误会。”
    “你轻薄本尊,却不轻薄上官玉堂,就是有心维护她,亏待了本尊。你说是个是这个理?”
    左凌泉一愣——真按照莹莹姐的脑回路来理解的话,好像确实是如此。
    桃花尊主见左凌泉哑口无言,气势强硬起来,微微眯眼:
    “本尊可是把你的话当真了,你要是不按照誓言一视同仁,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左凌泉心中发苦:“莹莹姐,你的意思是?”
    “你找机会,也轻薄上官玉堂一下,亲静煣不算,要亲她本体,嘴对嘴,伸舌头那种。”
    ?!
    还伸舌头……记得挺清楚……
    先不说此事是否可行,就算他愿意,老祖在玉瑶洲,本体前后加起来他也没见过几次,这让他怎么亲?
    左凌泉面对莹莹姐的无理要求,稍微斟酌,回应道:
    “莹莹姐不是说,昨天是无心之失吗?既然是无心之失,怎么能在老祖身上故技重施……”
    桃花尊主眉儿一皱,觉得自己的言辞确实漏洞百出。
    为了以后不丢人,桃花尊主纠结了下,还是暗暗咬牙道:
    “昨天是不是无心之失,你我都清楚。本尊没躲……是因为关心你的伤势,怕震伤你。”
    是吗?
    左凌泉半点不信,目光变得有点古怪——不在那么敬畏,而像是看着说不过就撒泼打滚的女友。
    桃花尊主脸蛋儿上露出一抹嫣红,马上又隐去,转为怒目:
    “我就问你,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左凌泉感觉自己不答应,就有被摁在这里扎一天针,纠结了下:
    “就算昨天不是无心,是我冲动,莹莹姐没躲开。那我对着老祖冲动,老祖肯定能躲开,而且我也见不着老祖本体……”
    桃花尊主严肃道:“我不管,反正你要‘一视同仁’,不能违背诺言。还有,你只要胆子大些,上官玉堂不一定能躲开,她和我差不多,我都没反应过来,她肯定也一样……”
    左凌泉看着斤斤计较的莹莹姐,有点好笑,心里面稍微琢磨了下,又凑向了正在张合的樱红双唇。
    ?!
    桃花尊主严肃的神色,瞬间化为错愕,眼底还有点惊慌,连忙后仰躲开了些:
    “臭小子!你真想死是吧?”
    左凌泉没能一亲芳泽,面带笑意靠回了床头:
    “看吧,莹莹姐没走神的情况下,不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我哪里能得手,这个法子行不通的。”
    桃花尊主眨了眨眸子,略微回想:
    “不对,昨晚上是本尊第一次,已经经历过了,有心理准备,肯定能反应过来。上官玉堂……”
    “上官前辈用静煣的身体,上次已经被我强行亲了一次,也有了心理准备。”
    “那不一样,那次是静煣的身体,和她又没关系,她本体肯定反应不过来……”
    桃花尊主面色十分认真,虽然知道左凌泉的说法没错,但还是想怂恿左凌泉去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免得她一个人丢人。
    左凌泉听了片刻,渐渐猜到了桃花尊主的心思,想了想,趁着桃花尊主看向他胳膊的瞬间,又凑了过去。
    ?!
    桃花尊主哪怕不用眼睛,也能感知到左凌泉的任何风吹草动。
    但这次桃花尊主没躲,还装作没发现的样子,目的恐怕是想向左凌泉证明,就算有心理准备,该反应不过来还是反应不过来。
    于是又亲上了。
    “呜……”
    一声轻微呢喃。
    左凌泉把桃花尊主抱过来些,直接半躺在了他怀里,低头吻着红润的唇瓣,伤痕累累的右手,重伤不下火线,再次攀上了倒扣海碗般的衣襟。
    捏捏……
    左凌泉眼底显出几分异色,心中念头是——个子没清婉高,尺寸都快赶上婉婉了……握不住……
    桃花尊主这次并未发蒙,脑子很清醒,能感觉到唇间的湿润,乃至左凌泉指尖的纹理。
    比昨晚还强烈地冲击,让桃花尊主脸色化为了涨红,不过眸子还是做出了发呆的模样,好以此向左凌泉证明,只要偷袭就可以得手。
    但可惜的是,上官老祖心术远超常人,也摸透了桃花尊主的性格。
    昨晚低估了桃花老妖婆的脸皮厚度,输了个体无完肤,如今重新评估对手深浅后,想要再把局势翻回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晨光下的闺房里,一宗女老祖,和仙家小鲜肉相拥在一起,激烈拥吻,男子的手甚至准备钻进鼓鼓的衣襟。
    就在这关键时刻,无声无息的房门,忽然发出“嘭——”的一声响动,一个人影大步走了进来。
    “呜!”
