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塔金融大厦,这里是萨尔塔公司的总部大楼。
    周一中午,周铭和麦克伦来到了这座大楼下,站在楼门口,麦克伦显得有些紧张,因为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批企业债数据出炉的日子。
    周铭很能理解麦克伦,毕竟他是见过高处风景的,之前皮萨特公司三天融资二十万,已经让麦克伦尝到了甜头,现在企业债是另一种形式的融资,成败在此一举,他不能不紧张。
    萨尔塔公司是俄克拉马州最顶尖的全方位投资银行,他不仅可以为政府机构和公司企业提供融资和借贷服务,同样也可以进行股票和企业债券的承销工作,以及是股票和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商。
    周铭和麦克伦选择萨尔塔公司,就是看中萨尔塔公司在金融领域的知名度和渠道。
    周铭和麦克伦对企业债宣传归宣传,但终归没可能自己去销售的,必须要有专业的承销商去做这个工作,既然萨尔塔是俄克拉马州投资银行的顶尖,当然是个好选择。
    同时萨尔塔公司还是皮萨特公司的大股东,在这种时候还是要维系股东关系的。
    这个年代的数据是需要时间汇总的,萨尔塔公司的数据是每周一向客户公示。
    周铭和麦克伦进入大厦来到三楼的办公室,周铭直接坐在沙发上,但麦克伦却激动得坐不下,在周铭面前走来走去,嘴里还不断念叨着。
    “周铭先生你说咱们这第一周的成绩会怎么样?这周我们和会计事务所一直牢牢占据着各媒体头版,肯定咱们的销量不会差对吗?”
    周铭对此只能抱以微笑,表示希望如此,因为周铭其实对他们这周的企业债销量并没太大信心,但却又不好打击麦克伦。
    突然听到门外脚步声,周铭拉着麦克伦坐下告诉他:“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们都得以一颗平常心面对。”
    麦克伦这才坐下,不过从他不断抖动的腿脚,仍然可以看出他仍然很激动。
    随后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位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带着他的秘书走进来,他坐在周铭和麦克伦面前,先做了自我介绍:“我是萨尔塔公司市场项目组的客户经理,我叫费尔曼。”
    一般来说,是负责项目的经纪人负责和周铭麦克伦对接,只是由于皮萨特公司的情况特殊,萨尔塔是皮萨特的股东,皮萨特是萨尔塔寄予厚望的企业,因此稍稍抬了皮萨特的级别待遇,由经理级负责对接。
    费尔曼从秘书的手里接过文件慢慢打开,然后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
    看着费尔曼皱眉,周铭和麦克伦的心也提了起来,麦克伦的手都紧紧抓住了沙发。
    好一会以后,费尔曼叹口气将文件递给周铭和麦克伦:“两位先生,非常抱歉,可能你们公司的企业债销售情况并不理想。”
    周铭接过文件看到数字当时就笑了,麦克伦都一口气没上来要直接晕过去了。
    因为这哪里是并不理想呀,简直就是不理想到家了,他们上一周居然只卖出了十万美元的企业债。
    “费
    尔曼经理,请问这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怎么会只有十万美元呢?”
    “这个钱太少了,连我们期望的零头都达不到,更别说我们还准备扩张,需要大量资金,这点钱是远远不够的!”
    “你知道我们皮萨特公司上一周都是新闻头版,我们之前上市三天就卖了二十亿,现在这个数字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费尔曼公式化的笑笑:“我也很希望这是哪里弄错了,但市场反应的确很冷淡。”
    费尔曼想了想然后给出建议,希望周铭他们要么提高企业债利息,要么减少企业债规模。
    “听说之前会计事务所为你们进行过评估,我认为你们还是应该考虑他们的建议,毕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企业债的销售可能连百万都是问题。”
    麦克伦倒吸一口凉气,随后他急忙请费尔曼多帮帮忙,说是不是有什么宣传渠道或者销售渠道可以进的都进去。
    费尔曼告诉麦克伦自己已经帮他们铺开了渠道,只是市场反应冷淡他们也没办法。
    “毕竟你们的评级并不尽如人意,贸然释放这么多企业债,利息又这么低,这是很难激起市场反应的。”
    “我得和你们强调,企业债市场和股市并不一样,企业债市场的投资人都相对理智,如果只是单纯的舆论造势,对他们的影响非常有限。”
    麦克伦还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先站起来向费尔曼点头握手:“非常感谢,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费尔曼微笑着和周铭握手表示这都是自己作为客户经理应该做的。
    周铭随后带着麦克伦起身离开,费尔曼让自己的秘书送他们离开,秘书送完回来开始整理桌面上的文件,费尔曼却很不耐烦道:“一个垃圾公司玩意有什么好收拾的?”