    还在装傻的桃花尊主瞬间不傻了,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把左凌泉舌头咬掉,迅速翻身在凳子上坐好,速度快到寻常人可能看不清。
    左凌泉反应没那么快,双手还保持虚抱佳人的姿势,表情也含情脉脉做出拥吻的动作,余光发现进来的人影,惊得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
    “你们?!”
    房门处,气势惊人的女子,用那双不怒自威的双眸,愕然看着两人,眼底瞬间情绪百转——震惊、难以置信、失望、鄙夷等等,全部写在眼底。
    桃花尊主差点被吓晕了,坐在原地不敢转头,自欺欺人地来了句:
    “玉堂,你怎么来了……嗯,我正给他治伤呢……”
    左凌泉看到了老祖的反应,只感觉自己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上官老祖‘难以置信’望着床榻旁的两人,反应不是很大,就如同看破红尘的山巅高人,望着两个私自动情触犯禁忌的小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桃花尊主脸蛋儿都快埋到了胸脯里面,默默扎针,见背后没动静,悄悄回头瞄了眼,又连忙转回来,不敢说话。
    上官老祖面沉如水,把房门关上,缓步走到跟前,沉声道:
    “崔莹莹,你在做什么?”
    桃花尊主本就挺害怕上官老祖,以前还敢怼几句,这种丢死人的事情被抓现行,她有再大胆气,又哪里敢硬气半句?
    见上官老祖什么都看见了,桃花尊主无地自容恨不得把自己拍死,心中急转直下,露出羞恼神色:
    “玉堂,你管管这小子,他……他趁我不注意,轻薄我……”
    “啊?”
    左凌泉浑身一震,没料到莹莹小心肝卖他卖得这么直接,不过这话老祖会信?
    不出左凌泉所料,上官老祖闻声冷笑一声:
    “他身负重伤之下,趁你不注意,把你这九宗尊主、桃花潭老祖,抱在怀里亲嘴,还用手摸你胸口?”
    “……”
    桃花尊主脸红如血,被老祖用讥讽加鄙夷的目光看着,是真有点委屈了,她抿了抿嘴,低着头没说话。
    左凌泉心惊胆战,但莹莹姐被训成这样,他总不能旁观,想了想柔声道:
    “前辈,嗯……都是我的错……”
    上官老祖冷眼望向左凌泉:
    “和你没关系。你才二十出头,被天性驱使追逐女色,是人之常情,能追到是你本事。”
    “嗯?”
    左凌泉一愣,但不敢露出受宠若惊的模样。
    上官老祖把目光转回来,望着无地自容的桃花尊主:
    “但你就不一样了。你三千年的道行,应该早看透世间七情六欲。明知他只是个孩子,容易被凡人情欲趋势,和本尊的徒儿又是夫妻,你这当长辈却还是动了情欲;甚至被发觉后,还说他先动手,你好意思?”
    桃花尊主低着头气息不稳,几句话训下来,没法还嘴,羞急难言之下,眸子里竟然显出晶莹水雾。
    左凌泉有点慌了,坐直身体,拉了拉老祖的胳膊:
    “前辈……”
    上官老祖扭开了手,沉声道:
    “几千岁的人,在这里抹眼泪……”
    “要你管?!”
    桃花尊主抬起脸颊,眼圈儿通红:
    “这是我的私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本就是他亲我,我没反应过来……就算是我的问题,那又如何?我喜欢他和你有关系吗?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碍着你事儿了?”
    语气很冲,但是个人都能感觉到话语里的委屈和酸意。
    上官老祖面无表情回应:
    “他是本尊带出来的晚辈,又是灵烨的夫婿,你说和我有没有关系?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儿?和他断绝往来,还是让灵烨她们给你腾地方?”
    “……”
    桃花尊主紧紧咬着下唇,衣襟起伏不定,鼓起勇气也不敢和老祖对视,只是偏过头道:
    “不关你事。我……我自己会处理。”
    “你怎么处理?嘴上心里都不承认,然后就这么拖着?你以为你能拖多久?”
    “我……”
    “当断则断,不想做这种有损名誉的事儿,就该快刀斩乱麻,现在回玉瑶洲面壁思过……”
    左凌泉听到这里急了,想开口打圆场。
    桃花尊主被逼到这份儿,同样怒火中烧,却毫无办法,咬了咬牙:
    “我想做什么,需要你指手画脚?你让我走,我偏不走……”
    上官老祖眼神平淡:“那就是准备留下?好,本尊不管你自降身份下嫁的事儿,但灵烨按辈分算是你晚辈,你进了左家的门,岂不是挤占了我徒弟的位置?你和我徒弟共侍一夫,却又与我平辈相称,你觉得合理吗?”
    “……”
    桃花尊主理亏之下,无话可说,只能尽量强撑气势:
    “那你想怎样?”
    “从今以后,你叫本尊前辈,视灵烨为姐姐……”
    “呸!你想得美!”
    桃花尊主哪里肯答应这丧权辱宗的条约,怒目而视。
    上官老祖淡淡哼了声:“本尊是给你机会,你现在不珍惜,往后灵烨和左凌泉的事情公开出去,你再来求本尊,本尊可帮不了你。”
    桃花尊主心底里都还没完全接受和左凌泉的关系,被强按在这里做选择,哪里做得出来,只能继续道:
    “你再凶试试?信不信我把他亲你的事儿告诉灵烨?”
    上官老祖微微抬手:“去说吧。左凌泉亲的是静煣,又是被你暗中做手脚,本尊都不放在心上,灵烨知道又如何?”
    桃花尊主面对咄咄逼人的老祖,心里无计可施,却也不可能以晚辈之礼对待这个死对头。她迟疑良久,才暗暗咬牙退让:
    “你怎么看我不管,反正我和左凌泉之间,只是有点误会,没动情丝……以后怎么发展,我和他都不清楚,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朝一日,我和他真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那我后来,把灵烨当姐姐看理所当然,岂会去抢夺晚辈的地位。”
    说到这里,桃花尊主话锋一转,变得很硬气:
    “不过这些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左家人,管这么宽?我该把你叫臭婆娘就叫臭婆娘,想让我把你叫前辈,你配吗?”
    上官老祖晓得‘情’之一字拦不住,既然开始了,她再不乐意也不会强拆桃花尊主的姻缘;方才只是想开个窗户,掀房顶只是说说罢了。
    见这从来斤斤计较倔脾气的老妖婆,委屈巴拉答应了不平等条约,以后认灵烨当姐姐,上官老祖目的达成,自然不多说了。
    上官老祖面色缓和了些:“你我相识这么多年,无论关系如何,本尊还是把你当半个朋友,你不愿叫我一声前辈也罢,本尊该帮衬的,还是会帮衬一把。”
    桃花尊主被居高临下的对待,实在忍不住,小声怼了句:
    “你也被他亲过,难不成心里没半点想法?我就不信你是无情无欲的圣人……”
    上官老祖神色坦然:“本尊若是动了情丝,他乃至灵烨,或者你,有资格插手过问吗?”
    嗯?
    左凌泉一愣——这话的意思是,老祖若是看上了我,那我答不答应都得从了?
    好霸道,不过这确实是老祖的行事风格……
    桃花尊主也是这么想的,她不满道:
    “你意思是,本尊动了情丝,得把灵烨当姐姐看;你动了凡心,还是‘天大地大你最大’,谁都得听你的?”
    上官老祖眼底露出几分赞许:
    “看来你还有点眼色。所以你最好别打什么把本尊拖下水的馊主意。一来你拖不动,二来本尊下了水也是龙王,别给自己找罪受。”
    “……”
    桃花尊主无话可说。
    上官老祖训完话后,转身轻飘飘地走出了屋子,虽然气质没有丝毫变化,但背影看起来就是有点志得意满。
    左凌泉也不好插话,目送老祖离去,门刚关上,就感觉身边传来一股杀气!
    !
    左凌泉表情一僵,弱弱看向侧面,却见梨花带雨的莹莹姐,已经化为了面如霜雪,眼神的意思约莫是:
    我收拾不了上官玉堂,还收拾不了你这害人精了?
    “额……莹莹姐,那什么……”
    “你不长记性是吧?刚才还敢偷偷轻薄本尊?把我害成这样,你……”
    “诶诶?莹莹姐息怒,你不给机会,我哪里亲得上……嘶——”
    “谁给你机会了?本尊在给你治伤,你趁我不注意为非作歹……”
    “是是是,莹莹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刚才我和上官玉堂说的话,都是哄她的,你听到没有?”
    “啊?”
    “啊什么啊?本尊就算有朝一日把你招进桃花潭当面首,你也得叫本尊前辈,更不用说灵烨这小丫头……”
    “面首?嘶——唉……”
    ……
    -------
    马上要回农村相亲,家里没车得做班车,来回就是两天,可能需要请假,大家理解一下orz!
    过年事情比较多,大家要不养养书,年后再看吧。

章节目录

太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关关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关公子并收藏太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