    “真不知道总监是怎么想的,居然让我负责这种东西,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一个礼拜才卖了十万美元的企业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就算是一个D级的违约企业,也不会是这个成绩,这简直是我职业生涯的耻辱!”
    “三亿美元企业债,4个百分点的利息,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他们以为自己是俄克拉马石油集团吗?还是认为他们是洛克菲勒亦或是富美这种知名油企?C级垃圾企业定这个标准能有人敢投资才是奇迹!”
    “还他吗好意思提他们的股市成绩,那他吗能一样吗?股市里都是一群白痴韭菜,你只要吹的狠,就能骗到一群傻子,但这里是企业债啊,都是机构,就你那点套路都是别人玩剩下的,你凭什么能赢?”
    “这种搞不清楚的玩意,随便让一个实习生负责就行了,让我来干什么,浪费时间……”
    办公室内费尔曼在骂骂咧咧,周铭和麦克伦在门外听了个一清二楚。
    麦克伦的手停在半空中,原本他是想回来再找费尔曼说点事的,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没这个必要了。
    麦克伦随后带着周铭离开,回到车上,麦克伦显得十分沮丧,他询问周铭是不
    是自己真的做错了:“是不是我们真的不懂企业债,不该发行那么大的规模,那么高的利息,我们这样下去真的行吗?”
    周铭十分肯定的告诉他:“一定行的,你要对咱们的皮萨特能源公司有信心!”
    “可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卖出这么多企业债呢?”麦克伦又问。
    这个问题还真着实难住了周铭,要说周铭对麦克伦和他的皮萨特公司的信心,周铭肯定是有的,还很强烈,毕竟这可是后世首屈一指的新能源企业,甚至引爆了全美的企业债崩盘,逼得美联储不得不无限印钞救市。
    可信心是一回事,真正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现在周铭就是不知道麦克伦究竟是如何让皮萨特发展起来,成为那样的庞然大物的。
    周铭仔细从头过了一遍,并不认为现在皮萨特公司的策略有什么问题,就是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样,通过发行企业债迅速扩张,到处囤地然后继续发行企业债,可偏偏在第一步就碰到了这样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在预料之中的,毕竟皮萨特公司不管怎么说,这个C级的评级就是硬伤,除非不顾一切的调高利息,否则就很难得到市场的认可。
    周铭也只是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对皮萨特的信任,才敢这么发行企业债的,可结果问题还是来了。
    周铭相信这个问题并不会是单一的,曾经的麦克伦必然也碰到过同样的问题。
    可他那时是怎么解决的呢?难道是靠他的叔叔吗?
    周铭看着麦克伦,除此之外也真的想不到什么其他答案了。
    “这个问题肯定是有解决办法的,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想到,麦克伦咱们回去都好好再想想,皮萨特这个注定成为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不能被卡在第一步。”
    周铭最终这么告诉麦克伦,也让他重新充满了信心和斗志,他向周铭发誓自己回去会仔细思考的。
    周铭点点头表示自己也要想想,争取让项目尽快一个个启动起来。
    ……
    关于皮萨特公司首周的企业债销售情况,消息也第一时间传到了纽约,传到了在这边闲赋在家的纳什这里。
    这位曾经否定皮萨特企业债方案的经理,当即高兴的跳起来。
    “我就知道肯定会是这个结果,那皮萨特公司就是垃圾,本来他就得不到投资人的支持,现在他居然还自大的发行那么大规模,还那么低的利息,他这就是在找死!”
    “皮萨特公司已经死了,他的股票臭了,现在连企业债也臭了,他的名誉更臭了,这个公司就要死了,没人救得了!”
    不光是纽约的纳什,在俄克拉马城内的布罗德和爱德华他们也很高兴。
    虽然他们也都是皮萨特公司的股东,但对于这种对自己毫无帮助的企业,尤其他们还并不喜欢周铭和麦克伦,他们认为出现这种事情,给他们个教训才是最让人高兴的。
    只是这时候不管纳什还是布罗德,他们都远远想不到,接下来市场居然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章节目录

重生之商界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片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片2并收藏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节